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甜心18岁:总裁大人,宠宠宠 第1042章 宝宝是谁种的(11)

时间:2018-07-11作者:菲雨初情

    ,!

    宫墨宸被琴笙扇得一愣,“怎么了?”

    他简直不懂现在的琴笙了,他救了她,她不谢他就算了,怎么样她都不会扇他巴掌吧?

    他做错了什么?

    琴笙另一巴掌挥起继续扇在男人的脸上,看着他一脸无辜的样子,她恨到牙疼,恨不得咬死他。

    他明明知道和他滚一夜的人是她,明知道她的孩子是他的!

    而他一个字都不说,他骗得她好苦!

    “我就是想打你怎么样?你不痛快就滚!”她气吼出声。

    不过,她不会揭穿孩子的事,她就这样看着他什么时候嘬到死!

    宫墨宸完全撸不懂小女人的梗,似乎完全是无理取闹。

    他静默着挨着女人的巴掌,从小养成的习惯,她打他,他必须扛,随便她打,打到痛快为止。

    等她打完了,他的手才握住小女人的手腕,“别忘了今天的一切都是你自己导演的!是你跑到多铎那里,挑拨多铎和萨默斯对峙,引发整个宫廷的内乱逼宫,是你想扶植盖亚成为新王,让他可以等着渔翁得利!

    现在盖亚收获了他所有的好处,你又觉得盖亚不够好,想反悔了?琴笙,我可以任由你的性子来,但是这里是别人的宫廷,他们国家只能有王室的人继承王位,现在的结果不管是你还是我都改变不了!

    就算你再任性,也只能看着盖亚登基,但我可以保证带你平安走出王宫。”

    宫墨宸说道,他能想到的就是小女人为了这个发火,其他,他再也找不到她还能为了什么发火!

    盖亚继承王位已经成板上钉钉的事了,国王的两个儿子都死了,只有盖亚一个继承人,不管盖亚做了什么,哪怕是他杀了国王,他也是王位唯一的继承人!

    琴笙的唇角勾着她的冷漠,她管他们是谁继承王位,她也不怕盖亚杀她,只要她一个电话,云腾就会来救她。

    而且她也想明白一件事,盖亚在继承王位之前是不会动她的!

    也就是说,她可以平安地活到盖亚继承王位,所以,她现在根本不需要宫墨宸的保护!

    “所有都是我设计的又怎么样呢?我想让盖亚当国王,现在办到了,我自己没挑好人,是我眼瞎,我不会怪别人。”琴笙说道,其实后半句她说的是宫墨宸。

    “你要是实在不爽盖亚继承王位,我派人曝光是他杀死的国王,然而把他就地正法了!”宫墨宸说道。

    既然小女人想玩,他就陪着她玩够了。

    只是霍霍一个宫廷算什么,小女人高兴的话,霍霍全世界他都陪着她疯!

    “我没有不满意他继承王位,就这样吧,我累了,要休息了,你出去。”琴笙的手指向大门,毫不掩饰的逐客令,把人赶得这样耿直。

    宫墨宸的唇抿成了直线,“我留下来陪你,我不放心你自己住。”

    “你和我住,我才不放心呢!盖亚现在不会对我们动手的,所以你滚!”琴笙命令着,她的手捂着她的肚子,孩子在她的肚子里折腾着,

    似乎是因为宫墨宸在她身边,他听见爸爸的声音,所以折腾得格外的欢。

    以前也是这样,不过,她原来没注意过,现在想来,她和宫墨宸越来越近似的口味,还有孩子的反应,无一不在诉说着父子亲情。

    动物是有本能的,就像是帝王企鹅,小企鹅可以找到自己的爸爸妈妈,而大企鹅也可以在一堆小企鹅里找到自己的娃。

    虽然他们长得可以说完全是一模一样的!

    只是人现在退化了自己的本能。

    “你到底在气什么?我又不会把你怎么样?”宫墨宸真心不懂自己的小女人,他说了这么多,似乎没解开小女人对他发的火。

    “我没生气什么,真的,难道我不生气,你就可以登堂入室地睡在我身边?宫墨宸,我怀的不是你的孩子,你也要当自己的儿子养吗?”琴笙故意说道。

    宫墨宸心口一窒,孩子明明是他的!

    “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只要你高兴。”他说着阔步走出房间。

    他不敢再惹琴笙生气了,毕竟她还怀着孩子,如果她看着他离开她才痛快,那么他就走。

    琴笙看着男人的背影,眼泪浸在眸子里,她已经把他逼到绝路了,他还是不肯说出孩子是他的!

    她深吸了一口气,手摸摸自己的肚子,“宝宝,爸爸不要我们,我们也不要他,这辈子都不认他!”

    她狠狠地咒骂着,顺便祝福男人不举,让他一辈子都碰不了别的女人,生不了娃!

    宫墨宸在走廊里打了两个大大的喷嚏,笃定小女人在骂他了,但是谁能告诉他,小女人到底生什么气呢?

    女人心海底针,他现在才算领教了。

    他只有走去旁边房间睡觉。

    司空珏跑到小楼,他敲着每一间房门,“宫墨宸,琴笙,你们都出来!”

    琴笙刚想休息就听见司空珏的声音,她走出房间。

    “你闹什么?”她问道。

    “琴笙,你的人到底有没有找到初夏?我的人找不到!我担心她的安全,她是不是被人绑架了?”司空珏问道。

    “你见过不要钱的绑匪吗?不是绑架,是她自己走的。所以你到底蠢不蠢,非要说我关着她,非要擅自去救她。”琴笙呛声着司空珏。

    暗自庆幸蔓蔓被云腾拦截了,不然初夏真的危险了。

    司空珏像是霜打的茄子,“她真的不想见我?可是她明明和我聊得很好!”

    他不懂他和初夏到底出什么事了,是初夏让他救她的,但是为什么初夏还要跑?

    “你放心吧,她会保护自己的,也许她有什么自己的事要做,才会离开,我想用不了多久她就会回来的。

    我去睡觉,你们两个没事别吵我!”琴笙撂下一句,回房间睡觉。

    司空珏的手挠着自己的头发,“你懂初夏为什么要跑吗?”

    “我不懂初夏为什么要跑,我连琴笙为什么发火都没搞清楚,但是,有一点我想我能猜到真相。”宫墨宸大喇喇地说道,看着自己的兄弟这么痛苦,他只当日行一善了。

    “什么真相?”司空珏问道。

    “你说的初夏太反常,而云腾也太反常,我怀疑初夏是蔓蔓,而蔓蔓是初夏。”宫墨宸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