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八零有点甜 第3章 找茬的来了

时间:2018-04-19作者:月土月土

    “不用害羞。昨天都看过了。”

    说着,张宸毅便将她的棉被掀开了,她那玲珑有致的玉体就这么暴露在空气中,上面还有他昨晚留下的痕迹。

    红红点点,就如在雪地中绽放的一朵又一朵的红梅,娇艳欲滴的很,也让人看的移不开视线。

    “啊!别,别看!”

    陈香琴窘的都想要哭了,一手护胸,一手护下面,可两个都捂不严实,再被他火热的目光一看,她觉得自己都要烧着了。

    她刚重生,本就对他情感复杂不知如何面对,不料,就这么一会儿,却是要让她面对一次又一次的又羞又囧的事情。

    真的好难堪,好羞耻啊!

    “不用挡。”张宸毅嗓子都哑了,身上更是如有火在烧。

    她这样遮掩,反而愈发撩人,勾的他想要将她的手拿开,然后……

    他立刻想到了昨天那快活的让他难以自已的美妙滋味,甚至,昨晚,他还要了她两次。

    不过,他克制住了,没再折腾她,而是一把将她抱起来,在陈香琴惊呼忐忑中,快走几步,将她放置到一旁的木桶中。

    温热的水浸入她的皮肤内,让陈香琴不禁舒服的轻哼了一声,好像身上的酸痛,也瞬间消散了许多。

    “自己洗,还是我帮你?”

    “我,我自己来。”陈香琴连忙说道,好像怕说晚了,他就自己动手了。

    她这慌张的小样子,让张宸毅轻笑一声,心情又好了几分。

    她真的没有哭闹,也没有怪罪自己昨晚粗鲁。

    是什么让她改变了态度?

    难道是因为昨晚他们洞房了,他要了她,她真的成为他女人了,所以这心思就变了?

    张宸毅想问,却又怕自己听到不想听的答案,嘴唇动了动,最终也没有问出口。

    不管是因为什么,他都感激和欣喜她的改变,也祈祷她能一直这样。

    “衣服和毛巾,我放这了。”

    说完,张宸毅又看了一眼低头不敢看他的陈香琴,嘴角不由的翘起一抹弧度,开门走了出去。

    “呼……”

    陈香琴紧绷的背终于松了下来,缓缓的呼出一口气,有些想笑,又有些想哭。

    前世,是没有洗澡这一出的,因为她刚一醒来,就冲着张宸毅又吼又骂了一顿。

    具体的,她骂了什么,陈香琴现在已经忘了,只是记得指责他强bao自己!

    因为这,张宸毅从那之后,就再也没有碰过自己,新婚之夜,他醉酒,她反抗,一场不完美的洞房之夜,却是他们前世唯一的亲密。

    可即便这样,他在家里休婚假的几天,也是照顾她的。

    当然,没有现在这般的妥帖。

    撩起温热的水,漫过肩膀,陈香琴又看了眼他为自己准备好的毛巾和衣服,眼眶有些红了,在心底暗骂了自己前世真特么的蠢,还渣,活该下半辈子受罪。

    张宸毅是疼惜自己的,前世,是她蠢的作死,将他的一颗心糟践了,也将他推的远远的。

    陈香琴没有洗太久,将重点部分冲洗的舒服之后,就快速的擦身,穿衣,心中还盘算着一会儿见公婆的事情。

    她隐约记得自己在婚礼上闹腾过,惹得全家都不开心,本该喜庆的日子,因为她作妖,变的丧气了许多。

    陈香琴具体的记不起来她到底作到了何种地步,但是,从张宸毅早晨还给自己烧水洗澡来看,那就是还没作的太狠,还没有让他和他家人心寒。

    陈香琴不是怕挽回不来,也不是怕他们给自己冷脸刁难,只是她怕已经作的太狠,她自己会没脸再呆下去。

    还好,还好一切都还没有太糟糕!

    “呦,老二家的,你那金贵的儿媳妇还没起的吗!”

    突然间,外面传来了个女高音,大嗓门,拉着长腔,语气中充满了鄙夷,还有幸灾乐祸的意味。

    陈香琴听到这话,穿衣服的动作一顿,嘴角露出一抹苦笑。

    这么早,瞧热闹的人就来了。

    八十年代的时候,大家基本上都是在村里大队的生产队干活,也不会做小买卖,没有个人营生,所以,因这时是深秋了,没啥农活,基本上大家都很闲。

    农村妇女,不忙农的时候,除了去东家来西家的聊天唠嗑,也没啥事要干。

    所以说,这村里,基本上就没啥秘密可言。

    村东头李三家丢了个鸡蛋,村西头的王五家都能知道,更别说这村里有人办喜事了,而且这娶的还是十里八乡的有名的漂亮姑娘。

    以前,大家伙知道这过的又穷又苦的张家的大小子居然能娶到这么个好媳妇儿时,不知道酸掉了多少人的牙。

    全村的小伙子对张宸毅那是羡慕嫉妒恨啊,还有好多人感叹张老头怎么不是自己爷爷,若不然这白天鹅般的陈香琴定然是自己媳妇了。

    因为这段婚姻在村里太闻名了,所以,昨天张宸毅结婚的时候,村子里只要没活干的,都来凑热闹了。

    其中,很多人专门冲着看漂亮的新娘子——陈香琴来的。

    自然而然的,昨天陈香琴不愿意磕头喊爹娘,不愿意给宾客敬酒,一张俏脸拉老长的事情瞬间就在村里传开了。

    原本羡慕张家娶了漂亮媳妇酸的要掉牙的乡亲们,现在一谈起来,都开始乐呵了,有些幸灾乐祸,还有些唏嘘感叹着这媳妇儿娶的不行!

    刚才这大嗓门喊的一点也不顾忌的是张宸毅的大娘(也就是大伯母)。

    这张家,从张宸毅的爷爷这辈算起,张爷爷一共有六个兄弟姐妹,只是当年闹饥荒,有饿死的,有逃到大东北的,就这么分散了,还剩下三个兄弟,最后扎根在了这青山村。

    当年可没有计划生育,人们都可着劲的生,谁都是兄弟姐妹五六个,就是十个的也不少见,家里就三个以下孩子的,那才是稀奇!

    所以,不提张爷爷其他兄弟,就张爷爷自己,那也是有五个孩子,两个男孩,三个女孩。

    闺女一般是要嫁出去的,也有少数嫁给同村的,这儿子都留在村里,盖房子结婚生孩子。

    想想吧,就这三辈人,就这村子里,近亲就有很多,真是叔叔伯伯,婶子大娘的多的数不过来!

    这个张爷爷大儿子的媳妇儿,张宸毅的大伯母,叫做刘梅花。

    这刘梅花,不仅是个大嘴巴爱说闲话,还喜欢占小便宜,更是特别爱计较爱比较,只要张宸毅家过的比他家有丁点强,她就看不过去,少不了要唠叨一阵,说一些尖酸刻薄的话。

    尤其是张宸毅娶陈香琴这事儿,一直是她心中的一根刺,为这事儿,在张爷爷还没去世的时候,她可没少和他闹!

    至于原因,很简单,她也有儿子,而且她丈夫还是老大,既然要和人家定娃娃亲,那怎么也是她儿子和陈香琴定亲,而不是张宸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