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年年安康 第六十八章 夜半三更闻哭声

时间:2018-07-11作者:我若为书

    还是三郎发现自家爹情绪也不对,他忙喊了声爹。

    李兴田听了,仰头逼回了眼泪,笑看着眼前的四个孩子。

    “二丫、三郎,你们妹妹才回家,什么都不熟息,以后你们要多多照顾她,别让她受委屈。”

    “哎,爹,我们知道了。”

    二丫与三郎起身回应,对于这个妹妹,他们也是期盼已久的,自然会跟她好好相处。

    而一直不吭声的安羽宁,通过这短暂的接触,其实她已经明白,自己的爹娘还有兄弟姐妹都是好的,对她真的很真诚。

    从爹娘到现在的反应,从饭桌上自己的姐姐哥哥,一个劲的把兔肉往自己碗里头夹,看着他们装作不喜欢吃,却背着自己偷偷咽口水的模样,她就知道,这辈子的父母兄弟,她算是认下了。

    一旦心里认可了,其实那个称呼很容易喊出口。

    等安羽宁望着屋里的亲爹李兴田,望着端着盆水进屋来的亲娘何念娘,她毫无压力的喊出爹娘的时候,何念娘惊的手里的盆都打翻了。

    一个箭步冲上来,何念娘伸手把安羽宁搂入怀中,抱着她再次的放声大哭起来,仿佛是想把这七年来的思念、惦记都哭出来一般。

    边上的二丫与三郎也是眼泪连连,一边一个的两人扒了上来,搂着娘跟妹妹,也跟着哭了起来。

    大家一哭,本来还在炕上自顾自玩手指的六郎,也受到了影响,也跟着扯开嗓子嚎了起来,李兴田忙一把抱起六郎上前,伸开大手把炕上的妻儿一把都搂入怀中。

    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可这一刻,李兴田任由眼泪落下,他一点都不想去擦。

    他们家终于圆满了!他的孩子终于找回家了,还认下他们喊爹娘了!

    上房的黄招弟,听到东厢传来的哭声,她的脾气就压抑不住了,正待要破口大骂,还是炕上的李昌连反应及时的制止了。

    “行了吧,你别嚷嚷!不想你那混不吝的儿子生事,不想去跟你那泼妇儿媳吵架,我劝你还是省省吧,给我消停点。”

    不是他愿意听到这哭丧似的哭啼声,实在是,自打七年前开始,这混不吝的二儿子,还有那泼辣强悍的二儿媳,让他打心底的就有些发憷,所以,能不招惹还是不要招惹了,让他清清静静的过些舒坦日子吧!

    黄招弟别看人刻薄强势,但是当家做主的毕竟是丈夫,所以李昌连的话一出,黄招弟再不甘,也只得是狠狠的瞪了眼东厢房的方向,嘴里骂骂咧咧的上了炕。

    东厢内,一家六口哭够了,何念娘这才想起要打水给孩子洗脚,反应过来后,在孩子面前如此放肆哭泣的她反而有些脸红,安抚了几个孩子后,她忙不颠的捡起地上摔了的盆,准备再去厨下打水去。

    安羽宁目送亲娘离开,回头望着围着自己的兄姐,她跟着喊人,一声姐姐、一声哥哥,喊得二人眼睛都高兴的眯成了缝。

    二丫可高兴妹妹喊她姐了,兴奋的拉着安羽宁的手,妹妹、妹妹的喊个不停。

    三郎性子内敛些,平时就不爱说话。

    很小的时候他知道了,自己有个一胎同胞的妹妹丢了后,他就喜欢板着个脸装大人。

    眼下丢了的妹妹家来了,三郎感觉压在自己心头的大石没有了,这会喜气洋洋的看着安羽宁,终于有了个正常小孩子的模样。

    被李兴田抱着的六郎,看到炕上的哥哥姐姐们笑做了一团,他也抬着细小的手指头,指着炕上咿咿呀呀的喊要去,要去,很想要跟着哥哥姐姐一道玩。

    李家别看因为买了安羽宁换来了两亩地,可是因为人口多,日子过的紧巴巴的,加上李兴田总是在外,何念娘再泼辣,也没法弄到更多的食物喂养孩子,所以二丫、三郎看着就特别瘦弱,个头也很矮,便是六郎都因为缺少营养,眼下连话都不会太说。

    而且前头吃饭的时候她也看了,整个李家,除了大房的三个男孩稍微壮实些,其他的孩子,都跟自家的兄姐弟弟一般无二,都是瘦的可怕。

    安羽宁叹气,看来以后自己的责任重大啊!

    难不成老天爷让自己穿越,就是来让他带着亲人种田,发家致富奔小康的

    入睡前,安羽宁望着头顶的草顶,不由好笑的猜想着。

    半夜里,她睡的模模糊糊的时候,安羽宁只觉得迷糊间,有两到灼热的目光盯着自己,让她一下子就从梦里惊醒过来。

    没等她睁开眼睛,她就听到自己爹娘的声音。

    “呜呜呜……”

    一阵压抑的呜咽声,听的安羽宁心酸。

    紧接着,耳边又响起她的爹李兴田的劝解声。

    “孩子他娘,你别伤心了,听话,别咬着自己的胳膊,松松口。四丫回家了这可是好事,可不带伤心难过的。”

    李兴田的话声音压的很低,语气中也带着浓浓的心疼与酸涩,同一直贪婪的看着安羽宁,又一直极力压抑住自己哭音的何念娘一般,都生怕吵醒了睡梦中的安羽宁。

    闭着眼睛装睡的安羽宁,此刻她能感受的出来,这对父母对自己的心。

    何念娘硬忍着吸吸鼻子,极力压抑住还想哭的情绪。

    其实她平日里是不喜欢哭的,这辈子除了今日,还有幼时爹娘过世,七年前女儿丢失的时候她哭过,便是当初被大伯伯母虐待的不成个人样,她也从来没哭过。

    平复了一下情绪,何念娘带着哭腔的开口

    “孩他爹,我不是真想哭。我就想着啊,我的四丫都这么大了,七年了,我都不知道她过的好不好,有没有吃苦遭罪饿了有没有饭吃冷了有没有袄子穿就是想着想着,我的心里就难受!我的四丫,呜呜呜……”

    李兴田看到自家婆娘说着说着,又咬着自己的胳膊呜咽起来,他也红了眼眶。

    这辈子除了今日,还有当初孩子丢失的时候他哭过,别的时候,便是爹娘再不喜他,再偏心兄弟们,他也没这般失态过。

    李兴田仰头憋回自己的眼泪,心疼的拉着何念娘的手安慰着。js3v3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