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甜心18岁:总裁大人,宠宠宠 第1087章 霸上小女人(26)

时间:2018-07-11作者:菲雨初情

    ,!

    “啊?卓楠?”蔓蔓下意识地转回头看向琴笙。

    下一瞬,她看到琴笙凌厉的眸光,意识到自己上当了。

    “我是说,卓楠找蔓蔓干什么?他怎么会打电话到这里。”她连忙改口。

    琴笙的眸子压成了狭长,一步步走向蔓蔓,“人下意识的反应,是人的最本能的反应!你不是想知道卓楠找蔓蔓什么事,而是因为你就是蔓蔓!”

    “不是!我真的就是好奇,为什么卓楠找蔓蔓会打电话到这里,你也不能因为我的一句话就判定我不是初夏吧?”蔓蔓连忙说道。

    她看得出琴笙眸底的冷意,就因为琴笙怀疑她是蔓蔓,所有的亲情友情就这么没了。

    但是唯一庆幸的是,她知道琴笙他们没有初夏的dna样本。

    “呵呵,你的意思是,我要怎么才能验证你不是初夏?”琴笙质问道。

    “琴笙,我们这么多年的朋友了,你这样说话真的伤我的心,你竟然不认识我了!”蔓蔓故意抹着眼泪装可怜。

    琴笙看着初夏的表情,唇角狠狠一抽,“我就是认识初夏,才能认出你的!初夏从来不会装可怜,也不会哭!她是女汉子可以各种女强,就是不会装可怜!

    而你,才是天天装可怜的人,你还想否认吗?从你打两个女佣开始,我就知道你不是初夏了,初夏从来不会刻薄佣人!”

    蔓蔓的心狠抽着,就因为她装了一下可怜,琴笙就认定她不是初夏!

    “我这不是和你开玩笑吗?你也当真了,我怎么会装可怜呢!琴笙,我们同学这么多年了,你想知道什么事,你可以问,你看我回答得出来吗?”蔓蔓连忙说道。

    她想着办法证明自己是初夏,她被琴笙关在h国的时候,每天做的事就是了解初夏和琴笙的所有,那幢小楼是初夏的,她住的房间也是初夏的,她还在初夏的抽屉里找到了初夏的日记。

    她把初夏的日记差不多都背下来了,不然她和司空珏聊天的时候,怎么能对答如流,让司空珏相信她就是初夏?

    今天她也可以用这个办法证明她是初夏!

    琴笙冷笑一声,“人和人之间是有感情的,我和你没感情,这就是证明。就算你编造再多的证据,你也不是初夏!”

    按照她了解的初夏的个性,初夏早就和她翻脸了,还能这么求着她相信,她是初夏?

    蔓蔓的唇角狠狠一抽,“反正你不能一句话就认定我不是初夏。”

    她一眼看见走下楼梯的司空珏,立刻走上前,“司空珏!琴笙怀疑我不是初夏,你和琴笙说我是初夏!”

    她的手拉住司空珏的手臂。

    司空珏的眸光审视地看着女人,“她真的不是初夏?”

    他问着琴笙。

    “你自己的女人,你要问谁?如果你看不出来她和初夏的区别,初夏白跟了你一场!”琴笙呛声到。

    司空珏一把抓住蔓蔓的手臂,“所以我的感觉没有错!我对她没反应,只是因为她不是初夏!”

    特么的,他终于找到自己不行的原因了,因为这个女人不是初夏,所以就算是他逼自己,他对她也没反应!

    他的身体默认了初夏,只对初夏才有感觉!

    简直害死他了,他为了治好自己的病,吃了不少药,结果补到喷鼻血!

    “我是初夏!司空珏,你说过爱我,要娶我,我们要一家四口在一起的!”蔓蔓说道。

    “那是我和初夏说的,不是和你说的!我也一直奇怪,为什么你不都不像初夏了,原来你根本就不是!”司空珏气吼出声,因为初夏是云腾救回来的,他才无条件地相信了。

    以为云腾不会认错自己的妹妹,结果醉了!

    “你们都没证据!没证据!”蔓蔓歇斯底里地喊着,她的神经到了崩溃的边缘,卓楠不要她了,如果琴笙他们也不要她了,她要怎么办?

    “人心就是证据!”司空珏说道,相爱的人是有感觉的,那种感觉是骗不了人的!

    琴笙猛然想到了那天初夏对她说的话,“你们还记得那天蔓蔓落水,我们怀疑是初夏推蔓蔓的,初夏和我说的最后一句话,就是用心!她让我们用心。只是我们当时没明白她的意思!”

    “如果她是蔓蔓,那么现在失踪的人就是初夏了?”司空珏想到这个关键的问题。

    “是,现在失踪的人是初夏!我的人看到你刚才去了卓楠的寝宫,你去和卓楠说了什么?初夏是不是你们绑架的?”琴笙质问着蔓蔓!

    她的人发现卓楠带着蔓蔓从王后的宫里坐车出来,但是她的人不能进王后的宫院,王后宫里发生了什么他们要花时间去打听,但是她的人亲眼看见蔓蔓去了卓楠的寝宫,然后又自己走了出来。

    蔓蔓的这个举动像极了去和卓楠接头,她只怕初夏是被蔓蔓绑架走的!

    “不是!不是我们绑架的!我根本不知道。而且卓楠也不知道初夏在哪。他也在找。我们没有联手!”蔓蔓急切地说道。

    转瞬,她狠得抽自己的巴掌,她就这么把实话说来了!

    司空珏急了,“如果连卓楠都不知道初夏在那里,那我的初夏呢?她一定有危险了!”

    “是啊!初夏一定有危险了!”琴笙的眸光看向站在楼梯上一句话不说的男人,该死的男人,他就这么站着看好戏,也不说帮忙!

    宫墨宸的眸光闪闪,就这么看着琴笙,一句话都没说。

    他就要等小女人开口求他,把他当成双性恋这笔帐,他还没和小女人算呢!

    “那个……你派人找一下初夏。”琴笙走过去说道。

    靠!什么态度?宫墨宸眸子一翻。

    “怎么使唤我的语气和使唤你老公一样?可惜我没有你老公的名分,不干他该干的活!”宫墨宸叫嚣着。

    还没等琴笙说话,云腾走了过来,“别求他!没他,我们一样找人!走,表哥带你去找人,救算挖地三尺,我也要找到我妹妹!”

    宫墨宸的唇抿成直线,他绝对和云腾有仇!

    “好啊,你们去找,我看你们能找到吗?慢走不送!”

    琴笙狠瞪了男人一眼,跟着云腾走出小楼。

    地下室里,初夏的呼吸越来越困难,她已经让自己睡觉以减少耗氧量,但还是被憋醒了,房间里的空气不够了,她深深地感觉到了窒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