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逍遥小地主 第17章 张扒皮

时间:2018-07-11作者:木子蓝色

    ,!

    紧赶慢赶,总算是赶在城门合闭之前出了城。

    刚出城门,就听到身后守门府兵喝令的声音,然后就是拦住了还在后面的人,城门缓缓的关上,任那晚了一步的人如何求饶也没用了。

    长安门禁森严,一到时间就必须关门,尤其如今还是大唐立国未久,这套制度更是没有丝毫的松驰。

    “嗬,就差了一点,幸好。”

    “这长安的守卫还真是不讲情面啊。”

    “那是,这可比不得江南,江南地方上,还能通融些许,这里可不行。”

    及时出城,不用在城里挨冻受饿一夜,大家心情都挺高兴。尤其是背上还背着几十斤的铜钱,更让大家的心情好了许多。

    大唐的京师,不比宋明时期,不但京城里商铺市场都在东西两市,而且就是城外,也是严禁建立商铺的。

    出了城门,就是空旷的野外。

    一条宽阔的官道,两边除了一行行的柳树,就是沟外的农田了。

    这种巍巍帝都雄城,城外却是农田一片的样子,让李逍有些很不能接受。

    此时天还未全黑,趁着暮色,骑上马往前走了约摸二三里地,才看到路边上有几座木屋,这是开在路边的茶铺饭錧,倒不是他们不想就开在城门外,而是官府有禁令,不能太靠近城门。

    “喝杯茶水歇下脚吧,吃点干粮,忙活了一天了。”

    下马,找了两张桌子,大家坐下。

    酗计过来询问,看那伙计也就八九岁的样子,若是在后世,还只是个小学生呢,可在大唐,这么大的孩子却早已经开始干活了。要么在家帮忙种地,要么已经在地主家放牛养羊挣自己的饭吃,甚至有些已经如这孝一样,到了商铺里开始做学徒伙计。

    “给我们两壶茶水。”

    “要什么样的茶水?”酗计倒是很熟练的问。

    大彪很直接的道,“就那一文钱两壶的,给我来两壶。”

    茶叶在唐时已经很流行,但还没有如宋明时那般的全民皆饮的地步,此时喝茶的更多是贵族官员士族大夫等,他们喝法也不是后来那样的泡茶,而是煎茶,很复杂,也很悠闲,很符合他们的身份。

    当然如李逍他们这样的普通百姓,喝不惯那样的茶,也喝不起。普通百姓此时喝些便宜的茶饼,甚至有的是一些其它的叶子晒的茶。

    这样的茶便宜,路边的这茶铺,一文钱两大壶,还免费添水。

    当然,两文钱对于普通百姓来说,其实也不算便宜了。

    茶端上来,李逍瞧了几眼,发现果然不是什么茶叶,而是某种他认不出的晒干植物叶子,而且这叶子还是蒸过晒制的,弄的根茶饼一样。

    现在客人要喝的时候,扳下来一块,然后捣碎,再加入点盐,再加点姜、葱等,然后煮沸,好了,一壶便宜的茶水就成了。

    这样的茶,李逍喝不出什么好来,但大彪等人却喝的挺有味道。

    一来这是热的,大冬天的走在路上,手脚冰冷,喝杯热的,绝对浑身通畅。再一个,茶里还加了盐,这年头盐可是很贵的,而且人是必须得吃盐的。盐能够补充体力,喝一杯加了盐的茶,接下来的路也走的有劲头。

    李逍觉得,其实喝这种茶,还真不如冲碗紫菜汤,一把紫菜,一碗开水,加点盐,冲泡,撒点葱花,要是再磕个鸡蛋弄点蛋花,那喝的还更有味些。

    旁边还有个面馆,倒也卖些汤面,不过看着倒没多少人愿意花钱吃碗面条。大家更多的是买壶茶水,然后就着吃自己随身带的干粮。

    窝头、面饼,各种都有,这还是一个很朴素的时代。

    李逍把一块早已经冰冷变硬的黄面饼一块块的撕开,然后扔进自己面前的那茶汤碗里,没有羊肉汤,也没有馍,但并不妨碍他。

    大彪几个也都如此,把冰冷的面饼撕到热茶水里,然后吃泡饼。虽然刚刚卖出了上千根黄瓜,大家手里此时有五千多个铜钱,可大家并不会马上就想着奢侈一把,去叫几碗面条吃。

    喝着一文钱两大壶的茶水,吃着自带的黄米面饼子,可大家却都十分的开心。跟着李逍一路从江南来到了关中。

    也把上半年的那场剧变扔在了身后。

    当初大家过不下去了,眼睛一红牙一咬脚一跺,振臂一呼,反了。可转眼间就被官军杀的丢盔弃甲,那种朝不保夕四处逃亡惶恐不安的日子没有谁愿意继续。

    来到关中,离开家乡,都只为李逍当初跟他们说过可以在这里从新开始。

    虽然到了蓝溪,发现情况有变,可现在跟着李逍,起码有了一个落脚的地方,也挣到了第一笔钱。

    晚上有地方住,白天一日两餐也有着落,还不用东躲西藏,大家已经很满足了。

    没有人愿意再回到几个月前的那种生活,大家更愿意做一个踏实的百姓。

    ········

    蓝溪。

    张家大院,前厅。

    小霸王张超现宝一样的把一个盒子递给父亲张扒皮。

    “这什么玩意?又瞎花钱了?我跟你说过多少次,没胡乱花钱,再大的家业,也经不住你这样三天两头的瞎折腾。”

    小霸王笑呵呵的道,“爹,没瞎花钱,这是好东西,你打开看看。”

    张扒皮两鬓已经斑白,中年发福腆着一个大肚皮,坐在胡床上,倒跟一个大肉团似的。看着似相当和气的一胖子,其实却是相当的狡诈凶狠的,张家放高利贷,逼的多少人家破人亡。

    盒子很精致,这让他想起了上次儿子给他的那颗老参。上次那颗老参张扒皮拿给医馆的坐堂看过,确实是颗几十年的老参,很不错。

    “又是一颗参?”

    “爹你打开看看就知道了。”

    “上次那参不错,没想到赵瘸子居然还有这么好的存货,估计他手里还有些这样的好东西,你有时间再去逼一逼,说不定能把那些好东西都弄出来。若是他不识相,到时就让他们把李家的那丫头给你做妾抵债。”

    “爹,李家那丫头有啥好的,黄毛丫头一个,瘦不拉几的,我倒是更喜欢那赵家姑娘多些。”

    “那姓赵的女人有什么好的?嫁过李家那倒霉死鬼,这样的女人白送都不要,进了我们家门,只会带来晦气。你就算不喜欢李家丫头,但为了他们李家的产业,你得纳她过门做妾。”

    “爹。”

    “这事没得商量,大不了你纳过门后不理她就是了,就当多养了一只猫啊狗的。”张扒皮阴冷的道。

    说着,张扒皮打开盒子,支发现里面居然是一根黄瓜,不由的皱起了眉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