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八零有点甜 第26章 我们离婚吧

时间:2018-04-19作者:月土月土

    陆雪霜捂着发疼的耳朵,缩着脖子,身子打着哆嗦,垂着脑袋的站在一旁,眼泪哗啦啦的流,一副受辱受欺负的样子。

    反观陈香琴,里面穿着干净的白色衬衫,外面套了个蓝色的大衣,再配上黑色的直筒裤,干净利落又大方好看,再加上利落的马尾,娇俏的脸蛋,让人顿生好感,尤其是那双眼睛刚才哭红了,却清澈有神,闪烁着水光,还有点楚楚可人的动人味道。

    这两相对比之下,只一眼过去,众人就对陈香琴顿生好感,心中的天平自然而然的就向她倾斜。

    看人家,长的漂亮又大方,温柔又有气质,就站在那里,落落大方,任由众人打量的样子,哪里是什么不检点的女人啊!

    “你个死妮子,你给我乱嚼什么舌根!我是打的你轻了是吧?!赶紧向人家张家媳妇道歉!就知道丢你家老子的脸!”

    陆大志甩手又给了陆寒霜两巴掌,打在她的脑门上,骂骂咧咧的说道。

    刚才他被孙老太太骂的没一点脸面,再加上被这么多人瞧着,更是火大,这火他不能朝其他人撒,可不就是撒在陆雪霜的身上了。

    俗话说,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这陆雪霜也算是个可怜人,她爹重男轻女,还好面子,没出事的时候还好,可这出了事,别说给她撑腰了,也不问青红皂白的就开始狠狠地打她。

    “呜呜……我没有!我没胡说八道,陈香琴就是和好多男的有一腿!我还知道名字,不信你们去问,那些男的都喜欢她,想要娶她当媳妇儿,他们还都给她传信呢……”

    陆寒霜也是真豁出去了,竟是要拉着很多人下水。

    一听这话,看热闹的人都一脸的兴奋,看着陈香琴的目光也都变了。

    哎呦,这话听的可真带劲,不是一个男人,而是好多个,还都传信呢!

    看来这事,有可能是真的。

    “陆寒霜,你还有脸说这事!”陈香琴面色阴沉的上前一步,声音高亮的质问道,

    “你说的什么信件,第一次你给我,我就直接撕掉!我拿你当朋友,可你呢?!你告诉那些男的,想要给我传书信,就要给你粮票布票,你帮着拿给我。我是个知道廉耻和检点的姑娘,我从来就没主动的接触过那些男的!可你,却每天在我耳边说哪个好哪个好,有时候还专门拉着我出去,多次碰到男的过来搭讪!你说这不是你搞的鬼?!你将我当成啥子了,你以为你是花楼的妈妈啊?!

    就在刚才,陈香琴的脑海中对于过去的记忆忽然间变的清晰起来,也因此以往的她发现不了的猫腻,在此刻,她全都明白了。

    在过去,陆寒霜就特么的将自己当成ji女一样的来赚钱!

    陆寒霜就像是个老鸨一样,接到那些男的人钱,就跑过来给她说好话,传书信,还拉着她去逛街,而她十次出去,有九次都会碰到陌生男人搭讪。

    陈香琴想明白这一点之后,气的浑身打摆子,这时对陆寒霜真是恨到了骨子里,一双眼睛气的血红,恨不得直接剥了她的皮。

    这世上,怎么会有她这么恶心的女人!

    “你自己长了一副勾引人的狐狸精脸,怪谁啊!”陆寒霜被陈香琴瞪的心慌,再加之她做的事情被发现了,慌乱下口不择言的说道,

    “那些男的就多看你几眼,又不牵你的手,亲你的嘴,你又没吃亏!我拿点东西咋啦!我又没逼着他们给,是他们自愿给的!”

    她这是承认了!

    还觉得自己说的很有理,昂着脖子,说的那叫一个振振有词。

    陈香琴被她气的整个人都要爆炸了,冲上前,狠狠地揪住她的头发,照着她的脸就狠狠的扇,还用劲的去扯开她的衣服。

    我特么的!被人多看几眼没事是吧,这么多人,她将她衣服撕碎了,让人看看,是不是也没事?!

    气怒之下,陈香琴是真的想直接手撕了陆寒霜,别说什么温柔的形象了,她现在整一个能打架的彪悍的妇人!

    这也是被逼的没法了,因为这时候她要是再软弱,以后还不知道被人欺负成什么样呢!

    张宸毅在陈香琴冲过去的时候,第一时间根本就没反应过来,实在是他太震惊了,也太震怒和心疼了!

    他的媳妇儿居然被人这么糟践,被人这么的利用,张宸毅想想,就觉得心口抽抽的疼。

    这个傻媳妇,被人这么坑,现在才弄明白了。

    张宸毅不禁又想到那封情书,仔细想了想,觉得那情书里的语气,哪里是一个正常男人能有的啊!

    照这陆寒霜说的,张宸毅很轻易的就得出来一个猜测,那个王瑾轩一定给了陆寒霜很多好处让她帮着追求香琴。

    那封情书,估计也是陆寒霜搞的鬼。

    这般猜测下,张宸毅对于那封情书和王瑾轩这个人的最后一丝芥蒂也都没有了,剩下的就只有媳妇被欺骗的这么狠的心疼和气怒。

    一个箭步冲上前,张宸毅帮助陈香琴擒住陆寒霜乱抓乱挠的双手,而陈香琴一个用力扯,将她的上衣扯开一个大口子,露出一点胸口的白肉。

    而张宸毅松开陆雪霜,直接撇过脸没看,而是将自家媳妇揽过来,心疼的看了看她被抓的乱糟糟的头发,还有脖子上被陆寒霜给挠的一条血道。

    “啊!!!你们太欺负人!!你们这是毁我清白,想要逼死我!”陆寒霜哭叫的赶紧拉上自己的衣服,可是,已经晚了,那么多人可都看见了。

    “我呸!我孙老婆子活了大半辈子了,自认为啥人没见过,可也没见过你这么坏心眼的,会糟践人的小贱婊砸!谁欺负人,谁欺负你了!打的你这么轻都是便宜你的!”孙老太太对陈香琴刚才的战斗很是满意,她体力不行,这张嘴可是绕不了人!

    一旁的吃瓜群众也是震惊的议论纷纷,指着陆寒霜都骂她坏透了,真是丢他们村的人,这村子里出了个这么坏的姑娘,以后他们闺女说亲都会受影响的好嘛,能不讨厌她吗!

    对于陈香琴,众人觉得她傻也觉得她可怜,被人这么糟践的利用了,还被捅到婆婆家,刚结婚的新媳妇儿,换一般人,这婆家能不膈应吗,这以后的日子,可是不好过了,被抓到把柄了!

    “呜呜呜……”就这时,陈香琴突然间放声大哭起来,捂着脸痛哭的道,“毅哥,你和我离吧,我没脸再跟着你过下去了。”

    “你胡说什么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