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八零有点甜 第20章 余情未了?

时间:2018-04-19作者:月土月土

    陈香琴听到他这么问,吓的赶紧的摇头摆手,着急的辩解道,“不是!我可没承认!!”

    陈香琴又着急又心虚,前世的她,自然是因为王瑾轩而不想嫁给他,可是,并不是现在的她啊!

    她早就已经后悔了,也早就看清了王瑾轩的渣男本质,她重生回来,现在是一心一意的想要和张宸毅好好过日子的。

    可是,以前的她也是她啊,她之前做的那些事,还有她和王瑾轩来往的书信,都是她无法否认和抹灭的东西。

    即便此刻她咬死了不认,可是上面白纸黑字的写的很清楚的,从那字里行间中透出来的意思来看,她和王瑾轩绝对有暧昧有jian情啊!

    张宸毅又不是傻子,她现在不承认或是撒谎,等到后面再被拆穿,下场绝对会更惨,让他更加不信任自己!

    可是,现在又该怎么承认?!

    说她真和王瑾轩有过来往,有过恋情,这话只要从她口中说出来,陈香琴就知道自己要完蛋了,这件事绝对会成为张宸毅心中的一根刺的!

    没有哪个男人会不介意自己的老婆嫁给他的时候,心理还藏着别的男人的!

    陈香琴在这一瞬间脑海中闪过了无数的念头,可是,她却觉得无论自己怎么做怎么说,只要往前一步,就是万丈深渊,她不知道张宸毅会怎么看她,怎么想她。

    明明前世,比这更过分的事情她都做出来过,还曾明确的告诉过张宸毅自己心里有人就是瞧不上他,她却从来没有这么害怕,这么紧张过。

    “这几张纸就放在你的大衣口袋里,说明你昨天还拿出来看过。你敢说这不是你的心里慰藉?!”张宸毅自虐般的说出这一句话,觉得自己刚被撕开的心,开始变的血淋淋。

    陈香琴,“……”

    我叉叉叉!!她竟然无法反驳!

    她真的没有想到书信竟然是在她的大衣口袋中找到的,毕竟她连渣男都抛到脑后了,谁特么的还会记得这种小儿女的无病呻吟的书信啊!

    将别的男人写的情书放在大衣口袋,这么蠢,这么张狂的事情,陈香琴现在觉得难以想象,可是,她却也知道以前的自己一定干的出来。

    陈香琴好想咬死自己啊!

    这下,她真的很难再说清了,她的一只脚已经要掉进深渊里去了。

    “当然不是你说的那样。你听我解释。”陈香琴试探的伸手,想要抓住他的胳膊,却被张宸毅躲开了。

    陈香琴看着落空的手,心咯噔一声,心底漫过苦涩,他果然开始嫌弃自己了。

    “你不用解释,你只要告诉我,你对他是不是还余情未了?”张宸毅压抑住满心的痛苦和愤怒,声音有些沙哑的问道。

    他喜欢她,尤其是喜欢今天早上的她,因为娶她做了媳妇,他一度认为自己是最幸福的人,可哪里知道原来她心中有人,甚至在昨天,在他们新婚夜,她还拿着对方的情书寻求心理的安慰。

    张宸毅从来没有这么难受过,让他放她走吗,要和她离婚吗?

    不,他自然不想的。

    可是,若她心里一直有其他的男人,他又怎么能够甘心和安心,又怎么能心无芥蒂的和她一起过下去?!

    她的人他想要,她的心他更想要。

    他想要她喜欢自己,心里只装着自己。

    所以,他给出自己的底线,她嫁给自己之前的事情,他可以努力压抑自己不去过问,不去计较。

    可是,若是她都嫁给自己了,却还对其他男人心心念念,这是他无论如何也无法容忍的!

    “当然没有!别说余情了,我现在烦死他,恨死他了,我此生都再也不想再见他第二次!”

    陈香琴猛的跪坐起身,举起半只手,神色严肃的指天发誓,说自己若是说谎,定然会被天打五雷轰了!

    张宸毅,“……”

    说实话,他是被陈香琴这出乎意料的反应给惊到了。

    “……那这封情书?”张宸毅看了眼手中的几张纸。

    “我立刻撕了它。这东西简直是太污秽了,留着就是脏你的眼睛!也就是我脾气好,若不然我定然要拿着这封信,去告他个流氓罪了!”

    陈香琴一把将书信给夺过来,连看也不看,嗤啦嗤啦的撕成了碎纸花,最后还嫌弃撕的不够碎,陈香琴又说道,

    “还是烧了吧。烧的干净。这里面的一个字露出去了,都污染别人的思想。”

    张宸毅,“……”

    他都觉得陈香琴这反应有些太过度了,说她不是做贼心虚,那不是明摆着睁眼说瞎话吗。

    不过,她的所作所为,却也奇异的抚慰了一下他痛苦的心,至少她没有承认余情未了,也没有珍惜的不舍得这封信。

    陈香琴小心的瞧着他,见他还紧紧皱着眉,脸色仍然很不好看,心里也跟着各种忐忑,不安。

    她知道,要破坏掉彼此的信任和感情,或许只需要一句话,或是一张纸,或是一个动作,可是,等破坏了还想要重新获得对方的信任和感情,却是要付出太多太多成倍的努力。

    唉,她能怨谁,怪只怪以前的她自作孽啊。

    以前的自己挖的坑,她就是跪着也要填好,若不然,早晚这个坑,能将她给埋了!

    “……咳咳,那,那个你看看,昨晚我是第一次。”陈香琴拉开被子,指着被单上的落红,忍着羞耻的小声说道。

    陈香琴不无庆幸的想着还好今天太忙了,一直没将这被单给洗了,若不然就没有这么有力的证据来证明自己的清白了。

    张宸毅一愣,没想到陈香琴突然给自己看这个,还这么证明自己的清白,他当然知道她是第一次,昨天要她的时候,那种紧致还有被阻碍的感觉,他虽然也是第一次,可也能明白的。

    虽然,他现在更想要她的心,想要让她喜欢自己,不过,知道自己真的是她第一个男人,以后也一定是唯一一个,张宸毅这心里还是开心的。

    只是,有一个念头,却是突然间冒出来,张宸毅酸的要死的问道,“他有亲过你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