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甜心18岁:总裁大人,宠宠宠 第958章 玩转后宫(17)

时间:2018-07-11作者:菲雨初情

    ,!

    初夏妖娆的身体蛇一般地缠上司空珏的身。

    如果不是司空珏知道这个女人是的蔓蔓,他真要以为这个妖精是初夏,然后把她压在身下了。

    “蔓蔓别乱来,我是你妹夫!”他连忙说道。

    初夏的额顶一黑,她什么时候同意他是她男人的?竟敢说自己是蔓蔓的妹夫?

    “初夏都不认你,还拒绝你,我听她和琴笙说,她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你还自作多情?倒不如我们自己逍遥快活!

    你不想吗?她一直饿着你,都不给你肉吃,你是怎么解决问题的?是买娃娃,还是五指山?”

    初夏挑逗着问着司空珏,保证扎他的心,让他难受。

    司空珏的心深深被小女人扎了一万刀,他颓然地坐到床上,“她真的这么说?”

    一颗心踉跄到谷底,她是常常骂他,但是他不会在意,他觉得那是初夏说的气话。

    但是如果是初夏和琴笙说的,就不只是气话这么简单的事了,那就是她的心里话!

    初夏的眉稍一挑,“是啊,我听到的,她亲口说的,这辈子不会再原谅你了,她还让琴笙给她介绍男朋友,说你太烦了,想要快点找个男朋友甩掉你!”

    她刺激着男人,太喜欢他被她刺激死的样子。

    “啊?”司空珏仿佛被浇了冰雹一样,彻底凉透了。

    “她就这么讨厌我?虽然我以前对不起她,可是我已经在弥补她了。”他颓然地说道。

    “但是她说,你对她造成的伤害,她这辈子伤口都长不好了,所以不会原谅你。”初夏说道。

    司空珏的头低下,像是一只斗败的公鸡,可怜得要死。

    就这么一刻,初夏竟然觉得有些不忍,但是下一瞬,她想到这么多年自己受的苦,还有她怀了楚楚都不知道孩子是谁的,她就气到想要把这个男人弄死!

    她一转身坐在男人的腿上,将男人抱入她的怀里,“别伤心啊,你不是还有我吗?她这么对你,你就背叛她,狠狠报复她!”

    她的小手解开男人的衬衣的扣子,钻进男人衣服里,男人的身形很好,肌肉硬实,摸着很有手感。

    她捏着男人,唇贴上男人的唇,不过没吻上,而是向下滑了到了他的下巴,轻轻地啃着他的下巴,咬他的喉结。

    司空珏的喉结微痛中带着难耐的痒,他的手不受控地把小女人抱住。

    的确是最好的报复方法,初夏不要他,他找什么女人不一样,反正她也不在乎他了,也不会在意他和谁在一起。

    他何苦这么委屈自己,让自己禁欲?

    他想着女人的话,忽然觉得蔓蔓的话很有道理,他抱着女人倒在床上。

    一个翻身将她压在身下,有些念头不能动,一旦动了就好像洪水猛兽一样,一发不可收拾得想要。

    他现在就是这样,常年的禁欲,禁锢着他正常的欲念,此时所有的欲念爆发出来,让他只想要发泄!

    他的手扯着女人的衣服,掰开她的腿,想要狠狠要她!

    果然是一样的身体,他抱着蔓蔓也会有抱着初夏的感觉。

    初夏忽然意识到危险,该死的男人,说什么为她禁欲,她刚想原谅他,他就撑不住地要别的女人!

    最关键的是,他要的人还是蔓蔓!

    她恨到想拍死这个男人,然而她的反抗都被男人镇压下来,他的手攥住她两只手腕,唇堵住她的唇,他的另一只手,掰着她的腿。

    初夏用力挣扎着,她是想要整治司空珏,可是没想和这个男人发生关系,她都还没原谅他呢!

    而此时她更恨他^他的坚持只有这么一点!

    如果他真够爱她,他怎么会这么轻易地被蔓蔓勾引,怎么会这么容易就上别的女人?

    所有的一切,都被她理所当然地想成他爱她不够深。

    她的口腔被男人进攻,占有她的全部,在她的嘴里翻搅着。

    初夏用力咬着司空珏的唇,蔓蔓伺候了多少男人,他不嫌弃脏吗?竟然明知道她是蔓蔓还要吻她?

    她厌弃地想要把入侵者推出檀口,却被男人缠住她的舌。

    挣扎的小女人,熟悉的感觉,让司空珏欲罢不能地想要融入这个女人的身。甚至不顾女人的撕咬。

    其实她的撕咬更让他兴奋,因为初夏就从来没听话地让他舒服过一次。

    他习惯被小女人撕咬,这种感觉重合着他和初夏在一起时候的感觉,他太渴望这种感觉,他只想要更多,

    他麻利地脱下自己的裤子,只差最后一步,他就要吃到女人了!

    就在他生硬抵触,想要把女人贯穿的时候。

    他的动作停止了,他的眸光凝着身下的女人,只觉得自己疯了,为了爱一个女人,他竟然选择上一个不相干的女人,报复自己心爱的女人。

    松开女人的嘴,擦着唇上的湿滑,“你不是初夏。”

    初夏被男人问得一怔,刚才还一副要把她吃干喝净的样子,现在却放开她,忽然和她说这么一句,他是什么意思?

    难道是发现她是假蔓蔓,真初夏?

    她的脑子乱了,有些不敢想如果司空珏发现她是初夏,他会怎么对她?

    “我,我是蔓蔓。”她咬死了自己的话,反正她和蔓蔓一样,她咬死说自己是蔓蔓的话,没人知道她就是初夏。

    司空珏的眸光深冷地绞着女人,“你是装疯吧?想要勾引我害我的初夏?我没这么容易上当!我爱的人只有初夏,管她是不是爱我!”

    他咄咄说道,像是宣誓,又像是赌咒!

    他欠初夏的够多了,他不能再报复她什么了。

    初夏怔怔地看着身上的男人,他的表情这样严肃,是她从来没见过的司空珏,只是两个人都差不多是一丝不挂的状态,和他的严肃完全地违和。

    她的心纠复着不知道要怎么答复司空珏。

    陡然,大门打开,琴笙走进房间

    大床上交叠的男人和女人,让她知道自己撞上了什么事,也让她像是被雷劈了一样站在原地。

    司空珏和初夏?她不敢相信地瞪大眼睛,初夏原谅司空珏了?

    “初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