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年年安康 第二百九十一章 不够依然还不够!

时间:2018-10-05作者:我若为书

    说来,此刻面前的人,不要说颠覆了李兴田的认知,便是顾长年,此时他也在心里琢磨,这谢眉到底是经历过了什么这才会沦落到眼下如此境地居然都指着自己喊儿子啦不再是小畜生啦

    呵呵……

    不过,不管她先前经历了什么,却是还不够!依然不够!

    认出了谢眉的顾长年,面色冷然的看着面前的闹剧,眼风厌恶的扫过那个二流子,使得那个二流子的头皮又是一麻。

    不等顾长年开口发话,那二流子急忙点头哈腰的跟顾长年赔礼道歉。

    “对不住了这位小郎君,我们这就走,这就走!”

    说着话,二流子气急败坏的当场给了谢眉两巴掌,一边打,他的嘴里一边还气急败坏的骂着。

    “你个臭婆娘,在外头发什么疯真是一天不打,上房揭瓦!再疯,我打死你!惯会找死的臭婆娘……”

    出于心里对顾长年一行人的忌惮,二流子心里祈祷着,对方可千万别寻他麻烦才好!

    为了不得罪人,也为了让看着就面色不好的顾长年消火,二流子手劲越发的狠,啪啪甩出的巴掌,力道之大,直接打的谢眉偏头吐出了一口血水,瞬间失去了言语。

    一时半会被打猛了、打狠了的谢眉,一个不防,就被二流子拉着一个趔趄的要离开,还是顾长年莫名出口,打断了对方前进的步伐。

    “等等……”

    随着顾长年话音落下,二流子身子一紧,僵着一张笑脸缓缓转过头来,心里却是在祈祷,面前的人千万不要找他的麻烦。

    心里才紧张着,车辕上正在解自己荷包,取出了二两银子出来的顾长年,又开口发话了。

    “这个钱你拿着。”说着话,顾长年把手里的银子,往二流子跟前的地上一丢。

    二流子见了银子,哪里还记得刚才的紧张与害怕

    他一手死死的拉着谢眉,一手忙去捡拾地上的银子,捡起来后,二流子的脸上堆砌满了讨好的笑容,殷勤的望着顾长年。

    “小郎君,您这是”

    顾长年淡然道:“哦,无事,看着你们也可怜,这银子赏你了,好生照顾你夫人。”

    听闻此言,二流子乐疯了,忙点头哈腰的朝顾长年道谢。

    “哎哎,谢谢小郎君,谢谢小郎君,小的一定好好照顾这个疯婆娘,一定,一定!”

    嘴上是这么说,心里头二流子却在咬牙切齿,他家去后,当然要好好照顾这个该死的臭婆娘!

    哼!既然胆敢不接客的逃跑,那就要做好,被他发现后惩罚的心理准备!

    至于这位小郎君给的银子

    哈哈哈,这臭婆娘敢胆大包天的宣称是人家的娘,他可不就得帮着人家好好照顾她

    不过想到手里的二两银子,二流子乐疯了!他这回可真是发财了!

    身边这个疯婆娘日日不停歇的接客人,挣来的钱也不过几十上百文罢了,他去吃顿好的,上赌场逛两圈也就没了,一点都不过瘾!

    眼下有了这笔巨款,他也能潇洒自在好久了!

    看着二流子眼中流露出来的欣喜,顾长年不再多说,招呼着岳父与三叔上车,继续赶车出发后,他忙拉着安羽宁准备回车厢。

    车轱辘才转动起来,蓦的清醒过来的谢眉,急忙挣脱了被银子慌了神的二流子,忙就转身想来追车子。

    在谢眉心里,这车子可是她出行所乘坐的爱车啊,这是她的,是她的!

    刚才她之所以会不顾生命危险,冒着被二流子殴打的风险,丢弃了正在路边攀谈成功的生意,直接不要命的窜出来拦车,正是因为她看到了这辆渐渐接近的车,是属于她家的车,是只属于她谢眉的车啊!

    眼下叫她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车,自己逃出魔窟的希望离开,你让她如何能接受

    但是谢眉高估了自己的能力,如今的她,可不是以前的她了。

    如今的谢眉日日吃不饱不说,还得不停的接客服侍男人不说,还经常被二流子殴打,她的身体早已经是千疮百孔,哪有那个能力,快速的逃脱二流子的控制范围又哪里能追的上前头正在前进的车

    便是以前身子好的时候,养尊处优的她,也没有丝毫办法啊!

    所以反应过来的谢眉才跑了两步,便已经被二流子给追上了。

    对方追上来了不说,还一脚把她踹翻在地,不顾谢眉的狼狈,二流子一把拽起谢眉脑后的头发,把谢眉当死狗一样的倒着往回拖。

    一边拖着谢眉,二流子嘴里还一边得意的叫骂。

    “臭婆娘,你还敢跑再跑老子打断你的腿!他奶奶的!要不是人家小郎君给了银子,我一定要打死你!呵~贱皮子!臭不要脸!还想去骚扰人家小郎君要是再给老子惹事,老子扒了你的皮……”

    被二流子如死狗一样拖拽着的谢眉,眼中刚刚才冒出的希望,转瞬间化为了恨意,再由恨意演变为悲凉,直到眼中悲凉的光也渐渐磨灭,谢眉茫然了。

    她到底是为何,才会沦落到眼下这个境地的啊她不知……

    她只记得胡人杀来的那个晚上,家里乱极了,当外头铜锣的鸣响传来的时候,在她房里过夜的顾永河就慌了神,什么都没都没说,什么也没有交代,人就急匆匆的离开了她的屋子。

    待到顾永河那个死男人走后发生的事情,至今她都不愿意回想,因为一旦回想,她都觉得那是一个噩梦!

    那一夜,在她莫名其妙的晕倒以后,她一辈子的收藏,在她睁眼的那一夕之间,居然全都化为了泡影。

    银子,银子没了;

    首饰,首饰没了;

    房产地契,房产地契没了;

    便是连家里那些下人们的身契;便是连家里的车马;居然全都在一瞬间消失的不见踪影。

    可怜他们一家,若不是她一双儿女手上,还有些许的银钱首饰,谢眉自己都不知道,在逃出那个地狱后,他们该如何生存

    等他们好不容易忽悠住了几个心思不属的下人,护着他们一路匆忙逃出了栗县,还没来得及等他们高兴,那噩梦般的事情又再度发生。

    如果知道后来会遇到这些事情,那她宁可不忽悠这什么所谓的忠仆,沿途护送他们逃离。

    如果她早知道后头的事情,她宁可自己一双儿女的手上,没有一分银钱。

    可惜啊,万事没有早知道,世界上也没有后悔药。

    他们狼狈跑出栗县没多久,自己失了家财,失了身契的事情就暴露了出来,那些原先明明对她效忠的下人,即便是如还得依靠她养老的嬷嬷,居然也在一夕之间全都变了脸!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