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八零有点甜 第22章 被揭发

时间:2018-04-19作者:月土月土

    这个耳光又响又亮,打的陆雪霜头嗡嗡作响,震惊的她都忘了痛喊,只是下意识的捂着左边的侧脸,虽然眼睛瞪向陈香琴,可她整个人都是懵的。

    张宸毅也猛然扭头,一脸惊诧的看向陈香琴,可是,这一看,却是让他更为的震惊,心也跟着一颤。

    因为,她正在默默的流泪,那眼泪就如雨水一般,一滴滴的,无声无息的从她的眼中滑落。

    “香琴,你怎么哭了?”张宸毅看见她的眼泪,根本就没法多想,刚才的气愤啥的都被他给忘的一干二净,他几乎是下意识的上前一步,伸出手为她轻轻抹去眼泪,揽住她的肩膀,低声安慰道,“别哭,别哭了啊……”

    陈香琴被他这么一哄,别说止住眼泪了,原本流泪不过就是做做样子而已,这次是真的委屈心酸了,趴在他怀里痛哭起来了,哭她的悔恨和懊恼。

    陆雪霜难以置信的瞪大了眼睛,明明她才是被打的那个人,为什么哭的却是陈香琴?!

    张宸毅难道也不知道被打的是自己嘛,而且,刚才明明自己都告诉他了,香琴根本就不想嫁给他,为什么他还要那么温柔的去哄打人的陈香琴?!

    若不是有火辣辣的灼痛感从她的左半边脸传来,这么荒谬的事情,陆雪霜根本就不敢去信!

    “香琴!明明是你打了我,你怎么还有脸去哭?!”陆雪霜指着她,气怒之下,几乎歇斯底里的质问道。

    “我打你,是因为你该打!想想你刚刚是怎么污蔑我,怎么造谣的?!我怎么不能打你了?!你是我的好友,你却这么抹黑我,我还不能伤心的哭了?!”

    陈香琴在张宸毅身上抹了抹眼泪,抬起头,带着哭腔理直气壮的说道。

    陆雪霜被她气的手都抖了,根本就不明白陈香琴怎么就过了一晚,却是突然间大变样了。

    以前,陈香琴可是最听自己的话,什么事情都喜欢和她说,也喜欢听自己给她拿主意,别说动手打自己了,她还会经常的给自己送小东西呢!

    而且,她刚才说的有关王瑾轩的事情,没有一点错的,陈香琴就是喜欢他,也是因为他不愿意出嫁的,现在她怎么有脸说自己是在造谣?!

    更让她不能忍受的还是张宸毅,明明陈香琴昨天那么闹腾,在婚礼上不给他们家面子,张宸毅应该厌烦她才对的,怎么对她还这么的温柔?!

    “这是咋啦!怎么了这是?吵架了?”张母张父听到动静,一个从厨房,一个从堂屋跑出来,在他们身后,还跟着小茹和家明。

    好嘛,这一家子可是齐了。

    陆雪霜一见他们都出来了,索性心中发狠,决定当着张父张母的面,将王瑾轩给抖落出来,就看看陈香琴以后怎么还有脸在这个家呆下去。

    “叔,婶子,香琴刚才怕我将她和一个叫做王瑾轩的男人有染的丑闻说出来,就给了我一巴掌!你们也来评评理,我到底哪里说错了!她自己做的不检点,还想要遮掩,真不要脸。”

    陆雪霜为了防止自己在说这几句话的时候,会被陈香琴阻止,就快速的向后快速的退开几步,同时大声的嚷嚷道。

    陈香琴听到这话,气的浑身颤抖,眼前发黑,犹如被五雷轰顶一样,她想要紧紧捂住的东西,却是被陆雪霜当众的揭露了出来,而且,还夸大事实的向她身上泼脏水!

    什么和别人有染?!什么不检点?陆寒霜是什么难听,就说什么!

    八零年的时候,农村结婚,那都是说媒相亲,父母安排,男女结婚前,能相看个几次就不错了,可没有自由恋爱一说,大城市里,有些年轻人追求自由,可能会私下谈男女朋友,却也是悄悄的来。

    等到了八三年的时候,那可是国家最厉害的‘严打’的时候,有一项罪名就是流氓罪,别说谈恋爱了,你就是正常的男女一起在一个桌上吃饭喝酒,那也叫做搞不正当的男女关系,是要被关起来批评教育的,甚至,若情节严重的,还会因此被枪毙。

    陈香琴惊的发慌的同时,还在暗暗庆幸,还好如今是八零年,若是再晚三年,她敢和王瑾轩书信来往,只要被逮住了,就要被关进牢房。

    可是,她现在的情况也没有好到哪里去,她和王瑾轩来往的事情,不仅被丈夫知道了,还被公婆等人知道了。

    她本重生了,她这次可以重头再来,她也曾信誓旦旦的告诉自己,这次一定要给他们留下一个好媳妇好嫂子的印象的,可是,现在来看,她从一开头,就狠狠的栽了!

    陈香琴想到这里,心中又怒又气,可是,她也不能任由陆雪霜喷她,从刚才的那一巴掌扇出去,她就没打算和陆雪霜继续虚与委蛇的当‘好友’。

    “陆雪霜,你别胡说八道!我是认识王瑾轩,那是因为我曾和他是同学,你口中说的什么有染,什么不检点,根本就是污蔑我!”

    陈香琴昂起头,目光清澈发狠,看起来丝毫不露怯,可是,她心中的忐忑,却只有她自己知道,甚至,她都不敢去看公婆等人的脸色,更不敢去跟他们对视。

    因为在意了,所以,她害怕看到他们眼中的失望,还有嫌弃……

    “呵呵,同学,这话你怎么好意思的说出口,你和他明明……”陆雪霜讥笑一声。

    “住口!”张宸毅皱紧眉头,沉声大喝。

    “给我闭上嘴!”张父也几乎同时冲陆雪霜说道,他狠狠的抽一口烟,拿出一家之主的气势,“都给我进屋。啥事就在院子里吵吵!”

    陈香琴听着张父的吼声,心一颤,几乎是机械的低头跟着其他人进了屋,就好像是去听从关于她的最后的审判。

    突然,走在她身侧的张宸毅抓住她的手,紧紧握了下,在她耳边小声的说道,“不会有事。”

    陈香琴猛然抬起头,红着眼睛,难以置信的看向他,却只看到他偏过去的侧脸。

    他这是不怪自己,还要在这时候为自己撑腰?!

    陈香琴不敢相信。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