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甜心18岁:总裁大人,宠宠宠 第1018章 假爱真做(17)

时间:2018-07-11作者:菲雨初情

    ,!

    司空珏冷哼一声,“别人没有的,我这有,而且是她的铁证,保证能让她死刑!”

    琴笙诧异的看着司空珏,“到底是什么?快点说!”

    “是一个胎儿,上次她流产的胎儿,如果那个孩子不是宫墨宸的,你说算不算证据?”司空珏反问着琴笙。

    琴笙的唇角一弯,“如果不是宫墨宸的,自然算是证据了,你怎么会有那个胎儿?”

    “上次我在海里找项链,我价值几百万的项链啊,结果没找到项链找到了这个!对了,我可是为了找这个才没找到项链的,你要是想要这个东西,就要把我项链钱赔给我!”司空珏终于找到为他项链埋单的人了。

    “可以,钱我出了。不过胎儿都流产这么久了还能测验dna吗?”琴笙问道。

    “我保存的很好,绝对能测验,你现在要测验吗?”司空珏问道。

    “现在要测验,需要索菲的头发什么的,我去弄!”琴笙说道。

    “那我们就说好了,我给你东西,你要让我见初夏!”司空珏不放心又说了一一遍。

    “我同意。我去找索菲!”琴笙快步走出房间,这样的消息,她等不及的要告诉索菲,看索菲变色的脸!

    关键是她太想知道,自己孩子的父亲是谁!

    静思房里,索菲被关在里面,房间里只有她一个人,门外有人看守着她,她连半步都不能出去。

    琴笙走向房间,“我要见索菲,你们让我进去。”

    她对看守的侍卫说道。

    然而还没等侍卫说话,索菲在房间里喊出声,“我不要见她!你们不要让她进来!”

    琴笙冷笑出声,“索菲,你以为他们是你的保镖吗?他们是看守你的,不是保护你的!”

    她拿出一把宝石,看向侍卫,“让我进去,宝石就是你们的!”

    两个侍卫看着宝石很想伸手拿,又犹豫的放了手。

    “琴小姐,我们是看守索菲小姐的,虽然是不让她出来,不过也不能把人看守死了,您说是吧?”侍卫说道。

    琴笙轻勾了唇角,秒懂侍卫的意思,“那是自然,如果她死了,你们也要负责,不过我想让她死的话,拿出她和别的男人私会的证据就行了,何必自己动手?你们说是不是?况且我就一个人进去,难道我自己能杀了她?”

    似乎琴笙的话说的很有道理,两个侍卫果断拿起了琴笙手心里的宝石。

    “那琴小姐最好快进快出,别让我们太为难了,我们在这里给您看着,有人来的话,我们给您通风报信!”侍卫说道。

    琴笙抬步走向进房间,一眼看见房间里瑟瑟发抖的女人。

    “琴笙,你敢杀我,我不会放过你的!”索菲大喊出声。

    琴笙冷笑着,“我杀你?我为什么要自己动手杀你,脏了我自己的手?只要我证明你私会别的男人就可以了。”

    “你没证据!”索菲说道。

    “如果我有证据呢?”琴笙笑看着索菲。

    索菲被看的毛毛的,“不可能,你不可能有证据。”

    “你想知道,我有什么证据吗?”琴笙朝着索菲招招手。

    苏菲好奇的走过去,她太想知道琴笙手里攥着她什么把柄了,如果她知道,她就可以通知王后去毁掉那些证据。

    她凑到琴笙身边,想听琴笙说的话。

    琴笙的手骤然抓住了索菲的头发,狠狠抓住,另一只手扇在索菲的脸上。

    “你觉得我会告诉你,我有什么证据?”

    清脆的巴掌声扇在索菲的脸上,索菲被打得火辣辣的疼着。

    “啊!你骗我!”她抬手掰琴笙抓着她头发的手,终究还是被琴笙抓掉了好几根头发。

    “我手里有证据,我没骗你,但是我不会告诉你!索菲,你等着死吧!”琴笙大喇喇的说道!

    她故意挤兑着索菲。

    “琴笙,你别得意,我死了也不会放过你!你的孩子不是萨默斯的!是野种!如果被人知道,你怀的是野种,你会被处以极刑的!”索菲狠狠说道。

    琴笙的眸子压下一片晦暗,“你有什么证据说我的孩子不是萨默斯的!我可是连太子宫都没出一步的,我的孩子就是萨默斯的!”

    “呵呵,琴笙,你真天真,你以为我姑姑会让你做太子妃?等到萨默斯成国王后,你就会被处死!”索菲说道。

    “就算王后不想让我成为太子妃,她也决定不了我的孩子是谁的!难道太子宫了还有别的男人?别开玩笑了!”琴笙套着索菲的话。

    “太子宫没有别的男人,但是可以把你运出去,随便给你找个野男人,给你弄怀孕了。”索菲说道。

    琴笙一巴掌打在索菲的脸上,“王宫是随便谁都可以进的吗?你不说实话,我现在就去曝光你的私会的证据!”

    “我说的都是实话,你的孩子就是一个野种,是宫里侍卫的孩子!”索菲自然不会告诉琴笙,孩子是宫墨宸的!

    “哪个侍卫?”琴笙追问道。

    “我怎么知道哪个侍卫?当天晚上很多人都上了你!鬼知道孩子是谁的!”索菲阴损的说道。

    琴笙一把抓住索菲的头发,“我保证会让你一片片被剮了!”

    她狠狠的将索菲推倒,阔步走出房间,她想过孩子的父亲也许是个什么侍卫之类的,但是她没想到会被很多侍卫上!

    耻辱席卷了她的心,而这个孩子就是她耻辱的结晶!

    原来还想留下这个孩子的她,现在一点都不想要这个孩子了!

    她抓着索菲的头发,返回太子宫找司空珏。

    “索菲的头发我弄来了,这个可以测试dna吧?”她将头发交给司空珏。

    “可以,这么多?其实一根就够了。”司空珏说道。

    “留着吧,也许还需要测试也不说不定。对了,给我拿打胎的药。”琴笙吩咐着司空珏。

    “打胎?谁啊?”司空珏诧异的看着琴笙。

    “我。”琴笙回答了一个字。

    “你都怀孕三个月了,现在打胎对你和孩子危险太大。药流本身就有流产不干净风险,只适合一个多月还没成型的胚胎。”司空珏说道。

    “这里不会有人给我做手术,我着只能药流。你给我药吧!”琴笙找司空珏要着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