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八零有点甜 第5章 道歉

时间:2018-04-19作者:月土月土

    张宸毅听她如此的讽刺侮辱陈香琴,心中气怒,丢下柴火,脸色阴沉的走到刘梅花面前。

    “你干啥?!你还想打人啊!”刘梅花被他吓的往后退了一步,脸色仓皇的急吼道,“老二,你儿子要打我,要打人了!你还不管管。”

    她这是在喊张宸毅的父亲。

    “大娘,我只是要从厨房出来,手都没伸出来,怎么就是打你了。”张宸毅嘴角勾起一抹笑,俊朗的面容上一派和煦温暖,哪里有一丝阴沉。

    明显和刚刚判若两人。

    “大嫂,你别胡说!我儿子怎么会打人!别说是对你了,对一般人,他都不下手。”张父听到刘梅花的声音时,是想躲开的,可是,一听这动静,只能连忙从屋里出来。

    刘梅花见张宸毅变脸变的那么快,顿时一脸吞了苍蝇的憋屈样,气急败坏的说道,“你别笑,你刚才那样,看着就是想打人!”

    “大娘,你也说了,我们是一家人。你这么闹,最后丢脸的也是你。”张宸毅说道。

    “你还好意思说我丢脸!你家还有脸吗?!再多的脸面昨天都被你媳妇儿给丢尽了!全村人都知道你们花了一千块钱娶了媳妇,可是人家根本就不愿意进你们家的门!”

    这刘梅花就是有本事,绕了个圈子,被威胁了一番,最后还是骂到了陈香琴身上。

    这一番话,听的张家三口,全部沉了脸!

    张宸毅不禁握紧了拳头,手背上的青筋暴起,极力的忍耐着。

    即便从刚才来看,陈香琴似乎已经改变了,不闹了,可是,昨天婚礼上发生的事情,还是如一根刺一样的扎在张宸毅的心里。

    每次听到这样的话,想到昨天的事,那根刺就会动一下,扎的他心底泛起密密麻麻的疼痛。

    刘梅花见他们脸色难看的不说话了,刚才气怒的眉眼立刻就扬了起来。

    只要他们不舒坦,她就高兴。

    然而,还不等她咧嘴大笑,一道温软悦耳的声音传来——

    “大娘,你这话说的不对!我愿意嫁进来。”

    顿时,所有人都愕然的同时扭头,看向朝他们走来的陈香琴,而在看清她的样貌这一秒,所有人的眼眸中都闪过一抹惊讶,不,应该说是惊艳!

    陈香琴本来就很美,美在她有精致的五官,白嫩的皮肤,玲珑的身段,但是,她本身并没有多少的气质,内涵。

    如今不过刚刚二十岁的陈香琴,即便上过学,可也是长在乡村镇上,又哪里有眼界和涵养可言,自然没有什么气质。

    以前的她,也就因为自身的美貌和穿着,看起来不那么‘土’而已。

    然而,现在的她,灵魂已经变了。

    前世,她虽磕磕绊绊,贫困潦倒大半生,可那三十年的经历,对于现在的陈香琴而言,却是一笔巨大的宝贵的财富,丰富充实了她如今贫瘠的灵魂。

    更何况,面由心生,如今,陈香琴心境平和,感激如今的一切,没有不满,没有戾气,只想努力的做好一切,弥补一切,所以,从她身上,就散发着一种暖暖的温柔气息,让人心生亲近,也心生信服。

    其实,温柔并不是说一个人声音甜美,性子和软,而是岁月沉淀累积的一种淡然与知之。

    所以,用温柔,淡雅来形容此刻的陈香琴,再合适不过。

    而恰恰是这种张宸毅他们从未见过的温柔和淡雅,将陈香琴衬托的无比的貌美,甚至看到她,会让他们不禁有一种自惭形秽的感觉。

    这几人中,自然是张宸毅受到的冲击最大!

    起初,他将她放在心上,是几年前夏日午后的偷看,是源于她的美貌,她的娇俏,她的笑容,还有他对她的种种的美好的幻想。

    其实,张宸毅之前对陈香琴没有丝毫了解,说他喜欢陈香琴,不如说,他喜欢的是他心中想象的,那个以陈香琴为模板的梦中女神。

    他幻想真实的陈香琴就是他梦中的女神,会想嫁给他,会娇羞,会喜欢他,可惜,昨天的婚礼直接将他敲醒了,让他对陈香琴特别的失望。

    晚上因为醉酒而要了她身子,有神志不清,有怒气的原因,可也有一部分因为还不能彻底的舍弃对陈香琴的幻想的喜欢。

    至于后面想要对她好,也是因为这,还有为人丈夫的责任。

    而今早,陈香琴那娇羞和紧张的样子,太符合他心中的幻想和期待,又让张宸毅死的心,重新燃烧了起来。

    但是,现在,见到这般美的淡雅温柔的陈香琴,张宸毅心跳加速的同时,也开始慌了。

    这一刻的她,带给他的感觉,比他想象的梦中女神还要美好千万倍。

    所以,他慌了,有些不敢相信,这么美的她,真的是自己的媳妇?!

    他甚至觉得她不该属于这里,这个破落的,因养着猪和鸡而散发着丝丝臭味的小院,还有这几间破旧的土胚房子根本就不配她。

    “你刚说啥?!你愿意?!还有,过了一夜,你怎么变样了!”刘梅花最先反应过来,她不可思议的用手指着她,眼睛瞪如铜铃,因太过于惊诧,她嗓门都破音了!

    “爸,妈,对不起,昨天我不懂事,犯糊涂了,也害的你们伤心丢脸了。媳妇儿没脸求你们立刻原谅。只希望你们给我个机会,我一定会改过,以后好好的孝敬你们!”

    陈香琴没有理会刘梅花,而是走到张父张母面前,态度诚恳,神色懊恼的冲他们鞠躬道歉。

    张父惊呆了,手里拿的烟杆子都掉地上了。

    而张母也没好到哪里去,她刚从厨房出来,手里是拿着铁勺的,这时候,也惊讶的掉到了地上。

    “哐当!啪叽!”

    烟杆子和铁勺子碰撞在了一起,又滚出一步那么远。

    陈香琴见他们这么震惊,羞愧的脸都红了,头垂的低低的,有些无地自容。

    若不是她劣迹斑斑,也不会造成她不过开口道歉,就能让公婆震惊的又是掉烟杆子,又是摔勺的地步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