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萌宝来袭:腹黑总裁偏执爱 第956章 紧张到不敢脱鞋子

时间:2018-07-11作者:红玉如冰

    第956章 紧张到不敢脱鞋子

    邵兵眼睛一闪,“让爸爸睡觉啊?”

    “嗯。”

    “好,儿子的话,爸爸听。”说着,邵兵开心地轻拍了下郑易桦的手,然后松了松肩膀,靠上椅背闭上了眼睛。

    说真的,他是太累了,眼睛闭上没一分钟,郑易桦就听到了他的呼噜声。

    渐渐的,他的头侧倒过来,郑易桦见状,伸手揽了下他的肩,让他的头靠上了自己的肩膀。

    邵骏飞转向看向后座,“哥,爸爸昨天晚上一夜没睡。”

    “嗯。”郑易桦侧首望着父亲的脸,这脸比前几日黑了,也瘦了。

    “哥,你为什么不多叫几声爸爸?”

    郑易桦没回答。

    邵骏飞托了下眼镜,盯着他的眼睛,“你是不是觉得爸爸不爱你?”

    “……”郑易桦转头看他。

    “哥,爸爸是爱你的,他的皮夹子里有你刚出生时的照片,后面就写着‘我的兵蛋’四个字,不信你掏出他的皮夹看。”

    郑易桦的目光落到父亲的裤袋上,那儿微鼓,想必是他的皮夹子。

    他盯了好久,最后淡淡一笑,“不用看了,哥知道。”

    真的知道,父母都是爱孩子的,就算是丢失了,这孩子也会埋藏在心里成为他的痛痣。

    所以,他不会再怪父亲之前对自己没感应,带上母亲离开n市,把他一个人丢下,而且还瞒着他做了dna……

    不怪了。

    真的不怪了。

    ……

    上午十点左右,五辆豪华小车缓缓开进了邵家大院。

    顾欣妍正和邵可馨在看一部美国大片,忽然听到楼下汽车声响,随即又有小孩子的叫声,耳灵的顾欣妍一怔,“可馨,谁来了?”

    邵可馨茫然,“谁呀?”

    “好像是星儿!”顾欣妍飞快地扑到窗前,看到一辆车里真的钻出了大头儿子,她惊喜万分。

    “真的来了,可馨,他们真的来了。”

    “妈妈!”楼下,米容星的声音特响亮,“妈妈……”

    “星儿,星儿!”顾欣妍喜出望外,又手忙脚乱地飞奔下楼,激动的泪水都在眼里打转了。

    “姑姑!”当她跑到别墅门口时,儿子和小酸菜同时朝她飞奔过来。

    顾欣妍张开手,一手抱住儿子,一手搂住小酸菜,激动得脸色红彤彤,“你们怎么来了?”

    “爷爷说,为了给你惊喜,所以没让我们告诉你。”小酸菜回答得很快。

    说完,她又想说,米容星赶忙捂了下她的嘴,“你能不能让我讲一句?”

    小酸菜睁大眼睛,拍开他的手,“谁让你嘴笨。”

    “哈哈哈……”顾欣妍笑起来,亲了下小酸菜的脸,又亲了下儿子,开心地说,“好好,一人说一句。”

    从车里下来的顾锦成和陈怡兰见女儿精神不错,笑容灿烂,不由同时舒了口气。

    “看来她真的没什么事。”陈怡兰说。

    顾锦成点头,“再难的事,我相信女儿都能够处理。”

    邵家管家笑微微地朝他们走过来,恭敬地一引手,“顾先生,顾夫人,老爷子请你们进屋!”

    顾锦成点了下头,然后朝身后的一干众人说:“都进屋吧。”

    顾明煊和小妻子相视一笑,手挽手跟在了父母后面。

    姚素素今天穿了条花裙子,背着一个花式大挎包,拘谨地拉着郑亚楠的手臂。

    扫视着这豪华的大别墅和大园子,她的眼睛和嘴巴都张得老大,“哇……比顾家还大啊。”

    郑亚楠点点头,走路很小心,怕踩到地上蚂蚁似的。

    “是的,太大了,真的太大了,小桦的家这么大啊。”

    “亚楠哥,你的脚不会又臭了吧?”姚素素看了眼他脚上的新皮鞋。

    郑亚楠顿住脚步,双腿有些发颤,“素素,我感觉出脚汗了。”

    “我也一样,亚楠哥,呆会我们进去就套个鞋套,别脱鞋子了。”

    “嗯嗯,不脱。”

    俩人说着说着就落在了最后,因为见过的世面少,且知道邵家地位高,外面又列着两排穿戴整齐的佣人,不远处还有荷枪的哨兵……

    这欢迎阵式让他们彼为紧张。

    走到别墅门口时,他俩紧靠在一起,连粗气都不敢大喘了。

    顾欣妍忙于和孩子们说话,和家人招呼,到最后看到郑亚楠和姚素素时,他们已站在玄关处不知所措了。

    “亚楠哥,素素!”顾欣妍终于过来了,兴高采烈,“快进来。”

    姚素素咧着嘴,不好意思地说:“大姑姑,我……我们可不可以不脱鞋子啊?”

    “可以啊,直接进来吧。”顾欣妍招了下手。

    郑亚楠望着一尘不染,光可鉴人的地面,犹豫着迈不出脚。

    扯着唇角,他呵呵傻笑了两下,说:“欣妍,还是给我们两双鞋套吧,免得弄脏了这么干净的地面。”

    他刚说完,一旁的佣人就递过来两双拖鞋,“请客人换上吧。”

    “亚楠哥,素素,要不,你们就换上拖鞋,这样舒服凉快点。”顾欣妍补充一句。

    无奈,俩个人互视一眼,只好把拖鞋穿上。

    姚素素怕郑亚楠脚臭,赶紧从包里掏出香水,往他脚上喷了两下,才推了推他,“进去吧。”

    “噗……”旁边的女佣轻轻地发出了笑声。

    “老爷子!我来介绍一下。”见郑亚楠进来了,顾锦成忙起身把他招到身边,对老爷子说,“这就是易桦养父母的儿子,名叫郑亚楠。”

    老爷子上下打量了一下郑亚楠,见他恭谨地弯着腰,虽穿着一身新衣服,但皮肤黝黑,笑得一脸憨厚,马上站起来伸出手,“你好你好!非常感谢你!”

    郑亚楠一震,尔后,在顾锦成的示意下,他才受宠若惊地伸出双手,激动地握住了老爷子温厚的大掌,声音颤抖得像从筛子里面透出来似的——

    “首长好!首长好!请您原谅,请您原谅!”

    他不停地鞠着躬,身后的姚素素也跟着弯腰,看得老爷子直发懵,“为什么这么说?我是要谢谢你们啊。”

    “不不,不要谢!”

    郑亚楠摇着头,紧张得双腿都在哆嗦,语无伦次,“我……我有罪,我害了我弟弟,不不,他是你孙子。

    我害他受了苦,我不是个好哥哥,我没有挑起一个家的重担,倒让他给挑了,让他受苦了,请爷爷原谅我没有照顾好他。”

    “哦,原来是这样子。”

    老爷子已清楚郑亚楠因为欠了赌债而被龙爷狂追,龙爷抓了他和他母亲,导致郑易桦独闯龙宫,受了不少打,而郑妈妈也因为救郑易桦而去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