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年年安康 第七十四章 泼妇也能如此可爱

时间:2018-07-11作者:我若为书

    三郎性子闷,只淡淡望了一眼面前的饭碗,随即就低下头来,也不说话。

    边上的何念娘看了,顿时勾唇冷笑,却想着这是自家四丫回家的第一顿饭,她不能给破坏了,何念娘便决定暂且先忍一忍,大不了待会她把昨日藏起来的那几个鸡蛋,一会煮给孩子们吃。

    这么想着,何念娘只是抬眼瞅了,自家这个自私的恶婆婆一眼,倒也没说什么。

    黄招弟见状,心里越发得意起来,觉得这是泼辣二儿媳跟自己服软了,觉得自己很了不起,一边得意的舀起第四勺子,一边嘴里还仿若恩赐一般的开口。

    “喏,别说我这个当奶奶的不近人情,不疼孙女,看,这满满一勺子,我给四丫头!”

    随着话音落下,依然是没有一粒豆粒的稀粥,就这样的落到了安羽宁跟前的碗中。

    安羽宁看了,直接给气乐了。

    嘿!还真是‘照顾’自己啊!瞧瞧,瞧瞧,满满当当的一碗水,这是嫌她喝不饱吗?

    就在安羽宁心里讽刺的时候,何念娘脸色突咋变。

    感情好啊,这老虔婆把自己的退让当成了胆怯啦?这一而再,再而三的,当她何念娘是泥巴捏的啦?

    对自己不好,她忍了!

    对二丫三郎也如此,她还是忍了!

    可眼下对自己刚刚回家才第一天的小闺女都是如此,何念娘觉得自己内心的火猛然冲高。

    忍无可忍了,怎么办?

    当然是干干干啊!

    何念娘把怀里的六郎放到凳子上,嘱咐他自己个坐好,自己却豁的一下站起身来,端起安羽宁面前的陶土碗,哐当一声,重重的跺到黄招弟的跟前。

    “娘,您不待见我,不待见二丫、三郎也就罢了,为何还要作践我家四丫?可怜我家四丫离家七载,好不容回家了,您就是这样对待孩子的?我可怜的闺女啊!早知道你回家还得看人脸色过日子,你还不如不回来啊!老天爷啊,你不开眼啊,咋就让我嫁到这么个吃人的家里头来啊……”

    何念娘越说越气愤,越说越伤心,最后干脆的往地上一坐,两手直拍着地面,脑袋还随着自己的唱喝声,一下下的点着,万般委屈的,开始唱念做打的撒起泼来。

    黄招弟看着何念娘又开始闹了,她的心口只觉生疼,愤恨的指着何念娘,嘴里哆嗦着。

    “咋地啦?咋地啦?我是哪里对不起你这个泼辣货啦?是少你吃?还是缺你喝啦?你要如此败坏我老李家的名声?你这个合该杀千刀的毒妇!”

    不得不说,其实黄招弟是个蠢的,而且还是个吃打不讨记的。

    明明知道她这二儿媳是个泼辣的,可她却总想着去压服;

    明明刚才何念娘都不愿跟她计较,打算息事宁人了,可她却偏偏没脑子的以为,自己很了不得的不说,还自信自己打压住了何念娘的气焰。

    这不?没有成算,又没有眼力见的折腾下去,算是把自己也给折腾到水里去了。

    随着外间的吵闹声响起,里屋吃饭的男人们自然也就听到了动静。

    才唏哩呼噜的喝了大半碗豆粥,手里的野菜黑面饽饽也才咬了一半,李兴田就敏锐的听到,外头闹出动静来的人,居然是自己的婆娘。

    心急之下,他哪里还有心思吃饭?

    赶忙丢下了手里的饽饽,二话不说的下了炕,连鞋子都没有穿好的,耷拉着鞋就冲了出来。

    看到正坐在地上委屈着的何念娘,李兴田心疼极了,一个箭步冲上前去,一把拉着何念娘嘴里关切着。

    “孩他娘,你这是咋地啦?谁欺负你们啦?”

    何念娘见到自家汉子出来了,心里顿时就有了主心骨,拉着丈夫的手起身,拽着他往八仙桌前走了几步,然后指着桌上的四个碗,嘴里凄苦。

    “孩他爹,你看看,你倒是看看啊!你辛辛苦苦的在外做活挣钱,回家都不得闲的还要下地干活,我领着孩子们也从来没有偷懒过,可你看看,看看娘给咱们娘几个吃的这叫啥?你去数数看,碗里可曾见一粒豆子?干的饽饽咱们轮不上,可稀的居然也不让咱混个水饱啊!孩他爹,你是知道的,咱家一日两顿饭食,吃了这一顿,那可是要忙活一整日,临了到了晚上才能吃上第二顿。孩他爹,我可以不吃,二丫三郎也可以忍忍,谁叫我这个当娘的没本事,护不住他们呢?可是我家的四丫没错啊,我可怜的闺女,丢了七年啊!好不容着家了,居然第一日就得受这样的委屈,连肚子都填不饱,我心疼啊!是我这个当娘的无能啊……”

    何念娘这一声声一句句,不要说李兴田听的心如刀绞,不说二丫三郎六郎听了心里苦闷难受,便是安羽宁自己听在耳中,也自觉心里酸酸的,涨涨的,暖暖的……

    从前她只知道泼妇厉害,泼妇讨人厌烦,可直到今日,自己身处这个战场风波中,亲自感受过了以后,她才知道,原来有些泼妇,居然可以如此的可爱,那么的让她欢喜,那么的让她感动……

    随着何念娘一声声的哭诉,里屋老爷子李昌连也坐不住了,他也生怕自己的老妻兜不住,特别是老二那个混不吝的不孝子,那要是顶起牛来,老妻肯定没辙啊!

    是以他也吃不下饭了,丢下手里的筷子,抓起炕桌边上的烟杆子,快速的下了炕,冲出屋去,。

    炕上的李兴林见状,也不好继续吃下去,忙不颠的也跟着下炕出屋。

    只有最后的李兴山,在看到爹跟弟弟们都出去了,想着自己怎么滴也该出去看看,这才忙三下五除二的仰头喝光碗里的豆粥,再把碗边的饽饽两口塞入嘴里,临了下炕离开前,想了想觉得不成,反身又忙从簸箩里拿了个饽饽揣入怀中,这才几步冲了出去。

    直到屋里的大人都走光了,大房的大郎、二郎乐呵了,放下手里端着的碗,四只手忙朝着簸箩发起了进攻。

    兄弟二人把簸箩里头剩下的饽饽,全都揣入自己怀中后也没罢手,便是连刚才李兴田剩下的那半个,他们都没有放过,二郎抓起那半个就狼吞虎咽起来。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