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八零有点甜 第6章 敬茶

时间:2018-04-19作者:月土月土

    这次,从震惊中,最先反应过来的是张宸毅。

    他嘴角带笑的走到陈香琴身边,握住她的手,看向还处在震惊中不知所措的父母,为她开口道,

    “爸,妈,香琴昨天估计是怯生不好意思,才会那样。现在她也给你们道歉了,昨天的事,我们就不计较了。以后都是一家人。”

    陈香琴在他走过来握住她的手时,就浑身紧张的僵硬了,猜想着他是不是会顺势的教训敲打自己两句,毕竟自己让他们在全村的人面前丢了脸。

    可是,他并没有,反而还为她找借口,抹平一切,替她在父母面前求情。

    他完完全全的是在维护她!

    陈香琴意识到这一点后,只觉得一颗心又酸又甜,对他越发的愧疚,也越发想要弥补她的过错,紧紧的抓住这个好男人。

    “好。好。好。”张父回过神来,估计不知道该说啥,就只是点头,不断的说‘好’。

    张父也是个老实人,踏实肯干,为人宽容,向来不喜欢挑事,对吵嘴的事能避就避,不过他不像张母那样‘包子’,他护短,尤其疼孩子,欺负他可以,但是不能欺负他孩子。

    刚才刘梅花嚷嚷着张宸毅打她啥的,张父立刻冲出来维护自家儿子。

    他昨天也气陈香琴,但是,今个她也道歉了,态度还那么和软,儿子也开口了,张父的那口气也就消的差不多了。

    因为他心里想着嫁到他张家,愿意好好过日子,他就会将陈香琴当成亲闺女来看,断然不会将她当成个外人。

    对于自家孩子,不论对方犯了多大的错,只要肯改正,那还不是说原谅就原谅,哪里还会记仇。

    “这就好。原谅啥啊,都一家人,没气了。”张母有些局促的笑了笑,被陈香琴恳切的看着,她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你以后好好的和小毅过日子就行。爸妈都能干活,不用你操心。”

    陈香琴听到张母的话,只觉得自己这一颗心就如被人揪住了一样,生疼。

    悔恨,庆幸,还有酸涩,感动,让她的眼睛瞬间红了,眼泪也已经在眼眶中打转了。

    前世,他们的好,她从未放在心上,他们越是做小伏低的忍耐自己,她就是越发的作天作地。

    等离开了张宸毅,离开了张家,她才明白,这一家人,这样好的公婆到底有多么的难得!

    家里没钱,过的穷算什么,只要夫家对自己好,没有龌龊,比家里有千万存款还要强百倍!

    这么浅显的道理,她前世体味了各种世俗冷暖,过了几十年孤独又贫困的生活,才终于悟明白了!

    抹了把眼泪,陈香琴深吸一口气,平复下情绪,扭头看向张宸毅,微微笑着道,“毅哥,你能将咱家的椅子搬过来吗?”

    张宸毅被她的浅笑晃的有些出神,再听她软软的叫自己‘毅哥’,一颗心都酥了,别说是搬椅子,就是拆房子他都会答应。

    也不问她要做什么,张宸毅松开她,快步的走向堂屋,去搬椅子了。

    “你要干啥!你别以为你现在道个歉,昨天那事儿就直接翻篇了!我弟妹他们都是老实人,被你说两句好话就给哄住了!你可哄不住我!我给你说……”

    刘梅花因为陈香琴的转变,心里都要憋死了,又酸又气,怎么能变好呢,怎么能不闹腾了呢!

    有这么漂亮的儿媳妇,若是还本分能干,那还能行,只要想想,这嫉妒的滋味就让刘梅花憋不住火。

    所以,张父张母不闹,反倒是她,却闹腾了起来,还打着冠冕堂皇的旗号,说什么为了他们好。

    可真是不要脸啊!

    “大娘,我也没想昨天的事情就这么翻篇,错了就是错了。我道歉不是想被原谅,是自己良心过不去,要表达自己的歉意。能得到公婆原谅,那是他们人好心宽,我要感恩。我现在说什么都是马后炮,我只想着以后能用行动来弥补。我知大娘是为了我公婆好,正好你今个也在场,你就做个见证吧,以后我若是对不住我公婆,就是被打出这个家门,我也不会有一句怨言,那是我活该。”

    陈香琴这一番话,不尖不锐,温温软软的,将自己放在低位,承认自己的错误,却是让人无法再指责她,便是以退为进。

    而且,后面,明知刘梅花的险恶用心,陈香琴却还是顺她话意的将她吹捧成了一个高尚的人,还要她做什么见证人,真是堵的她什么难听的话都不能再说。

    因为说了,就是打她自己的脸!

    若是二十岁的陈香琴,又怎么能说出这样一番话,也只有前世经历了大半生风雨的她,有了内涵和见解,还能够游刃有余的应对这样的场面,解决这样难缠的小人。

    在重生的那一刻,前世的灵魂,今生的身体就彻底的糅合在了一起,形成了一种独特的魅力,让她身上既有年轻女人的青春和娇羞,也有那种岁月沉淀下来的淡然与知之。

    陈香琴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变化,可是,她身边的人,却是受到了强烈的冲击。

    张父张母听到这一番话,只觉得这心里头特别的慰贴,暖暖的,若是刚才原谅陈香琴有着无奈妥协,不愿意多生事端的心思,那现在他们是真的在心底原谅她了,再也没有了芥蒂。

    而且,如今,他们越看这儿媳妇,就越是喜欢,觉得刚才她说话的时候,身上都好像闪着光呢。

    院子不大,张宸毅即便进了堂屋,也听到了陈香琴的话,只觉得自己这一颗心在发烫。

    陈香琴将刘梅花堵的一张脸涨红,说不出话,就转过身,朝着身后看去,见张宸毅一手提一个大椅子,连忙走过去帮忙,却被张宸毅给阻止了,“放哪儿?”

    “放这吧。”陈香琴赶紧指了一个地方,待他放好之后,她又走到张父张母面前,恭敬的道,“爸,妈,你们先坐下。我给你们敬茶。”

    敬茶?

    有些新媳妇进门,第二天是要敬茶的,可是,他们是农村,小家小户的,哪里有这种讲究啊。

    张父张母都懵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