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萌宝来袭:腹黑总裁偏执爱 第655章 臭小子,不知好歹

时间:2018-07-11作者:红玉如冰

    姚素素看呆了,但又觉得多问不好。

    看郑易桦把东西锁进箱子,她问:“去哪里找妈妈?”

    郑易桦看她,眼底发红,但眉宇间凝结着坚定之色,“妈妈肯定走得不远,去我大嫂家看看。”

    他猜想,就算母亲要离开自己,但大哥和孙子绝对是她最放不下的牵挂,因为大哥到现在还杳无音信,她不会撒手不管。

    “要不要报警?”姚素素跟着郑易桦出来,不放心地问。

    “没有超过二十四小时,警察是不会管的。”

    郑易桦锁上门,转过身刚想关掉之前打亮的葡萄架下的一盏灯,忽然见一个女人走进了小院门。

    姚素素微怔,下意识地靠到了郑易桦身旁,眼睛戒备地望着慢慢走过来,雍容华贵的尹菊。

    灯光虽暗,但她能看清尹菊脸上的那丝假笑。

    “小桦,你家里发生什么了呀?今晚我路过医院,想去看看你妈,结果听医生说,你妈妈不见了。”尹菊露出关心的表情,眉间还隐含着一丝伤感。

    似乎郑母的病情和突然的离开,让她深感痛心。

    “谢谢尹老板的关心,我妈妈确实不见了,我现在去找她。”郑易桦淡淡地说完,迈步就走。

    尹菊张了下嘴,见姚素素扭头看了自己一眼,她突然出手抓住了姚素素,“你怎么老跟着小桦?”

    姚素素尴尬地红了下脸,抽出手,窘迫地回答:“我……我是郑妈妈的干女儿。”rz90

    “干女儿?”尹菊一笑,“我当时在医院看到你,我还以为你是护工呢,不好意思啊。”

    “没事。”姚素素低着头,紧跟上了郑易桦。

    尹菊眼睛一转,也跟着上去,“小桦,你坐姐姐的车子去找吧,这样快点。”

    姚素素闻言,一把抓住了郑易桦的手腕,眼神担忧地望着他的脸……

    “谢谢尹老板,我们坐地铁很快。”说着,他反手握住了姚素素的手,带着她加快了脚步。

    尹菊气得一瞪眼,心里骂道——

    “臭小子,你真是不知好歹!”

    坐上车,尹菊狡黠地眯起眼,拿起手机给顾欣妍拔去了一个电话……

    电话铃音响了好久,对方才接起,嗓音清楚圆润,“喂,你好。”

    不是顾欣妍!

    尹菊一愣,继尔反应过来,“你好!我想找顾欣妍,我是她的朋友。”

    “她今晚喝多了,还在洗手间……要不,你迟点再打过来?”

    “好好,那我再等一会。”

    “如果很重要,我现在也可以替她传达。”对方的声音很亲切温柔。

    尹菊已猜出是顾家大少奶奶了,她笑了笑,“谢谢你,还是我自己跟她说吧,拜拜。”

    凌沫雪放下手机,走到洗漱间前轻敲了下门,“姐姐,你好点了吗?”

    今晚大姑子喝醉回来也是出乎意料,她和顾明煊洗完鸳鸯浴,正准备上床睡觉,听到管家在门外汇报,说是罗西来了,是送醉了酒的大小姐回来的。

    俩夫妻一听忙换好了衣服出来,一个带大姑子上楼,一个则招待罗西。

    顾欣妍上楼就呕吐,吐完之后,凌沫雪让她泡个澡,这下时间也快过去半小时了,但她还没有出来。

    “姐姐,你听到我说话了吗?有没有好啊?”凌沫雪再喊。

    顾欣妍泡在满是玫瑰花的大浴缸里,洁白的手臂置在浴缸上,翦眸轻阖,半睡半醒,听到凌沫雪的声音,她轻轻地“嗯”了声。

    凌沫雪也没听到,想了想,她还是打开了门,轻轻地走了进去。

    “姐,我来了。”

    顾欣妍这才睁开眼睛,淡淡地望着她,“我没死。”

    “呵呵……谁让你不出声。”凌沫雪弯下腰,顽皮地掬了点水泼到她脸上。

    顾欣妍抹了下脸,嗔她,“你老公不在家啊?欠调教。”

    “我老公不是在陪罗西下棋吗?”

    顾欣妍眼睛一闪,“我是罗西送回来的?他没走?”

    “哈哈哈……你还真醉得不轻,这吐清醒了还不记得之前发生的事啊?”凌沫雪好笑。

    顾欣妍拍了下自己的头,苦笑,“我还真记不得了,只记得清醒时发生的事。”

    凌沫雪很有兴趣,她拖过浴凳坐下来,“姐,那今晚发生什么了?为什么你要喝醉?”

    真是太奇怪了,第一次与罗西约会就出糗,她怎么不矜持一点?

    顾欣妍淡淡一笑,“因为高兴。”

    说这话时,她又轻落了下眼睫,那一闪而过的忧伤没有逃过凌沫雪的眼睛。

    “呵呵……真的啊?”凌沫雪一脸的不相信,没正经地笑,“你不会遇到米志博了吧?”

    顾欣妍眼睫一弹,“你怎么知道?”

    “星儿不是没回来吗?不是他带走,还有谁啊?”

    “对,那个混蛋今晚很可笑,他竟然站在餐厅外面,隔着玻璃看我们吃饭,毛病的。”顾欣妍撇了下嘴。

    凌沫雪微眯起眼睛,“我想如今的米志博不会触动你的心尖,不管他做什么,你已经没有什么感觉了,能扰乱你心绪的估计是郑易桦吧?”

    哗啦……

    凌沫雪的话音一落,顾欣妍就掬了一捧水泼向凌沫雪。

    “啊……”凌沫雪跳将起来,抖着半湿的裙子,又笑又气,“大姑子,你为什么每次被我说中心事就要这么激动?”

    “你说中了?”顾欣妍啾了下鼻,不屑。

    “没说中,你就笑笑嘛,老大的女人啦,还这么小气。”凌沫雪拿了干毛巾擦了下手和裙子,带着撒娇味,“等着,我会告诉我老公的。”

    “呵呵……小样。”

    这下顾欣妍大笑,又掬起水泼过去,凌沫雪逃开,又笑又骂:“我真的会告诉,让他看看他姐姐是怎么欺负我的,哼!”

    “好啦好啦。”顾欣妍拍拍浴缸,微笑道,“把毛巾给我,我起来。”

    凌沫雪把浴巾抛过去,然后说:“刚才有人给你打电话,名字是菊姐。”

    顾欣妍一愣,“她说什么没有?”

    “没有,她说要亲口对你说。”

    ……

    凌沫雪见顾欣妍精神状态还好,等她穿好衣服便下了楼。

    顾欣妍吹干头发,拿起床上的手机看了眼,想了想还是给尹菊拔回一个电话,“菊姐,是我。”

    “哟,欣妍,你今晚怎么喝醉了呀?”尹菊笑声朗朗。

    “心情好。”顾欣妍淡淡道。

    尹菊回话不无讥讽,“是吗?哈哈哈……人家是心情糟才会买醉,你顾大千金却与一般人相反,是心情好容易醉。”

    顾欣妍面无表情,“菊姐,说正题!”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