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甜心18岁:总裁大人,宠宠宠 第1073章 霸上小女人(12)

时间:2018-07-11作者:菲雨初情

    ,!

    “玉殿下?”初夏的眸光一敛,不受控地说出司空珏的名字,没想到琴笙他们会叫司空珏给蔓蔓看伤。

    她的心抽痛了一下,其实也不是没想到,现在琴笙他们都以为蔓蔓是她,为了蔓蔓的伤,肯定要找司空珏来配药。

    只是她从内心想要排斥司空珏来看蔓蔓。

    “是的,是玉殿下,听说原来还来过这里的。”女佣说道。

    “我知道了,你们下去吧。”初夏说着拿起汤盅继续喝她的补汤,为了不让卓楠产生怀疑,她只能逼自己把补汤都喝了。

    她的时间不多了,必须在她的排卵期来之前,把她和蔓蔓的事解决好。

    -

    宫墨宸的小楼里,琴笙把司空珏接进来。

    司空珏冷着脸色,整张脸上像是被阿拉斯加的冰雹覆盖住了,“我是为了钱来的,宫总裁,五百万给我!”

    伸手找着宫墨宸要钱,顺便说明一下,自己只是为了钱,不是为了初夏!

    宫墨宸的额顶一黑,不知道自己欠了司空珏什么,帮忙司空珏和初夏复合,还要给司空珏五百万!

    “等一下!”他拿出手机给司空珏转账,看得出司空珏不是开玩笑的,只怕他不给,司空珏转头就走。

    司机听到手机发出的提示音,点开手机看了一眼,看到信息提示说,收到了五百万块。

    “很好,我收到钱了,病人呢?给我看一下,她的伤口,我给她配药。”

    琴笙大大的眼眸翻了翻,听得出司空珏是故意不说初夏两个字的。

    “跟我来,我带你去。”她说道。

    她带着司空珏来到客房,“初夏,你看谁来了!”

    她叫着床上的女人。

    蔓蔓正在床上半躺着玩手机,抬眸便看见走进来的司空珏!

    她的心骤然一颤,她现在最怕看见的就是医生之类的,只怕自己是假初夏的事被看穿了。

    她的脸一时间不知道要摆什么表情了。

    琴笙走近蔓蔓,“你的伤太深了,我怕你落疤痕,所以叫玉殿下给你配药。你不介意吧?”

    初夏堪堪地扯了一下唇角,“我不介意,多谢。”

    “谢什么啊?你们聊着,我出去了。”琴笙说道。

    司空珏凝着要走的琴笙忽然开口,“你把她的衣服脱了,我先看伤口。”

    他说得不带一点感情。

    琴笙翻了一个白眼送给司空珏,天知道她给了司空珏多好的机会,让他给初夏脱衣服看伤,两个人聊一聊,亲一亲的,不就什么问题都没有了吗?

    “好,你等一下。”

    既然司空珏提出来了,她也不好拒绝,只能她来给蔓蔓脱衣服。

    她的手指解开蔓蔓的衣服扣子,露出她的身体。

    蔓蔓的心狂跳着,对她来说司空珏完全是一个陌生的男人!

    不过司空珏的相貌真的很好看,尤其是他的紫瞳,梦幻又迷人,蔓蔓不禁多看了几眼。

    其实被这么英俊的男人看一下,或者睡一下,她觉得不算是她吃亏,应该是她占初夏或者占司空珏的便宜了。

    哈哈哈,要不要睡一下司空珏,然后告诉初夏,她把她的男人睡了呢?

    她的心狂跳着,初夏睡了卓楠,她睡了司空珏,这样才算公平!

    司空珏走过来,手指解开女人身上的绷带,看着她胸口上的伤,还有她身上的各处伤。

    她伤的地方不少,其实这么检查下来,她除了重点的地方,差不多都让男人看光了!

    “伤口有的很深,但是伤不致命,就是处理得太粗糙,缝针也不好,有些地方需要重新做手术去疤,不然只凭药的话,去不掉。”他解释着。

    缝针缝得不好,肯定是要有疤痕的,再好的药,也解决不了这个问题。

    “那好,我去安排御医来给初夏重新做手术。”琴笙说道。

    “不用这么麻烦,我收了你们五百万是答应给她治疗好的,手术我可以做,你去拿我的药箱来。”司空珏吩咐着琴笙、

    琴笙求之不得让司空珏给初夏做手术,她更相信司空珏治疗外伤的能力。

    她把药箱给司空珏拿过来,司空珏戴上消毒手套给女人治疗伤口,麻药打在女人的皮肤上。

    然后拿着手术刀切开那些缝的不好的线,剃掉长得不好的肉,重新给女人缝合。

    蔓蔓疼到滚落了眼泪,简直是太疼了,“怎么用了麻药还这么疼?你是不是存心的?”

    她喊出声来,实在是忍不住了。

    司空珏的眸光一狠,“我当然是存心的,不然怎么对得起你!你骗我让我救你,结果你跑了!初夏,你觉得我是这么好骗的吗?”

    其实,真的不是他存心的,他没给初夏用全身麻醉或者半身麻醉,那些都是大手术才用的。

    他给初夏用的是局部麻醉,这样麻药对初夏的损伤小,只是唯一的缺点,局部麻醉是有深度的局限性的,太深的伤口,麻药就没有用了。

    不过,他看过,麻药不管用的伤口只有两个。他估量着初夏应该能忍过这两个手术。

    蔓蔓的心口一窒,果断是司空珏在报复她!

    “我,那个是我!那个女人是初夏,我双胞胎妹妹,她骗了你,然后跑到军营里,和卓楠说我是假蔓蔓,让卓楠处死我!”她连解释着。

    司空珏完全听糊涂了,“你说什么?住在金街的女人不是你?”

    “不是我,我和蔓蔓调换了身份,她假扮成我住在金街,我假扮成她去沙漠找卓楠,然后帮云腾抓到卓楠。

    结果因为你放了蔓蔓,她到卓楠那里说,我是假蔓蔓,卓楠才要处死我的。”蔓蔓说道。

    “所以说,我来到这里,见到的人并不是蔓蔓。一直都是你!”司空珏质问到。

    蔓蔓的眸光转了转,从理论上说,这样理解是没错的。

    “是,你来之后看到的人都是我!”

    司空珏眸光一狠,“是你一直假扮蔓蔓勾引我,然后还用花瓶把我砸晕了?”

    质问着,这一直是他想找到的,到底是谁砸晕了他!

    蔓蔓的字在嘴里嚼着,不知道要说什么好,初夏和司空珏在这里的事,她都不知道,但是初夏为什么要用花瓶砸司空珏呢?

    “我,我是逼不得已的!”她只憋出了这四个字,似乎这四个字不管用在什么时候,都可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