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萌宝来袭:腹黑总裁偏执爱 第329章 这男人怎么会寻死呢?

时间:2018-07-11作者:红玉如冰

    曹辉敏捷地拉住了她手臂,小声地提醒了句:“你家里肯定有人。”

    顾欣妍心里蓦然“咚”的一声,脸色微变……

    “欣妍,当你说我不会原谅你,更不会给你机会这句话时,我就知道我已挽救不了我们的婚姻了。

    是我的错!是我没有好好珍惜你,没有担起丈夫的责任!

    欣妍,我对不起你,对不起儿子,我很后悔,回想我们在一起的日子,你一直都在包容我,照顾我,可我把你的爱当成了纵容,任由自己在外面花天酒地,**作乐,甚至连你的闺蜜我也敢沾染,尽管是她主动扑进我怀里的。

    对不起,我已无法弥补自己的过错,可失去你和儿子,我觉得活着已没有了任何意义!或许走了,一切罪过也就带走了,或许走了,你还会原谅我那么一点点……”

    这是米志博发给顾欣妍的电子信件,他说了很多,一直在忏悔,在道歉,可见他在写这份信时,心情是极度痛苦的。

    给顾欣妍的电子信件发出后,他还发了条微薄向公众道歉,说自己对不起妻子,妻子是个好女人,他却背叛了她,不但参与**,还****,真该死!

    顾欣妍在他的微薄下看到了许多评论,无不是骂他的,有人很激奋地怦击他——

    像你这样的渣男,早该死了!

    你最好自宫谢罪吧!ry1r

    你死了也不可原谅,你是败类!臭不要脸!你将遗臭万年!

    要是我是你妻子,我一定会把你剁成肉酱的!

    ……

    顾欣妍看到这一切,突然觉得不大对劲,所以她匆匆赶了回来,希望能在家里看到米志博。

    现在,她见米志博的鞋子还在,而且空气中有烟味,猜想他肯定在哪个房间。

    她一路开灯,带着曹辉飞奔上楼,俩人分头在房间里找……

    然而,卧室没人,书房没人,儿子房间里也没有人。

    “会在哪里?”曹辉不解地问顾欣妍。

    顾欣妍脸色很白,身子微微发抖着,凝眸紧张地想了想,她又快速下楼,推开一楼杂货间的门,才尖叫一声:“啊……”

    曹辉奔跑过去,打开灯,看到小小的杂货间里躺着一个人,他穿着白色的毛衣,黑色的裤子,手里紧紧地拽着一张纸条——

    我脏了,就在这儿走吧。

    曹辉赶紧蹲下来探了下他的呼吸,又检查了一下他的心跳,然后急急道:“快,快打120!”

    ……

    恐怕没人会想到,一个高大帅气又有钱的顾家姑爷会自杀。

    可是,他就是自杀了,吞了一大瓶安眠药,只是妻子赶回来及时,他没有死成,医生把他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

    因为身体虚弱,他需要住院观察两天。

    他醒来的时候,顾欣妍站在病**前,眼底血红,声音清清冷冷——

    “米志博,别以为你死了,我会原谅你,我不会的!绝不会!你如果有心悔改,那就好好地做人,不是做给我看,而是做给你儿子看,让他以后抬得起头来!”

    米志博听完哭了,泪水打湿了枕巾……

    顾欣妍要离开时,他拼命地拖住她的手,“欣妍,我求你,求你原谅我一点点。”

    “你别说了,我不会原谅的!”

    “那你救我做什么?”

    “我救你,是出于人道!同样也是不想让儿子失去父亲!话我已经说了很多,你好好反省吧!”

    “欣妍!欣妍!”

    顾欣妍压制住心中的愤懑与疼痛,甩开他的手,留下曹辉,一个人开车回到了顾家大院……

    顾锦成听说米志博自杀,气得又拿起茶杯猛地砸在地上,震惊得楼上一对恩爱夫妻从梦里迷迷糊糊地醒来……

    “怎么了?”凌沫雪轻轻地推了下丈夫。

    顾明煊起**,披上衣服,“我去看看。”

    十多分钟之后,他回来,告诉凌沫雪:“米志博吞安眠药自杀,欣妍和曹辉赶去救了他。”

    凌沫雪听完,睡意全无,她紧紧地抱着顾明煊,感叹了一声:“既然死都不怕,为什么不懒活着好好珍惜原本美好的生活?”

    ……

    前天的一阵折腾,姜蔓丽出现了先兆流产的现象,所以她也住院了。

    第二天,她看到米志博的微薄大为震惊,拿起手机就给他打电话,然而对方电话一直是关机状态。

    正着急无措时,她母亲来了,神色很难看,把一份早报用力甩在她的身上,“你看看,你看看,你看中了一个什么样的男人!”

    姜蔓丽赶紧拿起报纸,发现八卦新闻登的头条就是米志博吞安眠药自杀未遂的消息。

    消息称他**一个富家千金,此千金姓姜,曾经是电视台工作人员,丑事被妻子发现后,他很后悔,向妻子和公众道歉,并想以死谢罪……

    姜蔓丽看到这儿脸色已苍白得毫无血色,双手擅抖,嘴唇泛白地抖动着说:“不可能,他怎么会寻死呢?”

    堂堂一个男子汉,长得又高又帅,自己又那么喜欢他,他怎么可能失去顾欣妍后就觉得生活没意义,然后不管她姜蔓丽和肚子里的孩子,决定一个人赴死呢?

    “你说他人好,说他很爱你,一定要保住肚子里的孩子,可他呢?他根本就不挂念你!这男人有家在外面胡来,他也是很难放手自己妻子的!”姜母气愤地数落着。

    “好了,现在不利的舆论全砸向了姜家,你爷爷已经气得吃不下饭了!”

    姜蔓丽伤心地把报纸撕成了两半,嘶吼:“不会的!他说他最爱我!顾欣妍只是一个黄脸婆,他们的爱早过去了。”

    “女儿,你是在自欺欺人吧?象米志博这种又帅又有钱的男人,家里**有钱有貌,他会舍得放手?”

    “我也有钱有貌啊?”

    “对,你也有钱有貌,可顾欣妍是他的结发妻子,又没有背叛过他,他怎么愿意放手?你充其量在他眼里是一个**,玩玩就算了,双方心甘情愿。”

    姜蔓丽眸色冷沉,咬了咬牙,狠狠地说:“不!我不会放手吧,我好不容易把他抢到手,我怎么能让他去死?”

    她说完就要下**,姜母一把摁住她的手,严厉道:“你想干吗?”

    “我要去找他!找他问清楚,我肚子里的孩子他要不要?”姜蔓丽情绪激动地一把推开母亲,双脚落地,抓起一件衣服就往门口走。

    “小姐,吃药时间到了,你不准出去。”护士端着一个药盘走了进来,刚好把她拦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