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逍遥小地主 第405章 出兵新罗

时间:2018-08-20作者:木子蓝色

    白江口两岸,屯堡相连,阡陌纵横。

    成片成片的田地,如今都正在春耕。

    一面帅旗飘扬在田间路上,帅府牙兵护卫着安东副大都护李逍巡视着这一片大好景象。

    衙前都知兵马使兼水师都兵马使赵持满骑着马陪在李逍旁边,为李逍指点着眼前的景象,讲解着府兵均田耕种的情况。

    李逍身为安东道副大都护,还同时兼任着安东道观察使、经略使、安抚使以及团练使和营田使、转运使之职。

    营田使就是负责营田屯垦事务的,在久迟之战打压住了百济复国的那股火焰之后,李逍如今更是在全力推行百济屯田事务。

    府兵和乡勇军屯,百姓也一样授田分地。

    如今百济的大量土地,已经由过去垄断在少数百济贵族豪强手里,变成了大部份授给了府兵、乡勇和百姓手中,另有不少则被卖给了中原的贵族豪强地主们,还有一部份则被李逍划给了各官衙、官学等做为官田、学田。

    到处都在忙着春耕。

    就连那些为中原唐人所有的田地,也是一片忙碌景象。李逍早就发出了帅令,所有田地不得荒芜,就算是被中原贵族们成片买去的土地,也必须得耕种不得抛荒。

    如果抛荒,那么帅府有权把这些地临时收走租佃出去,佃租原地主无权享有外,他们还得缴纳高昂的罚款,若是连续三年不种,则帅府有权直接收为官有。

    这道帅令据说一发出后,引得不少拥地的长安贵族豪强们的不满,还向皇帝告了他的黑状,但李逍可不管这些,他只知道,百济这盘棋必须要盘活,首先就得保证粮食收获。

    一块田地沟边,正在与妻子、岳父、内兄等一起播种的黑鱼见到骑马来巡的李逍和赵持满,连忙拉着妻子他们咕咚一声跪在地上,向李逍他们连连拜首。

    口称大帅和衙内大恩,绝不敢忘。

    赵持满一眼认出了黑鱼,笑着叫他起来。

    “黑鱼我问你,对你这百济新妇可还满意?”

    “满意满意,一千个一万个满意。”黑鱼连连笑道。

    “那我再问你,对官府分给你的这一百亩军田,还有你的那个小院子可还满意?”

    “满意,非常的满意。”

    赵持满点头,“满意就好,要知道感恩,你以前在淮西那是穷的叮铛响的,但是如今在这里,有大帅的照顾,你三十岁的老光棍娶上了二八的百济娇娘,还分到了百亩军田,当上了人人羡慕的府兵,日子不可谓不好。你要牢记,今日这一切不是天上掉下来的,这一切也是来之不易,要好好的耕地训练,要保护好你如今有的这一切。”

    “黑鱼明白,多谢衙内,多谢大帅!”

    李逍也听过黑鱼的名头,笑着以马鞭指他,“要谢陛下天恩,朝廷仁政。现在有家有地,便要勤恳老实,好好耕战养家。”说着李逍转头对身边的张葱道,“给这大黑鱼赐钱两千,布两匹,给他润家。”

    黑鱼欣喜的又忙捣蒜般的磕头。

    李逍又召来他的岳父和内兄问话,他们更是诚惶诚恐,有问必答。聊了几句,李逍也好言安慰他们,让他们老实本份生活,然后也赏赐了他们一些钱帛。

    一连多日,李逍带着衙兵巡视整个安东道各州县,一路所见,到处都是一片春耕忙的景象。

    这里已经看不到半点去年大战的景象,乡村里屯堡卫城纵横,沿路到处都有府兵乡勇们巡逻,看不到半点之前紧张的气氛了。

    那些过去高高在上的百济贵族豪强们,已经纷纷被掀落,被看管,再无法做威做福。

    “安东形势一片大好啊!”长史刘仁轨感叹着道。

    现在安东之地,五都督府十六州一百八十县,共拥有两万名府兵了,除了之前那批一万人援兵,此后李逍又陆续向朝廷索要来七千人,加上原有的三千唐兵,使得唐军总数达到了两万人,这是大唐一个标准野战军团的数量。

    而乡勇数量也是不断上升。

    每县乡勇一团二百人,加上州和都督府所辖乡勇,乡勇总数已经达到了六万之数。

    这些乡勇亦兵亦农,其实和府兵是一样的,闲时耕种战时为兵。只不过他们没有府兵的资格,待遇也要差些,装备等自然也大不如府兵。

    可数量上还是很庞大的,这让李逍在安东道实际拥有了满编四个军团的战力。

    特别是这些府兵、乡勇们所驻守的军府、屯堡,更是组成了一道道的索链,把安东地区控制的很严密。

    各地陆续有一些百济叛乱,可每次都是刚冒出了苗头,就被连根拔起了。那位扶余丰大王,更是至今都还流亡的高句丽的平壤城不敢回百济。

    或许是李逍在百济的手段很有成效,高句丽人一直都没有什么大动静,他们虽然也不断派一些斥候哨探越界,可却始终没有打破之前的休兵协议。

    高句丽人依然保持着对大唐称臣的态度,没敢打破如今的这个微妙平衡。

    百济不乱,高句丽人便不敢有所异动。

    而李逍在百济,让百济越来越安稳了。

    反倒是新罗那边,局势反而越来越不好。

    刘仁轨问李逍,“大帅,新罗又派使者前来求援,我们依然拒绝吗?”

    帅府司马李谨行不屑道,“那些新罗人还真是无用,区区几万倭人都打不过,还有脸几次三番来求援。”

    “这次情况好像有点不一样,据说新罗王金春秋病重,听说好像要不行了。如今新罗朝廷内,似乎对继承人有争议,据说金春秋是想让世子金法敏继位,可也有不少贵族想拥次子金仁问继位,也还有人想立少子金仁泰的。”

    新罗不敌倭人进攻,实际上正是因为如今金春秋病重,新罗朝廷围绕着继承人在争斗,他们忙着内斗都顾不上全力御外敌了。

    本来金法敏是世子他继位是没什么疑问的,可金仁问做为次子也有他的资本,他的资本就是他曾经做为质子到过大唐,还成为高宗皇帝的亲卫。

    高宗谓他涉海来朝,忠诚尚可,特授左领军卫将军,去年诏许归国。唐征百济,金仁问还做为新罗军的副帅协攻。

    有这些经历,金仁问便毫无疑问的成为了新罗朝中的亲唐派首领,现在亲唐派就是有意要拥立金仁问为大王。相比起金仁问来,世子金法敏其实是代表着新罗朝的另一种对唐态度,那就是利用大唐来对付高句丽、百济甚至是倭这三个敌人,他们甚至想的是借唐之手夺取百济和高句丽之地。

    “金春秋真的要死了吗?”

    “是的,估计活不过这个月了,金仁问王子派了秘使前来,希望大帅能派兵入新罗,关键时候支持他继位为王。”刘仁轨点头道。

    李逍摸着下巴,“挺有意思的。”

    [ m..]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