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萌宝来袭:腹黑总裁偏执爱 第387章 某总裁的脸面要没了

时间:2018-07-11作者:红玉如冰

    “哟,才几天啊,又老不正经了。”陈怡兰对着镜子一笑,脸色微微泛红,睡衣包裹住的胸口像掩了只小兔似的。

    她想再按摩脸一圈,不想身后的丈夫“腾”的一下落了地,扑将过来,一把抱起她就扔上床。

    随后,他威风凛凛地一解睡袍,“老子我就不正经你看看!”

    “啊……你这个色老头!”

    楼下火热了,楼上的小夫妻也忙着造人。

    一番耳鬓厮磨下来,男人在老婆的肚子上轻轻地摁了摁,灼热的唇在她耳边亲吻着,“宝贝,怎么肚子还没有一点动静呢?”

    凌沫雪闭着眼,呼吸微喘,“我哪知道。”

    “要不要去医院检查一下?”

    “要查就查你的,你出过车祸留下了后遗症。”凌沫雪睁开眼,凝眸盯着丈夫的脸。

    此时,她的眼神就像在看一个让她发愁的病人。

    “哎,小妈咪,我很正常好不好?刚才你不是要死要活的?”被妻子用嫌弃的目光审视,这男人的心里都不舒服。

    凌沫雪却不慌不忙地说:“你以前不是不近女色吗?不是得过什么异性过敏症吗?这说明你的身体出过很大问题啊,你的雄性激素下降了呀,你某虫的质量不行啊……所以,你有必要去医院检查。”

    “不听。”某男觉得脸面要没了。

    他一个大男人,哦不!他堂堂的顾大总裁,长得英俊潇洒,气宇轩昂,三百六十度旋转观察都是标准的男人身材,体格强壮……

    有病?

    呃……当真查出有病,还不被人笑死。

    “哎,老公,你不敢面对了吧?瞧瞧,背过身去了,呵呵……”

    凌沫雪第一次见丈夫赌气,禁不住好笑,她努力不让自己笑出声,带着一丝玩味说,“我英武的老公有隐疾,嚯嚯哈嘿,该休了。”

    某男邃眸微缩,以极高的修养忍受着小妻子的“嘲弄”。

    “喂,老公……”后面的女人像只小猫咪,小手在他背上轻轻抓挠,“你现在是不是很伤心啊?如果被老婆抛弃了,你会不会哭?”

    某男依然没动,只是呼吸慢慢快了。

    “老公哇,我休你,你可不能怪我,因为酸菜一直吵着要弟弟妹妹,这次你姐流产,她还伤心地哭了,说自己又没有姐姐做了,所以……我必须给她生一个。”

    “好!生!”

    某男忽地一下转过身来,再次把妻子压在身下,捧住小妻子的脸,俊脸严肃,“老子的病由你负责治,生不出就一天多治几次!”

    啊……凌沫雪立刻后悔跟他玩笑了。

    自找的!女人。

    ……

    节日的气氛越来越浓郁了,离年三十还有五天。

    这天tk集团公司开年会,除了给员工们发放年终资金,奖励先进工作者之外,晚上还在金都大酒店摆了几十桌酒席。

    顾浩然也跑回来参加了年会,他坐在顾欣妍身边,亲热地拉拉她的手,“姐姐,对不起啊,前些日子很忙,你出事我都没有赶回来。”

    顾欣妍淡淡一笑,“我的事不要紧,你好好做自己喜欢的事就行,那乐队……”突然想起郑易桦,她赶紧问,“你乐队需不需要小提琴手?”

    顾浩然摇摇头,“不需要,除非是小提琴单独演奏,我们摇滚乐队伴奏,那样子小提琴手就成了主角,呵呵……”

    他一笑,又指了下自己,眨了眨眼,“姐,乐队里我是主唱。”

    “那你办演唱会时,可以请这样的人才来一首助助兴啊。”

    “姐,我现在刚刚起步,还没有想到办演唱会时找几个助演。”

    顾欣妍听完不作声了,想着郑易桦冒着风雪站在天桥上赚点钱,这心止不住有些发酸……

    如果他家有钱,或者他走进某个大型乐团就不会受这份苦了吧。

    对了,他现在放寒假了吗?

    晚上酒店很热闹,大家吃过晚饭后就一起看公司里组织的文艺表演,顾氏父子把舞台交给了员工们,还开放了舞池,让大家尽兴地玩。

    凌沫雪带着一双儿女早回家了,顾欣妍开车把母亲和星儿送回家之后又走了。

    “妈,姐姐这是去哪啊?”凌沫雪奇怪地问。

    陈怡兰笑笑,“她说去看一位朋友。”

    她们不知道顾欣妍想找的是郑易桦,只是今晚她在整个n市里兜了一大圈,猜想他可能去的地方都去了,却没有找到他的身影。

    最后,她把车子停在周记鱼饭不远处,换了一件外套,戴上一副平光眼镜走进了鱼馆。

    “老板娘,给我来碗鱼肉丸子。”

    “好,你稍等。”老板娘对她一笑。

    鱼丸子端上来时,老板娘突然问:“姑娘,你上次来过吧?”

    顾欣妍托了下眼镜,一丝尴尬滑过眼底,讪讪地点了下头,“是的,上回吃过就有点想念这味道了。”

    “可你吃的不多。”

    “嗯……今天可以吃完。”

    好吧,不饿也得全吃掉,免得老板娘怀疑上什么。

    她慢慢地吃着,时不时抬头观察一下来来往往的顾客,见一直是老板娘在招待,并没有一个服务生。

    付帐时,顾欣妍随意地问:“今晚又是你一个人在忙啊?”

    “是啊是啊,本来我表弟要来的,但他妈病了,他就在家侍候呢,不过就快过年了,过两天我们就要关店回老家过年。”

    “你不是本地人?”

    “嗯,外地的。”

    话不能问得太多,顾欣妍付完钱拎起包就走了,坐上车,她一直没有启动车子,直到鱼馆打烊,老板娘拎着袋子拖出一辆电瓶车匆匆离开。

    她悄悄跟了上去,反正是闲着无事就想看看她住在哪里,但电瓶车转了两个十字路口后,最后钻进南门一处贫民窟里去了。

    这里有一片没有拆迁的老城区,里面住的大多是来这务工的外地人或农民工,据说这里的房子简陋,房租便宜,所以条件差的都选这儿的房子租住。

    小车是开不进去了,顾欣妍只能下车走路,看看时间才不到十点,顾欣妍索性再“好奇”一番。

    走进小弄堂,顾欣妍就感觉这儿的味道太熏人,估计是旁边垃圾堆里发出来了,她拉高了围巾,快速往前走。

    转了个弯,她左右看了看,忽然看到那辆红色的电瓶车就停在一扇小院门前。

    她赶忙走过去,正想推开院门,忽听里面传出一个女孩子的说话声,语气显得很不高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