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甜心18岁:总裁大人,宠宠宠 第975章 嚣张的爱(4)

时间:2018-07-11作者:菲雨初情

    ,!

    “不关你的事,我的规矩你忘了吗?”卓楠冷下语气。

    那是一个天大的秘密,他现在不能说,必须等到盖亚成了王的时候才能说,他做的一切早走15年前就开始了,他会成为这个世界的王者!

    “我知道你的规矩,我不会打听的,刚才就是好心情作祟。”初夏连忙说道。

    “嗯,这次原谅你。你去休息吧!”卓楠吩咐道。

    初夏一万个不想走,弄了半天,她一个有用的信息都没套出来。

    “对了,你怎么会没事?我在宫里听说你被宫墨宸抓了,吓死我了,为了你,我都不知道死了多少脑细胞了!”初夏说道。

    “别说宫墨宸了,这个世界上谁也抓不到我。”卓楠咄咄地说道。

    “为什么?你有九条命吗?”初夏问道。

    宫墨宸的本事她是知道的,怎么会连宫墨宸都抓不到这个男人?

    “我没有九条命,不过我的命比九条命多很多!他们就算抓到我,也都不是我!”卓楠说道。

    初夏完全懵逼了,完全不懂男人说的是什么?

    “卓楠,你好高深莫测啊!我完全听不懂!”她奉承着男人说道。

    她笃定这里面一定有大秘密!

    “你当然听不懂了,也不用你听懂,总之,你乖乖地在我身边,我保证你一辈子荣华富贵,将来可以当王妃!”卓楠说道。

    “怎么只是王妃啊?人家要王后!”初夏矫情地说道,很不适应自己撒娇,弄得自己都快要吐了。

    “小妖精还挺贪心的,王妃还不行?王后不能给你,王后的位置我要挑选一个最美最有智慧的女人,只有这样的女人,才能和我一起治理国家。”卓楠说道。

    当然更关键的一点是,那个女人只能属于他!

    像这种他可以随便放出去陪别的男人睡的女人,都只配当他的工具!

    “切!小气鬼,你就会欺负我!”初夏假装生气。

    “我对你怎么会小气?你虽然是王妃,不过,会给你掌管后宫的一半权利,和半个王后差不多!”卓楠说道。

    初夏这才装作高兴的样子,“好,这还差不多!你放心,我都听你的!你让我上东,我绝对不往西跑。”

    卓楠的手摸着女人的头,“这才乖!我就喜欢听话的女人。”

    “但是你不告诉我,为什么谁都抓不到你,我会担心的!你就告诉我吧!反正我也在这里不会出去了,你的秘密也不会有人知道。”初夏说道。

    卓楠的眸光凝了一眼小女人,考虑了一下,“行,明天我带你去个地方,你就知道答案了。”

    初夏点点头,“好,那我去睡觉,你记得明天带我去看哦!”

    她的心狂跳了一下,总算能知道卓楠的这个秘密了!

    只要能弄到这个秘密,就不怕以后再抓不到卓楠了!

    她在男人的身上揉了一把,头低下在男人的脸上轻吹了一口气,“晚安,我的主人。”

    她起身走出卓楠的房间,吩咐走廊里站着的女佣带她到客房住。

    卓楠被女人的气吹得心神缭绕,身上马上有了反应。

    最可气的就是蔓蔓来了大姨妈,他有什么反应,都不能找蔓蔓解决!

    该死的小女人!他暗自骂着,他笃定是蔓蔓故意。

    不过,他一点都不生气,反而很高兴看见现在的蔓蔓,只有这样的蔓蔓才配做他的王妃。

    虽然等他统治了世界后,这个女人就没用了,可就因为她现在的魅惑,他决定一直留着她,让她当他的王妃,供他好好玩!

    不过身上的火,现在他无处发泄,最后他叫来一个女佣当他的工具狠狠发泄了一下,才算睡安稳了。

    -

    太子宫里,司空珏终于醒了,他的脖子生生地疼着,虽然他不是医生,也知道自己的状况,自己是被人打晕的,而当时站在他身后的人,只有蔓蔓!

    混蛋女人!他恨死了蔓蔓!

    “你醒了?我帮你涂药吧。”琴笙说道。

    看见这个男人,她又想到了初夏,宫墨宸竟然让初夏跑走了。

    简直恨到她牙疼,如果是她追初夏的话,一定能把初夏追回来。

    司空珏抬手挡掉琴笙的手,“蔓蔓呢?把那个女人给我抓过来!她敢打我,放那个黑衣人走,她的脑子抽了吗?”

    琴笙堪堪地抽了一下唇角,只有她知道初夏这么做的目的,然而这个目的还不能和司空珏说。

    毕竟初夏做得是过了,她只怕说出来,会把初夏和司空珏的关系送上绝路。

    不如这样就当是蔓蔓做的,让司空珏把所有的仇都算在蔓蔓的头上。

    她已经想好了,等事情都完结的时候,就让蔓蔓和初夏替换过来,反正她们是双胞胎,只要变变头发和装束就能混淆彼此。

    “她和那个黑衣人一起走了,你放心,等我抓到她,一定会帮你打回去!”她说道。

    “我不用你打回去,这个女人就该死!”司空珏狠狠说道。

    琴笙的额顶划下无数的黑线,本来是想帮司空珏和初夏找个机会培养一下感情的,却好像帮了倒忙了。

    “你别生气了,她不也没害你的命吗?”

    “她是没拿到刀子,如果她手里有刀子,你确定她挥下来的不是刀子?”司空珏现在对蔓蔓恨之入骨。

    琴笙苦扯了一下唇角,她能说初夏的手里有枪吗?

    如果初夏想杀司空珏,根本用不着花瓶啊!

    “你不让我给你涂药,你自己涂药吧。”她把药膏塞到司空珏的手里。

    “行了,我自己会处理我自己,你也回去休息吧!”司空珏看着窗外的天色,天已经蒙蒙亮了。

    琴笙抬步走向房间大门,忙了一晚上,她这个孕妇早该休息了。

    忽然听见司空珏又喊出声来。

    “琴笙,蔓蔓跑走可和我没关系,能让我和初夏解释一下吗?我答应她好好照顾蔓蔓的!现在蔓蔓没了,我要亲自和她说,不然她会生气的!”司空珏忽然想到了这个,蔓蔓跑走不要紧,但是他和初夏要被蔓蔓毁了!

    琴笙的心陡然一沉,初夏在的时候,她可以让初夏偷着和司空珏说话,现在她能找谁和司空珏通话?

    所有精心掩盖的事,似乎被男人的一句话问到露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