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年年安康 第一百一十九章 我买了肉开小灶

时间:2018-07-27作者:我若为书

    ,精彩小说免费!

    到时候上头的肋排,她就片下来做红到排骨,其他的肉就拿来做红烧肉?

    才这么想着,李兴田恰巧这时候转身拉着安羽宁,“四丫,走啦。”

    “爹,您等会,我再买点肉。”

    “这孩子,爹已经买好肉了,你还买啥?”

    李兴田一边数落着一边往回走,想要伸手拉着安羽宁离开,偏偏就是拉不动这个,脚板仿佛跟长了钉子一样的女儿。

    安羽宁脚下跟生了根一般的就是不动,看到自家老爹拉自己,安羽宁忙指着身边的哥哥姐姐。

    “爹您看看,您跟我哥我姐廋的,还有家里弟跟娘,那都是一副风吹就倒的模样,我看了都心疼,哥哥姐姐还没我高,这可不行,得补补!”

    听到小闺女如此贴心的关心他们,李兴田心里麻麻涨涨的,揉着安羽宁的脑袋瓜。

    “你个小丫头,瞎操心个啥?以后爹多多努力挣钱,给你们买好吃的补补。喏,看到没,今天爹可是买了两斤肉,两斤!走啦,小丫头!”

    安羽宁任就不动,撇着小嘴嘟囔。

    “爹,您就把我当小孩子哄吧!就两斤肉,家里头那么多人,就我奶那性格,您觉得我哥我姐,还有弟弟跟娘他们,能分得多少?即便是她不克扣了,可是就两片肉,能补个屁身子啊?”

    李兴田闻言乐了,不过对于女儿说粗话,他还是很介意的,忙就教育道:“四丫,不许说粗话!你要是觉得肉少了,那我再买两斤。”

    安羽宁摇头,“我不,您要是花钱买多了,我奶还得闹!而且卖菘菜的钱是公中的,买的肉也是大家的,我不!我有钱,我自己单独买,我买了肉开小灶,我们自己个吃!”

    安羽宁如赌气的话一说完,没等李兴田好笑的还待再说,边上的三郎拉着安羽宁的衣袖提醒着。

    “妹,你就是买了肉,咱家也不可能开小灶,你家去灶房里烧肉,咱奶不可能不知道,大朗二郎哥的鼻子比狗还灵呢!”

    额,好吧,安羽宁想着家里那个老妖婆,心里也觉得回家做这个肉,怎么地她们吃的也不安稳。

    但是家里不能做,那她就放外头偷偷做呗!

    当即,安羽宁小手一挥,豪气云天,“那咱们就拿着肉偷偷到外头做,不带家去!”

    二丫听了忙插嘴打击安羽宁的热情,“妹,咱没锅,咱家唯一的大铁锅还在灶房用着呢!”

    得,咋哪哪都是问题呢?

    安羽宁很想说,她有锅,还不止一口呢,可问题是,眼下这话不能说啊!

    边上的顾长年,看到大靠山如此纠结,他忙举手表示,“四丫,我家不仅有锅,还有调料,啥都有,你去我家做肉吧,我家厨房借你用,你想咋用就咋。”

    安羽宁白了眼莫名积极的顾长年,心道哪哪都有这货的事,心里正琢磨着呢,里头一直看戏的屠夫乐呵着问安羽宁。

    “怎么样小家伙?这肉你还要买吗?”

    “不买,不买了!”李兴田闻言,赶紧拒绝。

    然而跟李兴田声音同时响起的,是安羽宁一口咬定,死不更改的回答。

    “买,我要买!”

    不仅要买,她还得多多的买,起码要够家里人开小灶吃一个集的吧?要知道,平日不逢集的时候,那可是买不到肉的。

    做出决定,安羽宁牛逼哄哄的指着一刀切问问屠夫,“伯伯,我要是买的多,你给我算便宜不?”

    “哈哈哈,便宜,算你便宜!小丫头啊,你要是真买了上十斤以上,伯伯就不给你添打头咋样?”

    安羽宁心里头算着小账,而惯孩子的李兴田,看到自家小闺女难得坚持一件事,宠孩子的他就在心里琢磨了。

    孩子要买肉是给全家人开小灶的,这是好事,是孩子的心意,他不仅不能阻止,还得大力支持。

    当然了,李兴田放任小闺女做主买肉,其实心里是已经打算好了,待会自己来掏这个钱的,自然也就任安羽宁发挥。

    就在李兴田心里琢磨的空档,安羽宁也考虑好了,她指着案板前钉子上挂着的白花花猪油,“伯伯,那猪油咋卖的?”

    “这板油八个钱一斤,就剩这么多了,差不多有两斤重,小丫头这你也要?”

    安羽宁点头,“要,伯伯,我要十斤一刀切,外加这个板油,您可得给我便宜点,您看我人小,难得有个零花买肉孝敬父母,您可不能收我贵!”

    被这个还没到自己大腿根高的小丫头,用如此水汪汪的眼睛看着,身为硬邦邦的汉子,这位屠夫大叔也心软了。

    “成,成!看在小家伙你这般懂事孝顺的份上,到时候称了重,零头伯伯就帮你抹了!”

    刚才面前几人的对话,他可是听的分明,加上想到自家那摊子事情,屠夫没觉得安羽宁这个小家伙,想拿零花钱买肉孝敬父母,给兄弟姐妹开开荤有什么不对的,人嘛,谁没个私心?再说,花的还是小家伙自家的钱。

    安羽宁看到这位屠夫如此大方,忙笑呵呵的道谢,“谢谢伯伯,谢谢伯伯。”

    屠夫麻溜的砍了一大块一刀切下来,上秤一称十斤零二钱,加上两斤一钱的猪板油,最后因为答应安羽宁的,那二钱猪肉的钱与一钱猪板油的钱,屠夫都给安羽宁抹掉了,只算了十斤肉的一百一十文,跟猪板油的十八文。

    就这样还在安羽宁故意卖萌下,忽悠来了人家从肉里头剔出来的两片三甲骨,外加一片猪网油跟网油里头的胰脏,这些都是安羽宁磨着人家大方的屠夫送的,不要钱。

    想到家里可没有剁骨刀,安羽宁给钱之前,还求着屠夫帮她把排骨都给剔了下来,分别砍成了一块块的,寻了个草篓子给包了,剩下的肉安羽宁求人家改刀成了几块后,分别用草绳系了。

    最后安羽宁才结接过这老谢东西,一一放进自己背着的大背篓中。

    见孩子收了肉,李兴田忙准备掏钱,他是想着眼下先拿要交公的菘菜钱顶着,待会到家之前,他再问小闺女要,刚才让她收着的一百多文补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