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逍遥小地主 第184章 衣锦还乡

时间:2018-07-11作者:木子蓝色

    从六品下,级别很高吗?不算很高,毕竟穿的才是蛤蟆绿官袍,连红色官袍都还没穿上呢,大唐官员看官服颜色就能看出级别。

    穿紫色的,不用说那都是大佬,三品起,起码相当于后世的高官了,一二品那更是国级。而穿绯红色的,那就是中上层官员了,个个都是厅局级起。而绿官袍,那就算是中低级官员,相当于县处级。

    至于穿青色官袍的,那就是官场里的底层,全是乡镇科级的。

    后世人常说七品芝麻官,其实对七品还是有些误解的。起码,七品芝麻官那应当说的是清朝时了,毕竟清朝在正一品上,还有好多超品,动不动就是超品级的。

    因此相对来说,七品就比较低了。

    而在大唐,虽然说一般的县令也就七品,但是县令的几个副手,县丞、主簿、县尉可都是**品的。

    **品才真正是芝麻官,身穿青袍,而七品已经是穿绿袍了。

    如房玄龄这样的贞观名相,当初在隋朝的时候参加科举中了进士,第一次授官也不过是当个九品县尉而已。要知道,隋朝时的进士,可比明清时的进士还更难。

    正所谓三十老明经,五十少进士。隋唐时的进士科极难考中,录取率更是低的惊人,一科也就录几个吧,这样的情况下,中进士就极难得。可连中了进士,都还只能从九品县尉当起,可知七品县令有多难得了。

    一般情况下,一个县尉要升到县令,搞不好十年都未必爬的上去。

    李逍一个流外六品的吏员,说白了就是不入流的小吏,忽然间就直升从六品下,这简直就是平步直云。

    大唐官分九品,二品以下每品又分上下阶。

    流外六品到九品,还有好几级,流外六品到流外二品,然后是勋品,再然后才是从九品下,这里就五级了。

    从九品下到从六品下,又是十二级。

    流外到流内,这还是最难跨越的一级,这么一算,李逍相当于连升了十八级。

    嗯,估计也算是创纪录了。

    昨天李逍还是个村民呢,今天就等于是厅级干部了,这个火箭升迁了。

    听闻李逍当官了,李家庄瞬间就热闹了起来。

    赵大夫更是立马从生药铺子里赶了过来,他从女儿婉娘手里接过那道锦绫告身,仔细的看了好多遍,尤其是那上面一个个印章,一个个签名,更是看了一遍又一遍,最后终于确认自己的女婿真的当官了。

    而且一当就是从六品下,官袍都是深绿色的。

    李逍倒没有半点官老爷架子,早上出去时什么样子,现在依然是什么样子。那花了十贯钱换来的告身和官袍,也任由大家你摸我看的,毫不介意,倒是婉娘一双大眼睛左盯右看,生怕被哪个弄脏弄坏了。

    “三郎,你是官咧。”赵先生激动的眼含泪花。李逍父母先逝,如今李家的长辈也就只有他一个了。

    看到这个女婿越来越厉害,不但把一个濒临破败的李家庄撑了起来,恢复了生机,还越弄越红火,如今又还当上了朝廷命官,赵大夫如何不高兴呢。

    若是李善人地下有知,只怕也会含笑九泉了。

    附近的村民们被赵先生一句话,都弄的有些醒过神来。

    对啊,三郎当官咧,六品官咧,跟他们蓝田县的县令都一样大了。立时,大家看像李逍的眼神都有些不太对了,以前完全是亲切,李逍就跟他们的子弟一样,虽然说李逍是东家,是地主,但对待大家和气大方,大家也都习惯了他没架子。

    而现在李逍做官了,身上突然间就好像有了一层官威了。

    那官威看不见摸不着,可大家就感觉到有,无形的存在着。

    对官畏惧,那是本能的。

    平头百姓,哪个敢惹官。

    自古民不与官斗,破家的县令,灭门的令尹啊。

    大家不约而同的退后了几步,甚至也没有人再敢去摸李逍的那道明亮好看的锦绫官告,和那深绿色的官袍了。

    相比起宋明清时代的科举发达,虽然唐王朝是科举兴起的年代,但在此时,其实科举取士的规模还极小,平头百姓极难通过科举出头。甚至科举取士,也并不仅是看才,还更看重的是家世和名气。

    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的儿子就打洞。

    朝中那些关陇贵族们世代都是贵族,不管是西魏还是北周,又或是隋、唐,他们都是贵族,高高在上。

    而对于蓝溪的这些乡民们来说,他们世代就是百姓。不管谁当皇帝,哪个朝代,他们都是百姓,科举也好,不科举也罢,反正他们是不可能脱离农民这个身份的。

    隋唐结束了南北的纷争,统一了天下,也早结束了魏晋时的九品中正制,不再是以世家门阀来选拔官员,科举制度推出多年,但到现在也仅仅只是朝廷选拔人才任用官员的一个补充而已。

    可以说,朝廷年年科举,一年一科,但每年选不出几个士子来,科举出身的官员,远远还不如朝廷国子监里出身的官员,更不用说,朝廷如今更多的官员,主要还是以门荫入仕,以及靠着官员们举荐入仕。

    正也是这种情况下,李逍这种二十出头的年轻人,突然从一介白衣就授任六品的监正,倒也就不显得太突出了。

    若是在宋明清的科举全盛时代,一个二十一岁的年青人,直接就从白身当到了朝廷中央衙门的一个监正,这是根本不可能想象的事情。

    但在这年头,这种非正常情况却是很正常的。

    如得到大佬赏识,或者说直接被皇帝赏识,那平步青云真是最简单不过,比如当年薛仁贵,在征辽军中也不过是个队头级别的,但表现突出,让皇帝惊艳,于是直接就给了他一个五品的军职。

    正比如说,程咬金当初比较看重李逍,便直接举荐他任七品参军,朝廷也一样没驳回。

    甚至连县令柳倓,都提过要举荐李逍当县录事,虽然录事没品级,可也是县里的五把手了。

    这就是官员们的举荐之权。

    而如程伯献、薛楚玉这样的将门之后,勋戚品官子弟要入仕就更简单了,年少时在国子监读书,再大点就直接到内三卫当侍卫,直接就有品级,当几年就外放任个实职,出去再打几仗,这官就嗖嗖嗖的往上升了,甚至父亲功劳大,还能直接分点功劳给他让他也封个爵位。

    杨大眼也来了,带着书院的学生们。

    李逍是书院的资助人,也是书院创始人兼名誉山长,荣誉教授。他当官了,对于书院来说也是个莫大的好事。

    他也正好对学生们激励,李逍也只是一个寒门子弟啊,可一样从山窝里飞出去变成了凤凰。

    杨大眼读了半辈子书,但却连进京参加科举的资格都没有。因为他没有得到州县官员的举荐,又不是国子监的学生,因此想科举博一博都没机会。

    读了半辈子书,最后却还造过反,命运造人。如今看到曾经与他们一起在江南逃亡过的李逍,却转身华丽的一变为大唐京官,他心时也是充满羡慕的。

    “当官了,以后就是不课户,免租免役了。”

    大唐的官员是很有特权的,比如说不纳税赋不服役,这就是极实实在在的好处,他们是实打实的不课户。

    大唐百姓分为良民和贱籍之民,其中贱籍的主要有奴隶、部曲等依附于他人之人,他们连大唐人都算不上,所以也不用纳税服役,但也没有基本的权力,比如均田授地、受征为府兵以及参加科举、入仕为官吏等。

    而大唐的良民里,又分为课户和不课户。课户就是得纳税赋服役的,一般都是平民百姓。

    而不课户,则主要就是贵族官僚们了。

    一旦当上官,那一家人就不用再缴纳租庸调,也不用服役。这可不仅仅是能省好多钱的事情。

    比如说不少商人,手里是比一般百姓有钱的,但他们经商得纳税,而且也还得服各种役,比如说去运粮啊修路啊,或者说到衙门里去当班执役啊。这种役,在唐初是不能免除,也不能如中晚唐一样可以花钱代役折抵的。

    你再有钱的商人,你每年也得乖乖的接受征召去服役,安排到干嘛就得去干嘛。让你去修城墙你就得去修城墙,让你去给大军运粮草就运粮草,让你到衙门站班就站班,让你到官员家里当差就当差。

    这种还不能花钱抵,不能找人替,可以说这才是最让人无奈的地方。而服役是很苦的。

    当上官就不一样了,一家人都免税免役了。

    李逍那一千多亩地,以后不用向朝廷交一文钱的租,也不用再接受官府的征召服役了。

    “三郎啊,这玉米监正莫非是专门负责种植玉米的?”杨大眼毕竟是读书人,对于朝廷的衙门还是有些清楚的,这玉米监正以前可是没有的。

    “嗯,朝廷设了这个玉米监,还划了三块地给我,调给我百多个属下,让我试种玉米呢。”

    杨大眼点了点头,一个玉米,特设一监,看来朝廷对玉米期望很大啊。就是不知道,三郎这玉米到底能不能种好,若是种不出,只怕今日有多荣耀,他日就会有多惨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