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逍遥小地主 第40章 归还产业

时间:2018-07-11作者:木子蓝色

    ,!

    蓝田。

    薛五到了县衙就跟到了自家一样随意,门口的衙吏更是亲切的上前相迎接。

    “柳使君在吗?”

    “使君在后堂,小的马上去通报。”衙吏笑脸回道。

    “不用了,我自己进去就好。”薛五说完,倒没急着走,而是拉过李逍上前,“这位是你们蓝溪李家庄的李逍李三郎,是我好友。”

    那衙吏一听李家庄三个字,面色有些复杂,可听薛五说出两人是好友时,连忙打起笑脸,亲切的对李逍拱手,“原来是蓝溪李三郎啊,你们李家向有善名,早有耳闻,三郎以后多关照下啊,都是乡党,小的王七,县中白直。”

    李逍听说对方仅是个白直,倒也没露出什么异样,依然笑着点头,“王兄好,以后请多关照。”

    白直就是唐代官府中编外的衙役,说白了就是个编外的临时工,这其实也算是一种差役。唐代官府里的许多差役,其实都是抽调百姓轮流服役,但这种临时工随便什么时候都不能小瞧。

    毕竟占了位置,就能掌握一定的资源,有职就有权。阎王小见,小鬼难缠,有的时候,这种人故意在中间做节,也是比较容易坏事的。

    几句场面话说过,倒也算是认识,王七主动带他们入衙。

    有薛五引荐,李逍自然也就见到了本县最大的父母官,六品县令柳炎。李逍老实的拜见行礼,然后就肃手立于一旁。薛五跟柳县令明言,这位李公子见过我父亲了,我父亲很看重他,甚至都打算收他为门生呢。

    这话一出,柳县令不由的侧头过来打量李逍。

    “他就是你之前说的那李家庄李三郎?”

    “正是他,舅父,张家侵吞李家产业之事,还得劳烦舅父帮忙。”

    柳县令抚着长须,露出温和笑容,“放心,这个事情已经着手去查了,张扒皮父子这些年确实做了不少缺德事,这次县里动手,是铁证如山,他们休想翻身。不过关于李家产业的事情,还得时时候才能水落石出,毕竟有些事情也好些年了,得前后查清,一时半会也办不好。”

    “不过都是舅父一句话的事情,舅父若开句口,就算提前发还李家产业,又有何难?”

    薛五口直心快,既然连父亲都这么看重李三郎,他也觉得跟李逍很投缘,那自然得尽力帮忙。

    柳县令被外甥弄的没法,其实事情说难不难,说简单也不简单,这里面实际上是有些猫腻的。

    张家被连根拔起,当然没有人能够帮忙翻案,但拔了张家之后,自然是要大家一起分好处的。张家的产业,不管怎么来的,反正是要被大家分润的,其中一部份会被抄没入账,然后上缴上级。

    但更多的财产不会入账,这些会被分成好几份,上到县令、主薄、县尉,下到录事等衙门里大小官吏都会有一份好处,甚至连柳县令的上级,也一样能拿到一份,再留下一笔放进小金库,做为公廨钱使用。

    这是皆大欢喜的事情。

    至于说以前被张家欺负的人家,被侵吞的产业,肯定也会象征性的发还一部份,但多数还是就成了一笔糊涂账的。

    当然,薛五亲自帮李逍说情,而后面又还站着个薛仁贵,情况又不一样的。有薛仁贵带话来要帮李逍,柳县令还是分的清楚的。

    他考虑了一会,“这样吧,李家欠张家的那笔八百贯的贷,事情很清楚,可以免除。”

    “此外,李家的祖宅,也应当还先归给李家,至于其它的商铺、田地这些,中间还有不少文书契约等要查清楚,这个我会关照人去查的。”

    柳县令话没说死,先给薛家一个大的人情,把八百贯债免了,把李家祖宅也还了,但更多的产业,却没马上归还。

    一来这东西他也要跟其它人商量下,二来事情也不是这么办的,就算要还,也得分上几次时间,总得让李逍知道这份人情的厚重。

    “多谢使君替李家讨还公道,主持正义。”

    “本官身为蓝田县令,也是本县的父母官,这些是应该的。”

    花花轿子人抬人,柳炎看薛家面子,把李家的些产业发还,不过是件举手之劳的事情。

    薛五还特意透露薛仁贵有意想要招李逍去做亲卫后,柳炎破格的称呼李逍为贤侄。

    一声贤侄,李逍以后在蓝田县里可以说是高枕无忧了。

    “以后但凡有什么事情,尽管来县衙找我。”柳炎拉着李逍的手亲切的道。

    谈话之间,柳县令还特意叫来县中录事,让他亲自去办李家的事情。

    等到李逍告辞的时候,李家祖宅的房契已经被录事送了上来,连带着还有那八百贯高利贷的借据也被送还。

    “李兄,一会我带几人亲自陪你回去接收宅子。”县录事是个中年文人,这人也算是蓝溪县里的豪强,代代县衙中为吏,一个不小的宗族,根深蒂固。甚至他在两年前还纳了张扒皮的女儿做妾,但此时他对李逍很客气,好像他和张家根本没有过半点关系。

    更只字不提张家以前侵吞李家产业时,赵录事在里面出谋划策,为张家充当保护伞的事情,也毫不提起张家侵吞李家的产业,有不少送到了他的名下。

    “那就先谢过赵录事了!”

    李逍知道赵录事这人,这个赵录事就有点类似水浒里的宋押司宋江,地位不高,但权势不小,这种人八面玲珑黑白通吃手段很厉害。

    李逍对这人没好感,但表面的客气还是要维持。

    “李兄,请!”

    “赵录事先请!”

    薛五在一边看不下去,“磨蹭个啥,赶紧的,先回去把宅子收了。”

    刚准备上马,县衙出来一个仆人,却是柳县令的家仆,送上一箱书和一套文房四宝。

    “我家使君交待,让李三郎回家有空也读读书练练字。”

    “哎呦,刘使君真是太看重三郎兄了。”赵录事在旁边是真的很惊讶。

    李逍倒也对这份礼物有些意外,说来这份礼物还真挺贵重的,这年头的书有多贵他上次买纸后就知道了,一张纸就得上百文,更别说请人抄卷书都起码得千钱的高价了。

    一箱书,真的比许多普通百姓的全部家当都值钱。

    打开一看,都是儒家经典,儒家九经,三礼三传连同易书诗,这也正是朝廷规矩的明经科取士必考的经书。

    “使君如此厚爱,李逍感激莫名,请代为向使君致谢,某回家后定好好读书,不辜负使君一番期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