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逍遥小地主 第43章 三口锅

时间:2018-07-11作者:木子蓝色

    ,!

    这年头,说什么大话都不如让人吃上一顿饱饭管用,如果还有更饱用的,那就是让他们吃的嘴上冒油。

    李逍决定就在大院空地上做这第一顿饭,也算是重回李宅的乔迁喜宴了。不过当厨子老何带人把他自豪的三口铁锅带来时,李逍发现自己还是有些错误的估计了形势。

    第一口铁锅,老何亲自提着。这锅······挺好看的,为啥这么说呢,因为这锅是铜的,一口铜打的锅,这可是很值钱的。大唐的钱就是铜的,还不是纯铜,因此大唐铜就等于钱,而老何居然提着一口铜锅。

    这锅主体很像是一个大铜盆,上面还有一根提手。如果不是底下的锅像盆,做的深点,那就是个提桶了。

    “郎君,这是咱们家最好的一口锅,提梁铜锅,老值钱了,厨房里的宝贝。每次来贵客,家主都吩咐用这个锅煮。”

    李逍无奈,铜锅是挺值钱的,但这锅也太小了点。李逍还以为家里三口铁锅很大呢,但现在看这提梁铜锅顶多就是差不多放电磁炉上那么大,这能炖多少肉啊,凑合着点,拿来当成个火锅倒是合适。

    老何还在那里吧啦着,“长安的贵族人家,用的都是提梁银锅,整个锅都是银子做的呢,我的个天啊,银锅啊,那样的宝贝拿来做饭吃,这吃也吃不下啊。”

    薛五在一边呵呵笑,他家就还真有提梁银锅,还不只一口呢,要说啊,这长安城的贵族家里,谁家没几口提梁银锅啊,不说银锅,那什么银子餐具家家都有的。普通点的人家,才用铜锅,再次点才用铁的。

    李逍把希望寄托于第二口铁锅。

    庄子过来四十来号人,加上这宅子里又留下了十一口人,还有薛五、赵录事等客人呢,今天六十来号人呢,靠那小铜锅够什么。

    不过第二口铁锅也很让人失望,因为它依然很小。

    这口铁锅形状又不一样,三足两耳,倒像是一个信的鼎。铁做的,只是真的很像是一个小香炉,看着还没有家族用的垃圾桶大。

    这锅唐人也叫三足铁锅,也有叫铁铛的。用来煮个一家六七口人的菜倒是没问题,煮几碗面条也行,但煮大锅菜还真不行。

    最后一口锅,挺大。

    “三郎,这口锅以前可是咱们蓝溪最大的一口铁锅了。”老何得意的说道。

    这锅看着跟那三足铁锅挺像,但是圆底而无足,有两耳。

    薛五笑着道,“你们家这铁釜倒还真挺大的,不说别的,就凭你家这口大铁釜,你老李家以前确实是挺富的。”

    这口大锅的名字就叫铁釜,挺像是一个罐子,必须得安置在炉灶之上,或者用其它的东西支撑起来。釜口也是圆形的,可以直接用来煮、炖、煎等,可视为现代所使用锅的前身。

    釜是在秦时起就开始使用的炊具,以前有陶制的釜,到后来铜制、铁制的釜。

    到如今,不少大户地主家都有铁釜。

    只不过在李逍看来,这种铁釜做菜还真是不太适合,这个更像是一个炖锅,适合炖煮,但如果用来煎、炒就极不合适了。

    说来,李逍还从没在唐朝看到过碟形的炒锅,更没见过有谁用炒的方式做菜的。

    这年头,想炒个青菜吃都难啊,锅不合适,菜油更没。

    “拿这铁釜烧水,炖一锅肉吧。”

    只有这铁釜最大,其它锅炖肉也炖不了多少,李逍最后便改变主意。铁釜炖肉,让彪子把猪排剁段然后炖汤,家里还有些萝卜,刚好排骨炖萝卜,也不管他大排小排了,直接连骨带肉的都剁块下水。

    至于那个提梁铜锅,和那个三足铁铛,三足铁铛直接用来煮面吃,提梁铜锅李逍则打算弄个羊肉火锅。

    没有面条,这难不倒李逍,把薛家送来的面粉直接和水揉面发面,然后都不用手擀那么麻烦,刀削。

    “一斤面,三两水,注意好按这个比例打成面穗,再揉成面团。”李逍指点翠花婶等几个妇人揉面。

    看着白花花的面粉揉成团,大家都满面春风。这里绝大多数的人一辈子,都还没吃过白面呢。平时大家吃的最多的就是小米粥野菜糊了,要么就是黄米面蒸饼。

    谁家吃的起白面、大米啊,甚至许多人连大米饭长什么样都没见过。

    李逍是大方的,大锅炖肉,白米蒸饼,这等豪爽大方有几个主家能比的了。大家跟着这样的人,都心里安心。

    关中人爱吃面,此时唐人喜欢把面食称为饼。

    面条称为汤饼,馒头包子称为蒸饼,面片汤称为不托等,不过刀削面倒是还没有人做过,李逍今天倒是教大家新吃法。

    和面揉面醒面再揉,等面揉匀揉软揉光了,水也已经烧开了。

    拿块木板把面团放好,一手撑着板,一手拿着把小刀,李逍站在锅边拿刀削面,刀光划光,一条面片飞起跃入锅中。

    一片两片三五片,片片飞落铁锅中。

    薛五在旁边看的有意思,“想不到这面还有这种做法?”

    “这叫刀削面,省的去费力擀面。”

    “你这汤饼做法比寻常简单多了,让我来试试。”薛五看的手痒,迫不急待的抢过来自己削,不过看着容易做着难,力道并不好掌握,薛五削的面条不匀称,要么大要么小,还不时有削出锅外的。

    这边刀削面入锅,那边大铁釜里猪排骨已经淖过水,在旺火上咕嘟咕嘟的炖着。

    “三郎,这羊肉火锅怎么弄啊,我们都不会啊?”彪子问。

    “先挑上好的羊肉,削片。削的越薄越好,等会水开了,直接在滚烫的汤里涮下就熟,一涮就吃。”

    “嘿,这吃法听着新鲜,感觉应当不错。”彪子听着这吃法很高兴,“不就是削羊肉片嘛,交给我了,要切多薄都没问题。”

    “越薄越好,能多薄就多薄,能薄的跟纸一样就最好了。”

    大院当中,三口锅架着,一群人生火的生火,切肉的切肉,好不热闹。

    赵录事站在一边的廊下,一面翻看着张福交上来的账本,一面不时的瞄一眼院里众人,这李家还真是祖坟冒青烟,走了狗屎运了,居然还能让他们咸鱼翻身!

    不过这个李逍,看着也不过是个败家子啊。

    一收回宅子,就如此败家,败家子啊!

    这样大锅炖肉,能折腾几天啊,看他能折腾几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