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八零有点甜 第24章 恶毒的心思

时间:2018-04-19作者:月土月土

    “爸,你可千万别这么说!你们很好,非常好。”陈香琴感动不已,听这张父这么自我贬低,顿时着急的道,

    “我以前不懂事,被那外在的条件迷了眼,在乎城市户口什么的,还觉得住楼房,有车子很了不起。可是,这些东西一点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丈夫好,公婆好!我昨天那样的闹腾,你们还不计较,还这样对我好!我真的很庆幸自己能嫁进来……呜呜……”

    陈香琴说着说着,不禁又哭了出来,一直悬在她头顶上的大刀终于落下,她不仅没有被斩首,还被判是冤枉的,是受了委屈的,这种激荡和感恩的心情,除了她自己,恐怕没有人能够理解!

    “好好。”张父紧锁的愁眉终于展开了,他磕了磕烟抖子,露出一抹笑,“这事啊,就在咱家这么过去了,以后谁都不许再提!孩他妈,你也说几句。”

    “我能说啥啊。”张母被点名,有些嗔怪的看了老伴一眼,只是在儿子和儿媳的注视下,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香琴,快别哭了。你能嫁到咱家来,是小毅的福气,也是我们的福气。爸妈都相信你想明白了,也想和小毅过日子的。小毅,你也别拿以前的事说事,也别甩连脸子啥的。这么好的媳妇儿,要好好疼!知道不?”

    “妈,我知道。我不会的。”张宸毅点头,又握紧陈香琴的手,小声道,“我信你了,刚刚给你甩脸子是我不好,我给你道歉,别哭了啊……”

    “呜呜……嗯……”陈香琴哭着点头,说不哭了,可眼泪还是不停的往下流。

    她太开心了,太感动了,她也想控制情绪,可是根本就做不到。

    陈香琴猛的将头埋在张宸毅的怀中,手紧紧的揪着他的衣服,哭的一抽一抽的,根本停不下来。

    张宸毅看着哭的稀里哗啦的她,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抬手轻轻拍着她,也不再劝了,索性让她哭个痛快。

    只是在感受到他胸口传来凉凉的湿意时,他又叹了口气,第一次亲自体会到‘女人是水做’的这句话,真是一点都不假。

    张家和陈香琴众人和和美美的,旁边的陆雪霜却是惨白了脸,她将手放在椅子上,撑着摇摇欲坠的身子,看张家一家人的目光就如看傻子疯子一样,带着浓浓的难以置信。

    她甚至觉得,这张家人,都会陈香琴下了药,迷了心智,全特么的变的太不正常了!

    她就没有听说过,知道自家媳妇和儿媳和别的男人有来往,还能不生气的!

    “你们是不是有病啊?!”陆雪霜被气的红了眼,忍无可忍的冲着他们吼道,“她陈香琴在外面和那么多男的来往,就是个浪dang妇,你们还将她当成一个宝!宸毅哥,你在外当兵,留着她在家,早晚都要戴绿帽子……”

    “啪!啪!”

    张宸毅皱紧眉头,甩手给了她两巴掌,冷声道,

    “我素来不打女人,可你,根本就不是女人,就连人也谈不上。你明明是香琴的好友,可说出的话,却是将她当成仇人!我看你呆在香琴身边,就没有安好心。”

    陈香琴有些发懵,张宸毅居然打了陆雪霜,他,他真的可以打女人啊,而且,出手还这么重,明明她前世那么作那么坏,他却从来没有动过自己一根手指。

    所以,她一直以为,张宸毅再气愤,也是不会对女人动手的。

    噢,这样看来,她是不是可以认为张宸毅也是区别对待的,他对她还是不一样的?

    陈香琴心口泛起一丝丝的甜意,再想想张宸毅骂陆雪霜的话,放心的想着他一定不可能再和陆雪霜走在一起了。

    其实,陈香琴不知道前世张宸毅和陆雪霜根本就没有在一起,没有结婚,一切不过是她的误会。

    陆雪霜被张宸毅打的脸都肿了,疼的她大声惨叫,眼泪哗哗的流,自己喜欢的男人却是狠狠打了她,而且还骂她不是人,这种打击,让陆雪霜几乎承受不住,直接要疯。

    “你打我,你敢打我?!那你杀了我好了,要不然我就要告诉全村,全镇的人,陈香琴是个婊砸,是个不检点的荡fu!和她睡过的男人,能有十几个!”陆雪霜被这么一刺激,直接发疯了,什么理智都抛到了脑后,大声叫嚷道。

    张宸毅被她气的握紧拳头,青筋暴起,心中的暴虐生起,在这一刻,竟是真的生出了一种打死她的冲动!

    怎么会有这种不要脸的,没有德行的泼妇!

    陈香琴看着发疯叫嚷的陆雪霜,震惊的情绪竟是湮灭了的气愤,她根本就没想着陆雪霜有这么的坏,只以为她不过是因为喜欢张宸毅,所以,前世的时候才会怂恿自己用各种恶毒的方法来欺负张家人,达到离婚的目的。

    可是,现在陈香琴知道自己错了,错的离谱,她前世是有多么蠢,才会一直还将她当成好友。

    该怎么办?怎么才能阻止她胡说八道,嘴巴长在她身上,她怎么能阻止的了?这种事情传出去,那些村民才不管真假,定然当做茶余饭后的八卦一直说个不停。

    真是那样,她还怎么有脸出门,出去就要被人指指点点,甚至还会被人指着脊梁骨骂她是荡fu!

    “我看你敢!!”张父猛的一磕烟杆子,虎着脸从椅子上站起来,厉声吩咐道,

    “家明,你去将她爹陆大志找过来,再喊过来咱大队的王书记,对了,还有将你大奶奶也叫过来,我倒是要看看,你个死妮子,是怎么要泼这脏水!她想泼,就让她当着众人的面来!”

    张父不愧是老人了,论见识和手段,到底姜还是老的辣,这一手弄出来,就连张宸毅也感叹他爹做的很对。

    陈香琴眼睛也一亮,这是一个最好的办法。

    污蔑性的谣言这种事情,你越是想捂想藏,就越是说明你心虚,与其提防着陆寒霜在背后诋毁,说给那些长舌妇说,那还不如摆在明面上,大大方方的说出来!

    这样,虽然也不能彻底的杜绝别人在背后指指点点,可是,总好过别人诋毁你了,你却是连个反驳的机会都没有!

    陆雪霜一听要喊她爹来,顿时被吓的浑身哆嗦,那疯狂的劲也褪去了一些,摇着手连声说道,“不要,不要喊我爹!不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