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年年安康 第三百四十章

时间:2018-10-29作者:我若为书

    接着安羽宁则是拿了根坚硬些的树枝,撅着屁股,在火堆边吭哧吭哧的挖起坑来。

    对于刚才自家四姐带回来的,如罐子啊,干柴火啊,野鸡啊,野菜啊,蘑菇啊什么的,五丫是从来不怀疑的。

    因为在她的认知中,自家的这位四姐,就是一个无所不能的女英雄!

    不要四姐回来时就跟她过了,是她手里的罐子,是在下头洪水里捞的;干柴火是找其他灾民,拿野菜换的;至于野鸡什么的,自然是她在山上林子里逮到的。

    对此,五丫丝毫都不曾怀疑,不仅不怀疑,五丫的心里,还更加的佩服与尊敬起自己的四姐来。

    这会看到自家四姐,撅着屁股的在挖坑,闲不住的五丫,忙也找了根棍子过来想要帮忙。

    安羽宁要的坑不大,不等顾长年领着谭宝栓回来,姐妹二人就已经把坑挖好了。

    安羽宁拿着棍子,先是把火堆下头红彤彤的火碳子拨到坑内,然后才丢了手里的棍子,拉起自己两边的棉袄衣角,包住那滚烫的罐子边缘,一鼓作气的把罐子抱进了坑里头。

    这还不算完,安羽宁把刚才刨出来的土又推回去,再把火堆移到土堆上面,填了几根干柴火以后,安羽宁站直身体拍拍双手,这才算是完工了。

    五丫对于自家四姐的举动很是不解,语调带着浓浓的疑惑问她。

    “四姐,你把罐子埋土里做啥呀?”

    安羽宁好笑,指着火堆给五丫解疑答惑。

    “妮子,先前咱们靠岸上山的时候,那些个灾民,你看到了没?”

    “嗯嗯,我看到了,可是四姐,这些跟你埋罐子有什么关系?”

    个笨娃!

    安羽宁扶额,却也耐着性子解释。

    “五丫,想必先前咱们车马粮食被抢的事情,你应该还记得吧?”

    记得,她当然记得!

    不止记得,直到如今回想起那晚的事情,她到现在都会做恶梦好不好?

    见到对方点头,安羽宁勾唇,继续解释道。

    “既然你记得,那你就应该明白,眼下山腰处的那些个灾民们,跟当初咱们在沧州遇到的没什么不同。他们饿急了眼,一样会来抢我们的吃食!从发洪水到现在,都已经过去了不少天了?洪水迟迟未退,这些人恐怕也没什么吃的了。如今咱们有食物,你如果山腰的那群人,若是闻到了鸡汤的味道,没吃喝的他们,会不会上来抢?”

    “会!肯定会!”

    五丫听完自家姐姐的提点,她当即一屁股,就从简易床铺上站起身来,嘴里激动的回答。

    这个问题,她根本就不用动脑子想都知道,好不好?

    “所以,四姐,你把罐子埋到土里去,就是不让下头的人闻到味道?”

    见五丫终于能明白自己的用意了,安羽宁满意的点头。

    眼下虽然下着雨,周围的水汽能隔绝一些味道,可安羽宁仍然不敢冒险。

    罐子密封好了埋在土里,烹饪的时候,鸡汤的香味就不会溢散出去,这样的话,下头的人也不会闻到什么气味。

    当然了,**汤的时候要预防味道的飘散,吃的时候也是如此。

    为了以防万一,鸡汤热乎乎的时候他们不能动,一定得要等到鸡汤温了,热度不高的时候,他们才能快速的分吃。

    这样的话,能大大减少味道四溢的情况,这是实在不得已的遮掩应对方式。

    解释完,安羽宁把六抱到火堆边上,把他有些湿润是薄袄外裤脱下来,这才把他抱到母亲怀里,让他也躲在被窝里头去保暖。

    天上的雨一直下,虽然先前头顶上有巨石挡雨,箱子上也有他们搭建的棚子,他们甚至还拿着箱子里那些衣服,盖在头顶挡雨。

    即便是这样,除了伤势严重的何念娘被保护的最好,没怎么淋湿以外,其他人身上,都或多或少的都是湿的。

    一边把六的衣裳拿棍子撑开,架在火堆边上烘烤着,安羽宁一边还嘱咐五丫,让她也把身上半湿润的衣裳烤一烤。

    话间,顾长年跟谭宝栓二人,已经抱着超大捆的两捆柴火归来。

    安羽宁上前去帮忙接过,忙碌着一边解开湿柴火,把他们码放到火堆边上烘烤,她还一边嘱咐顾长年与谭宝栓,让他们赶紧烤自己身上的湿衣服。

    忙碌到现在,哪怕身上披着箱子里准备的厚实棉袄,头上也带着树枝扎成的简易草帽,可因着雨势着实不,他们身上的衣裳都快湿透了,不赶紧烤干可不行。

    眼下可顾不上什么男女大防了,反正大家都是半大的孩子,讲究什么的,哪有自己的身体来得重要?

    安羽宁也不顾顾长年的扭捏,指着边上那手脚利落,身上脱的只剩下一条大裤衩,正在一手接过,五丫递过去的成人单衣的谭宝栓,撇嘴讥讽某人。

    “好了,顾大秀才,别扭捏了!看看人谭三哥,人家都比你麻利!再了,我跟五丫都没嫌弃你,也没你不害臊,你怕个啥?快点脱!”

    安羽宁叨叨完,这才把手里拿着的单衣,往顾长年脸上丢,丢完了以后,她还利索的回头,面上故意做出一副,我真不稀哒看你的模样。

    顾长年无辜又无奈的耸耸肩,面上带着抹宠溺的笑容,抓下盖着自己脸的单衣,连忙收起了刚才的不自在,把自己脱的仅剩下,最里头的雪白中衣中裤后,这才把媳妇丢给他的单衣给披上,人窝到火堆边上,烘烤起自己的湿衣服来。

    搞定了他们几个,安羽宁也脱下了自己外头的湿衣服,也披了件单衣,同样也坐到火堆边烤起衣裳来。

    这个时候的她,心里特别的庆幸自己的英明无比。

    当初拿出这两口箱子来的时候,为了给自己一行人行方便,她可是冥思苦想了好久后,才往箱子里放了不少合用,却又不会惹人怀疑的东西在里头的。

    结合实际状况,安羽宁在箱子里放了成人男女的衣裳,有单衣也有一两套棉袄,一床薄棉被,另外还有一些糕点,几斤白米白面,几块银角子,一把铜钱。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年年安康》,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