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八零有点甜 第18章 可以亲你吗?

时间:2018-04-19作者:月土月土

    陈香琴的提议,又不花钱,不过就是费点时间而已,张母自然没啥好反对的,说干就干,反正刚吃完饭也没啥事。

    给猪圈安塑料暖棚,这怎么也是一件大事,不,是新鲜事了。

    陈香琴这一说,就连家明和晓茹也感兴趣,要来帮忙,就这么着,全家人都忙活起来。

    张父他们爷三,负责拿镰刀将竹竿劈开两段,而张晓茹找来大麻绳子,手巧的将其搓在一起,用于一会儿的捆绑竹竿,而张母则是将塑料薄膜给拿出来,在陈香琴的指挥下,将其剪开不同的大小。

    一家人各司其职,不过一会儿功夫就将所有的东西给准备好了。

    陈香琴原本以为这插竹竿和绑竹竿的活,全要自己来干,却没想,自己不过示范了一下,说了几句话,张宸毅就学会了,而且他力气大,捆绑的比自己可要结实多了!

    “这样可对?”张宸毅将竹竿互相交叉的固定住,在半空中形成了由一个个交叉十字形成的网状。

    “很对。”陈香琴对他露出一抹大大的笑容,“而且,扎的很棒。”

    张宸毅深深的看了她一眼,随后,猛的偏过头。

    媳妇儿笑的真好看,而且关键是还夸她了呢!

    好想,好想亲她一下!

    “这架子搭的是不错,孩他娘,将薄膜拿过来,我来盖上。”张父也点点头。

    他们这一辈的人也是盖房子弄竹笼子什么活都干过的,所谓一通百通,见这架子搭出来了,那剩下的事情不用陈香琴再说,张父也知道了。

    不一会儿后,等这塑料薄膜盖好之后,这塑料大棚也就正式弄好了。

    “妈,这大棚内要留几个小洞来通风,要不然在里面要闷死了。现在天还没那么冷,这门可以先拉开。等到冬天过去,天热之后,再将这薄膜一扯,就和原来一样了。”陈香琴一边说着注意事项,一边在塑料薄膜上面捅出几个洞。

    “哎呦,这可真好啊!”张母看着这塑料大棚,高兴的一拍大腿,越看是越喜欢,“我进去试试,是不是闷的慌?”

    “不闷。真好。还别说,这里面就是热乎。”张母兴奋的也不嫌弃猪圈有味,在里面呆了能有好几分钟,最后陈香琴催促她,她才出来了。

    “确实是个好东西!”张父又拿出旱烟,吧嗒吧嗒的抽着,也是满意的频频点头。

    “香琴,你怎么懂这个?”张宸毅好奇的问她,眼神中带着探究。

    “听一个畜牧站的老大爷讲的,觉得有意思就记下来了。”陈香琴拿出刚才对张母讲的那番说辞。

    “人家香琴可是中专毕业呢,懂的就是多!”张母笑着敲打自家小儿子,“你也要好好学习,以后要像你嫂子这样,考不上高中,咱就上个中专,毕业后,还包分配呢!以后当个工人,也不用像爸妈这么累了!”

    陈香琴囧囧哒,难道要让人家一个数学天才上中专,学习养猪,做菜和纺织不成?!

    张宸毅听了之后,也觉得好笑,知道母亲也不是很懂这学习的事,就开口道,“妈,家明的成绩上高中没问题,等过两年,说不定还能考上大学。”

    八零年,这里的高中还是两年制,再过两年,教育改革之后,才变成了三年制。

    “现在不是有口号叫‘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嘛!”陈香琴笑着附和,“我听说家明的数理化都考满分,到时候,都不用考,一定有大学特招他的,以后能当个科学家!”

    八零年,当个科学家是个十分远大而且高尚的愿望,直到九十年代了,问一个班里孩子长大了想做什么,有百分之九十以上的都会回答科学家。

    张家明被他们这三年两语的说的有些脸红,觉得自己都要被吹到天上去了。

    不过,他觉得大嫂的那句口号,却是直接戳中了他的心窝子,将他之前那种对自己未来学业的担忧给戳没了,心中也涌起了一股热血的干劲。

    “我去看书了。”丢下这句话,张家明就匆匆回了屋。

    “都忙活完了,你们也回屋歇会去,咱早饭吃的晚,中午就不做饭了,下午早点吃饭。早晨起的早,你们睡个下午觉去。”张母也冲陈香琴和大儿子说道。

    别以为她没看到,自家儿子这一早晨,眼睛可一直都往他媳妇儿身上瞅呢。

    啧啧。

    -

    陈香琴和张宸毅回了屋,关上门之后,她坐在床沿上,忽然间意识到就剩下他们两个人了,这让陈香琴不禁心口一跳,突然开始紧张了!

    怎么办,就自己一个人了?这屋里就只有张宸毅?!

    该和他说点什么?还是就这么干坐着?

    他早晨还给自己烧了洗澡水,想必起的很早了,要不然说让他睡会觉?

    “……你困了吗?”陈香琴悄悄深吸了一口气,感觉到他坐在了自己旁边,于是扭过头,努力保持自然的冲他说道。

    “嗯。有点。你也累了吧,一起睡?”张宸毅又靠近她一点,顺势胳膊一搭,将她揽在怀中,头也凑过去,用额头抵在她的颈侧,还轻轻蹭了蹭。

    陈香琴,“……好。”

    这人,怎么会对自己这么亲密,这动作,他难道以为自己是大型犬吗?

    陈香琴有些无法适应,身子都绷成像石头一样硬了。

    “你不喜欢我抱你?”张宸毅感受到臂弯下的她紧张的不行,却也没松开她,而是就那么亲密的抵着她,轻声问道。

    “……没有。我有些不习惯。”陈香琴努力让自己放松下来,尝试着靠在他怀中,让自己的身体与他更亲密的相贴。

    “香琴,我想亲你了。我能亲你吗?”张宸毅看着她变的粉嫩的耳朵,使坏的一口咬住,就那么含着,声音含糊的问道。

    陈香琴被他弄的浑身颤栗,呼吸都要变的困难了,更别说要回答这么羞耻的问题了。

    “可以吗?”偏偏,张宸毅好像故意的一样,又问了一次。

    陈香琴,“……”

    她想说不可以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