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年年安康 第二百六十五章 狗屎运当头险逃命

时间:2018-09-29作者:我若为书

    本来在李兴林喊话的时候,对方还耐着性子,不准备打草惊蛇来着,可当隐在暗处的蒙泰等人发现,对面大岳的那只饶把火,居然神色有异的转身就跑,看着就是一副发现了不对劲的模样,蒙泰也按捺不住了,更是顾不上先前的计划,他当即冲着身后的手下果断挥手,直接下令开始进攻。

    眼下他的实力大损,加之他本来又没有摸清楚,里头两脚羊的真实情况,一旦让这只饶把火给叫破了,他们恐怕就讨不到什么好了。

    是以,被逼无奈的蒙泰,只能放弃了先前的打算,当机立断的下令,希望自己的及时出手,能把这只可恶的饶把火给绞杀,也好打得前头山洞里头的两脚羊们一个措手不及。

    随着蒙泰抬起的手落下,他身后的刽子手们接连冲出,为首的两个提着刀,果断的直接朝着李兴林扑杀而来。

    眼看着就要跨入窝棚中的李兴林,只觉后背一阵发凉,下意识的转头一看,当即就看到杀了过来的胡人。

    危机之下,李兴林当即下意识的脱口大喊:“不得了了,胡人杀来了!胡人杀来了!大家快点跑啊,大家快点跑……”

    嘴里的话音都还未落下,为首的两个胡人已经杀到了跟前,那寒光闪闪的长马刀,眼见着就朝着自己飞劈下来,急得李兴林下意识的就地一个打滚躲避,险之又险的接连避过了两次刀锋。

    说来也是李兴林有点子狗屎运,这从上回五人下山,他一人独活就可观一二。

    眼下也是这般,李兴林再次被老天眷顾,走了个狗屎运。

    其实说来,他还得感谢山洞中的村民嫌弃他家那毒妇,这才迟迟没有让他们回山洞住。

    眼下李兴林喊破了胡人的突袭后,早就摸清楚了山洞外动静的胡人,自然是知晓,山洞外就独独有一口窝棚的。

    在蒙泰他们看来,一个破小的不能再破小的窝棚里,顶多住着五只两脚羊好了,五只两脚羊跟山洞中许多的两脚羊比起来,自然还是这温暖的山洞更贵重不是?

    再说了,蒙泰心里还惦记着,那使用着钢叉,使用着刀具,能杀死他们族中勇士的大岳猎人呢!

    眼下自己是绝对损失不起任何一个勇士的,这次的突袭也绝对不容闪失!

    如此先让这个碍事的饶把火苟且一时,蒙泰也是不在意的,他在意的是此刻山洞里,他既忌惮又惦记着的大头!

    是以,在李兴林将将避过接连砍下的两次刀锋后,在他急忙翻身起来拔足狂奔之时,他就清晰的听到,身后传来了一声胡人叽里呱啦的喊话。

    紧接着,这本来还围攻自己的两个人高马大的胡人,当即就放弃了自己,反而是提刀迅速的归队,跟另外好几十个凶神恶煞的胡人一起,都朝着已经炸开了锅的山洞中冲去。

    这个时候,哪怕平日里再老实孝顺的李兴林,这会子也已经忘却了,此刻还在山洞中的爹娘亲人。

    李兴林当下再也顾不得其他,直接一屁股转身,避开洞口的位置,从窝棚背后冲回里头,顾不上依然还在熟睡的儿女,三两下拽起被窝中的五丫五郎,一把背起儿子,一手牵着闺女,顾不得此刻已经迷茫转醒的周花枝,更顾不上去那窝棚中这些简单的家当,李兴林带着一双儿女,拼了命的往深山逃窜。

    然而李兴林的一番举动,恰恰好却把睡在窝棚一角的周花枝给惊醒。

    从迷茫中清醒过来的周花枝,耳边充斥着山洞中村民们一声声的尖叫,只来得及抬头望着李兴林狼狈离开的背影,本还迷糊着的人当即就完全清醒过来。

    此时此刻,周花枝也完全搞不清楚,窝棚外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可看到窝囊废的丈夫,带着儿子跟那白吃饱的死丫头一起,独独撇下自己跑了,恐怕神经再粗的人都知道,外头肯定没好事,如此就更不要说内心奸诈自私的周花枝了。

    不等周花枝心里是如何嫌弃咒骂,自己的丈夫把自己抛下,忽的耳边又是一声凄厉高亢的惨叫响起,周花枝立马吓的一个哆嗦,来不及多做思考,直接一股脑的爬起来,人就往窝棚外头跑。

    感谢寒冷的冬天,自打上山来以后,他们就没有夜里睡觉要脱衣服的习惯了,不然这会子她还得先穿上衣服才能跑路呢。

    等周花枝跑到窝棚外来的时候,恰巧就看到了七个身穿黑色大岳军服的男人,一个个正提刀朝着身边不远处的山洞内跑去。

    天可怜见的,当周花枝看到自己熟悉的大岳军服时,她的心情是有多么的激动?

    心里都来不及思考,人就已经下意识的,如见到了救星一般的往那边跑去。

    可是周花枝哪里能想到,眼前的这八人是大岳军队是没错,可问题是,他们眼下只有八人呀!又哪里会是山洞内八十几人的对手?

    当然眼下周花枝并不知道,山洞里已经如临炼狱。

    直到她见着这八人中的七人迅速冲进了山洞,只留一人在洞口迅速的点燃了一支烟花,绚烂的烟花在天空炸开的那一刹那,山洞中便开始有大量的同村人往外跑来。

    周花枝彻底的呆住了!

    不明所以的看着眼前这些,惊慌失措的从山洞中跑出来的同村人,有的惊恐的抱着孩子;有的脸上身上染满了鲜血;更多的是跑的如后头有鬼在追一般的仓皇。

    不明所以的她,想要上前拦下一个人来问问,却被这些急于逃命的同村们推的踉踉跄跄,谁也顾不上她。

    慌乱中,也不知道是谁喊了句,“娘,您快点跑,我拖住胡人,您快点跑……”

    瞬间周花枝才如梦惊醒,暗道,原来自家那个窝囊废会带着白吃饱偷跑,原来是胡人打来了啊!

    可恨的是,那个窝囊废真不是个东西!难怪老话都说,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啊!那个窝囊废居然在关键时刻撇下了自己?

    转身拔腿跟随着人群逃窜的周花枝,在跑动间心里还在暗恨着丈夫,她却丝毫已经忘记了,若不是她自己作,老实本份的李兴林又怎么可能撇下她不管?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