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萌宝来袭:腹黑总裁偏执爱 第906章 他不想吃软饭吗?

时间:2018-07-11作者:红玉如冰

    <h3 class="read_tit">第906章 他不想吃软饭吗?</h3>

    周子煊拽了下他的手臂,轻声提醒,“不要乱说,他现在已回到了邵家,那就是邵家太子爷!”

    “好吧。”黎志明赶紧坐回到自己座位上。

    而此时的阳光花房里,邵兰兰不悦地推了邵可馨一把……

    “你哥回到自己家又怎么了?他回来我就得要好好敬重他吗?我跟他一点感情都没有,你让我怎么敬重?”

    “但你也不能在背后说他坏话!贬低他!”邵可馨气呼呼地瞪着她的脸。

    “我哪里贬低了?我只是觉得他品性不大好,当初不知道自己是邵家太子爷,就去攀附了顾家大小姐,也不想想,那女人都三十岁了。”

    “邵兰兰,我哥的品性很好!他是个行得正,坐得正的男子汉!”

    “切!邵可馨,你用脑子好好想想,一个穷小子去追一个富家女,不就是看上她的钱吗?这就有品性?明明是个会耍心机的小白脸好不好?”

    啪!

    邵可馨突然扬手,气愤地甩了邵兰兰一巴掌,“这样的话你敢在爷爷面前说吗?”

    “你?”邵兰兰捂着脸,瞪大一双涂得像烟薰过的黑眼睛,“臭丫头,你凭什么打我?你是邵家孙女,我也是!你还是长孙女呢!”

    “我凭的是正义!你不了解具体情况就信口雌黄,污辱我哥,你还是不是我们的亲人?”

    “你别在我面前叫嚣!”邵兰兰又用力推了她一把,凶恶地瞪住她,“今天是在家里,要是在外面你敢这么嚣张打我,我一定会还你三个巴掌!”

    话落,她甩手要走。

    “邵兰兰,”邵可馨扑过来一把抓住她手臂,“我希望你好好对我哥,不要乱说话,他才回到这个家,你别让他寒了心。”

    邵兰兰听完啾了下鼻子,甩开她的手,“哼!不是我对他无礼,是他刚进门就看不起我,一副冷傲的样子,好像他是哪个贵族家里养大的,谁不知道他是穷山沟里钻出来的啊,高傲什么?”

    邵可馨听得胸脯直起伏,“你?你难道还想让我哥哥对你们低声下气,点头哈腰,唯唯诺诺吗?”

    “不行吗?不行吗?我原以为他到家肯定会低着头,胆怯怕生,不想他还高昂着头!他又不是在我们邵家长大的,威风什么?

    尽管他身上流着你爸的血,可他外面已经裹了一层泥土味,酸臭味,更可笑的是,年纪轻轻竟然找了个大女人,而且还是个富家女,他不是想吃软饭吗?”

    她话音刚落完,突然身后传来一阵凉风,随即一根“金箍棒”猛地打在她的肩膀上,“邵兰兰!你再骂我哥一句?”

    原来是邵骏飞来了,他站在邵兰兰身后,一张小脸蛋涨得绯红,隔着眼镜玻璃,那双眼睛都快射出火焰来了。

    “啊!”邵兰兰后知后觉地摸上肩膀,气得一跺脚,“臭小子,你要死啊!”

    “做什么?你们做什么?”兰母跑过来了。

    她之前就怀疑邵可馨听到了女儿的话,所以把她拉出来教训,不想还真的是这样。

    “婶婶,兰兰的嘴太坏了,她一直在骂我哥的不是。”邵可馨伤心地告状。

    兰母不悦地拽了下女儿的手,“你怎么这样不听话?这是什么地方?什么时候?若被老爷子知道,你又得关禁闭室!”

    邵兰兰不以为然地撇了下嘴,嘀咕,“我才不怕他呢,怎么说,我也是他长孙女。”

    “长孙女有长孙好吗,地位一样吗?一个是替邵家传宗接代的,一个是嫁出去的!”兰母带气地嗔她一句。

    “妈,爷爷他真可笑,这长孙跟我们完全没有感情好吗?可他老人家还让我们尊敬他,你没看他对我们不理不睬的?”

    邵可馨立刻回应:“那是因为他今天刚刚回来,互相不了解,他才不爱说话的。”

    “对,我哥其实很善良,很好说话。”邵骏飞帮腔。

    兰母知道自己一家人的地位在邵家永远都是第“二”,所以跟邵兵的儿女们争宠,女儿肯定得不到什么好处。

    再说,是她肚子不争气,连生两个都是女儿,自己在老父子面前更没什么说话的份量。

    就算那个姚淑敏有时会犯“病”,老爷子看重的还是她。

    “好啦好啦,都回去吃晚饭,免得老爷子怀疑你们做什么了,都回去吧。”兰母挥挥手,让他们重新回餐厅。

    这时,餐厅里的男人们已酒过三巡,也没关注这几个孩子,大家有说有笑,气氛显得很融洽。

    只是,郑易桦在三个弟弟妹妹进来的时候,他锐利的目光多扫了他们两眼。

    从可馨妹妹的眼里,他似乎看到了什么,眉头微微一蹙,又不动声色地低下头,端起碗开始吃饭。

    “烨儿,你怎么不多吃点菜啊?”老爷子笑呵呵地问。

    郑易桦淡淡一笑,“爷爷,我喜欢吃饭。”

    “哈哈哈……邵烨,你小时假在那个穷山沟里是不是连饭都吃不上?”黎志明斜着眼笑问,那眼神多少带了点讥讽。

    郑易桦没及时回应,当父亲的突然“啪”的一声把筷子拍在桌子上,“志明,注意你的言辞!再多说一句,信不信我把你赶出去!”

    黎志明心头一颤,见自己的大舅舅黑了脸,急忙致歉,“对不起,我说错话了。”

    青凤脸一沉,幽怨地瞪了自己儿子一眼,又气呼呼地扫了眼邵兵,刚想替自己的儿子说句话,衣摆被自己的丈夫拽了下,“吃饭。”

    青凤回转头,忍下了怨气。

    郑易桦抬起头,看了父亲一眼,心里悄然滑过一丝暖流。

    尔后,他放下碗,接过佣人递过来的餐巾,起身淡淡一笑……

    “志明哥哥说得对,我是在穷山沟里长大的,有时连米饭也吃不上。

    有时候饿了,我就上山摘些野果,到地里刨个土豆或红薯,养父母不在家的时候,我还得跑二十多里地去外婆家弄点吃的,我还接受乡邻送来的玉米棒,或接受他们的一碗米糊糊……

    但这样的生活我从没感觉过苦,因为那儿让我真正感受到了温暖,亲切和浓郁的亲情,我一点也不觉得那儿有多贫穷,我生活得有多可怜。

    不!我很富足,因为我有爱,我养父养母很爱我,他们教会了我怎么做人,怎么做一个善良,诚实,有责任心,有骨气的人!

    我的身边还有一群很纯朴,很善良,很热情的父老乡亲,在你们嘴里他们是穷山沟的山民,但在我眼里,他们是我最质朴的亲人!

    他们生活的地方很美,虽然没有都市的繁华富丽,但那儿纯净,清新,连空气都是甜的,别说米饭了。”

    长长的一番话说完,郑易桦俊脸一沉,目光淡冷地扫过黎志明的脸,随即把手中的餐巾折成方块轻轻地放于桌上,退开椅子,朝自己的长辈微一颔首——

    “我吃饱了,您们慢吃。”

    他挺直腰杆,昂首阔步地走了,愣僵了在场所有人的表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