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八零有点甜 第12章 媳妇儿真漂亮!

时间:2018-04-19作者:月土月土

    陈香琴被他这么一质问,顿时有种干了坏事还说谎话,却被逮住的感觉,别提多么心虚了。

    “……没事的,休息一晚就好。”陈香琴小声的说道,侧了侧身子,想将他的手拿下来。

    张宸毅却是将她按在凳子上,沉声说道,“别动。”

    通过这一早上的事,张宸毅已经了解到陈香琴的脾气倔,心思深,而且,还特别能忍,一点都不娇气。

    明明这肩膀,已经疼的一抓就疼,愣是一声不吭,就连脸上的神情都看不出来她不舒服。

    一边想着,张宸毅一边手法老道的捏着她的肩膀,放松她紧绷的肌肉,缓解她肩部的刺痛感。

    陈香琴一开始疼的皱眉,硬咬着牙不喊痛,不过,等过了一会儿后,因为他的按摩,那种疼痛感渐渐没有那么强烈了,还觉得一种轻松和舒服。

    按了两三分钟后,陈香琴抓住他的手,扭头看向他,一双水润漂亮的眼眸中盈满了感激,冲他微微一笑。

    “毅哥,好了,谢谢你。舒服好多。”

    张宸毅松了手,神色严肃的向她嘱咐道,“以后有不舒服,告诉我。自己做不来的,也告诉我。”

    “恩。”陈香琴嘴角的笑意扩大,那眉眼带笑的样子,无比的勾人,“那现在就要麻烦毅哥帮我烧火,可好?”

    “好。”张宸毅一颗心被她这笑勾的砰砰乱跳。

    我媳妇儿可真漂亮!!

    -

    因为锅够大,陈香琴等锅烧热了之后,便在锅上面抹上一层油,然后快速的将五六张饼贴在锅上。

    她对于火候掌握的很好,几乎是一面刚焦黄,就开始翻面,几张饼,不过三分钟,就熟了。

    整张饼煎的正好,焦黄焦黄的,冒着热气,散发着香喷喷的,诱人的味道。

    张宸毅闻着这香味,不由自主的咽了下口水,肚子也丢人的叫了一声。

    张宸毅有些囧,瞧了一眼陈香琴,见她没什么反应,便以为她没有听到,不由的松了口气。

    “你尝尝咸不咸?若是淡了,后面的那些我再在上面洒点盐。”陈香琴自然是听到他肚子叫,只是她使劲憋住了笑,装作十分正经的撕下来一块饼,递到他嘴边。

    陈香琴哪里需要他试咸淡,这葱油饼她曾经天天做,一做就是十几年,是她赚钱糊口的本事,就算是闭着眼都不会出差错。

    她只是听他肚子叫,有些不忍他继续饿着,才用这法子让他吃几口。

    直接对他好,她自己会有一些别扭,也不知道该如何的开这个口。

    如今的张宸毅,对于陈香琴而言,是熟悉的陌生人,她想要和他好好的过,可是,却总是会不知所措。

    张宸毅看了眼她递过来的葱油饼,视线却不禁飘向她如葱白的修长手指,张开嘴的时候,咬住葱油饼的时候,舌头不太明显的在她指尖舔了一下。

    陈香琴猛的将手收了回来,耳根都红了,有心想说两句,可是,等瞧过去时,却看到他一脸正经,好像刚那孟浪的事情不是他干的一样。

    莫非……他不是故意的?!

    陈香琴狐疑的看了他几眼,实在从他那张俊脸上瞧不出别的情绪,只能作罢,当他不小心而已。

    闷骚的张宸毅很认真的嚼完饼,冲陈香琴竖了竖的拇指,认真的赞叹道,“口味正好。很香。”

    “那就好。”陈香琴看了眼已经缺口的圆饼,很自然的说道,“那你就将这个都吃了吧。拿出去也不能给其他人吃了。”

    陈香琴心里则是想着:唔,他饭量应该很大,这么吃一个饼,虽然不饱管,可是让他先压压饿,应该是够了的。

    -

    “呦!这饼应该是做出来了。闻着可真香啊。”

    葱油饼的香味,从厨房飘到了院子里,立刻勾的众人心痒痒的,忍不住的吸了吸鼻子,使劲闻了闻,却是连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大人还好一些,只是小心的咽了咽口水,不太想露出馋嘴的样子,可是,这小孩可就忍不住了,纷纷抓着家长的胳膊,边流口水,边撒娇的说道,“妈妈,好香啊。我想吃,我饿了!”

    “等着。一会儿都做好了,就能吃了!”

    有的小孩儿一听这话,可不愿意了,开始撒起泼来,不掉眼泪的开始干嚎,“呜呜……我想吃饼!”

    这小孩儿,有一个哭的,那基本上其他的也要跟着哭,顿时间,这院子里可真的热闹了。

    “饼来了。别哭,别哭了啊。”陈香琴在厨房内听到,赶紧装了五六个刚弄出来的油饼,用筐子给端了出来。

    “嫂子,弟妹,你们先喂孩子吧。不好意思让你等太久了,小孩子都饿到了。你们先都尝尝垫垫肚子,其他的马上就好了。”

    陈香琴将饼放下,微微一笑,大方有礼的冲众人说了两句客套话,就又冲冲返回厨房去了。

    “哎呦!这饼可真香啊!”

    “是啊。我还是第一次吃到这么香的饼。二嫂啊,你家媳妇儿可真能干。”

    一时间,众人留给孩子一些,然后你吃一口,我吃一口,将五六张饼分完之后,都纷纷赞叹道。

    张母尝了尝,也惊喜的不行,再听众人这么夸奖儿媳妇能干,一张脸都要笑成花了,嘴根本就合不拢。

    不过,这热闹的气氛下,总是会有人跳出来搅和,这次不是刘梅花,而是张宸毅的二奶奶,这小老太太将饼咽下去了,擦了擦嘴,有些阴阳怪气的说道,

    “昨天闹成那样,今个却这么乖。你这儿媳妇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啊,该不是想作妖,图咱家东西吧?”

    “婶子,人家过的比我们强多了,能图啥啊。家里最值钱的,也就是那头猪了。”张母哭笑不得。

    “哼。我可听说了。你娶这个媳妇,花了一千多呢,这还不叫图啊。你就傻吧,人家将你的血都吸光了,你还说她好呢!就做个饼子,就将你给收买了?!”老太太脑子可不糊涂,一说就说到了点子上。

    闻言,张母脸色有些僵,这心里也犯愁,欠了那么多钱,也不知道啥时候能还上。

    当初的时候,给出这么多彩礼,也是陈香琴的妈要求的,毕竟自家女儿都这么低嫁了,自然是想要为她多要点彩礼,再为她置办点嫁妆,想着她在婆家也好过一点。

    想到这一千块钱,还有紧随而来的生活重担,张母这刚热乎点的心,又凉了下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