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甜心18岁:总裁大人,宠宠宠 第936章 宫墨宸滚远点(25)

时间:2018-07-11作者:菲雨初情

    ,!

    宫墨宸淡然地走过来,“我和索菲,安琪都没有结婚或者订婚,这件事我不方便参与处置。”

    国王的脸色不好看了,他想包庇自己的女儿,但是又碍于王后的势力,况且这次安琪被这么多人看见打索菲。不管索菲的孩子是不是安琪弄掉的,或者是不是索菲的计策,都必须处置安琪。

    如果宫墨宸能替安琪说一句话的话,或者由宫墨宸出面质疑孩子的问题,那么就不一样了,只要宫墨宸不同意处罚安琪,安琪就不用受罪了。

    “这个,那个,”国王的话顿了一下,宫墨宸不出面,他想要保住安琪,已经没可能了,“这件事关系到宫总裁的子嗣问题,必须查清楚!来人,把安琪和索菲带下去分别关押起来。”

    随着国王的命令,所有人都诧异了,关押安琪的肯定的,但是索菲也要被关?

    “陛下,索菲是受害者,为什么也要关她?她流产,需要治疗和调养,她什么都没做错!”王后大声说道。

    “怎么没做错?要是孩子不是宫总裁的呢?难道我也赖在我女儿的头上?野种活该被流产!”苏珊夫人咄咄说道。

    “谁说孩子不是宫墨宸的?你有什么证据说?”王后生气地质问着。

    “你又有什么证据证明孩子是宫总裁的?我怀疑,是你故意设计让索菲挑衅安琪,好让安琪出手打索菲,弄成流产的样子,既可以赖到我女儿头上,又可以隐瞒孩子不是宫总裁的!”苏珊大胆地说出,她才不信索菲会这么大胆地怀孕去跳舞,而且索菲的孩子刚刚保住,如果是宫墨宸的,索菲不是应该小心的在房间里保胎吗?

    以她对王后的了解,她不信王后会让自己的侄女这么不小心!毕竟这个孩子可是争夺宫太太位置的筹码!

    王后的脸色沉下,“贱人就是贱人,竟然可以想出这样的理由诬陷索菲!胎儿掉到海里了,想验dna也不能了,你以为你想怎么诬陷我都可以吗?”

    “是我想无限你,还是你想销毁证据啊?”苏珊呛声道。

    “姑妈,姑妈救救我!”索菲趴在沙滩上,有气无力地说道,她的身下都是血,已经染红了沙滩。

    王后气到想要踹索菲,这个时候没时间救索菲,必须逼国王下处罚,不然苏珊一定会想办法救自己的女儿!

    “陛下,这里的人都看见事情的全部过程,求陛下公断,不要包庇任何人!”

    国王的脸紧绷着,王后咄咄逼人,他的眉头压下,“既然你们都各执一词,本王需要派人详细调查!索菲的确需要医治,来人,送索菲去佛堂后院的静思房,让御医给她治疗。

    安琪送到佛堂,每天白天跪着反省,直到查清所有事情,再做最后的处罚。”

    他说了一个折中的办法,也是唯一能保住自己的女儿的办法。

    王后的脸狠抽了一下,索菲都流产了,还是没能治安琪的罪,而且索菲到底能不能保住命,她现在都不知道!

    然而国王下了命令是谁也违抗不了的,她只能颌首听命,她的眸底转着冷冽的光,一定不能让人找到那个胎儿,不然她和索菲的命就都没了!

    “是。我同意陛下的处决。我建议加派人手在海里找胎儿,如果能找到,就能证明我侄女是清白的!”王后说道。

    就算她知道,想要在海里找一个流产的胎儿基本没可能,但是她还是会怕,只怕万一被发现咋办?

    所以她必须让自己的人加入搜找,她就可以随时知道消息。

    “是要加派侍卫搜找,我就派我的护城队吧!”国王说道。

    护城队都是他的亲信。

    “那不如派后宫女侍卫,他们就在后宫很快就能来,而且这里的沙滩是王室的沙滩,王妃和太子宫的佳丽还有王室贵妇都会来这里嬉戏,护城队来实在不方便,而且还需要时间等。只怕胎儿会被冲走了。”王后立刻反驳。

    后宫的女侍卫都是她的人,她必须让自己的人来找!

    “这样吧,封锁海滩也就怕不方便了,护城队和女侍卫一起找。此时不用再议了,王后带索菲去静思房吧,不然我怕你侄女等不到御医来了。”国王冷声说道。

    他只能用这种折中的方法。

    王后看看索菲,现在的索菲已经气若游丝,真的不能再耽误了,而她知道国王肯定不会只让女侍卫来找。

    “是。”她颌首遵命,立刻让人抬起索菲去静思房。

    而安琪也被人带去佛堂,跪着反省。

    琴笙看着国王等人走了,轻笑了一声,一场宫廷大戏马上就要拉开了。

    宫墨宸看着冷笑的小女人,索菲的孩子没了,她没半点高兴,只是冷笑一下,她不是应该高兴,他的私生子没了吗?

    他不信琴笙知道索菲的孩子不是他的!

    也就是说,琴笙对索菲的事根本不介意。

    一股愠怒直冲他的眉宇,她这么不关心他的事,看他的事和看戏一样,小女人眸底的兴奋是最让他受不了的!

    该死的,她是真的不爱他了吗?

    “热闹看够了吗?人都走了!”他冷逸出声。

    “看得差不多了,估计这两个月,在这里不会寂寞了,天天有宫斗的好戏看!初夏,我们继续撸串!”琴笙唇角弯弯给了男人一个无害的笑容。

    哈哈哈,看着男人气黑的脸,她就各种舒爽。

    麻痹的,他就这么在意那个孩子?知道孩子没了,他这么生气?

    琴笙的心里各种撕逼宫墨宸,已经把男人大卸八块了,不过,她的脸上没有一点表露出来。

    她带着初夏继续喝酒吃肉,吹海风,惬意的样子能气死宫墨宸!

    宫墨宸的手攥成了拳头,她真当他死了?

    他走过去,一把抓起琴笙的手腕,“我找太子有事,你带路!”

    他抓着她的手臂就走。

    琴笙挣扎着想挣脱开男人,只是他的手力气太大了,她根本挣脱不开。

    “放开我!你自己不会去找他?”她气吼出声,宫墨宸又不是不认路?

    宫墨宸的眸光扫过无人的林荫路,一把将女人按在树上,眸光狠狠绞着她的小脸,“你弄没了我的一个孩子,是不是该赔我一个?”

    第956章

    第956章

    琴笙被男人高大的身影笼罩,她的前面是男人,后面是树,完全在男人的掌控之中。

    宫墨宸竟然让她赔一个孩子,她要怎么赔?

    拿她的孩子赔给索菲吗?

    她抬手捶在男人的头上,“滚!你想要孩子,继续找索菲生去,还有安琪巴不得给你生娃呢,从我的视线里滚开!”

    宫墨宸的脸色深冷着,“你这么大方把我送人?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他从小养到大的女孩,对他竟然连一点感情都没有!

    “我的良心为什么痛?宫墨宸,别我忘了是你劈腿在先的!”琴笙说道。

    “不管我是不是劈腿,我只问你,你是爱我还是爱萨默斯?”宫墨宸的手握住琴笙的肩膀。

    这是他必须知道的!

    琴笙冷笑出声,“我当然爱萨默斯了,他为了我,不再宠幸任何女人了,你却和两个女人纠缠不清。宫墨宸,你凭什么让我喜欢你?

    我就是要帮萨默斯得到王位,把你和多铎通通赶出王宫!”

    “想赶我出王宫,你觉得你能行?如果你现在后悔,听话和我走,我们的帐就一笔勾销。”宫墨宸威胁着小女人。

    琴笙眉梢一挑,“对不起,我不是被你吓大的!这次的赌局我赢定了!宫墨宸,我等着看你输!”

    她的手推着挡在她前面的男人,恨得想要把他一脚踹到海里。

    她才不会和他认输,她没做错什么,就算被人陷害,不知道和谁滚了一个晚上,但是她是被人害的,并不是想背叛他。

    宫墨宸的唇角一弯,“想玩,我就陪你玩,到时候别哭鼻子。”

    他的手捏着小女人的鼻子,小东西敢和他叫嚣,他让她哭到忘了自己是谁!

    “谁哭鼻子还不一定呢!宫墨宸,你要是输了,卓楠给我,你永远不许出现在h国!”琴笙气吼出声。

    宫墨宸松开手,向后退了一步,拉开两个人的距离,“放心,我说过的话,都会算话。回你房间休息,烤串少吃,还有你刚才喝啤酒了,那些东西对身体不健康,再敢让我看见你吃,小心我收拾你!”

    他撂下狠话,敢给他儿子吃这些不健康的东西,她真心欠教育。

    琴笙推开碍事的男人,看他一眼都觉得烦躁,恨不得让他蒸发了,她阔步走向太子宫,到底什么不对啊?

    她猛然顿住脚,晕,她怎么这么听他的话。

    她折回身向海滩走,才不要听他的话,不过她却发现,宫墨宸的身影没回海滩,而是去了佛堂和静思房的方向。

    她的唇角勾出清冷的弧度,他果断还是对那两个女人动情了。

    沙滩上,初夏自己喝着酒吃着烤串,一副大姐大的样子、

    司空珏凑了上去,“初夏,我项链没找到。”

    本来想送给初夏的,结果就这么没了。

    初夏细细地眉梢一挑,“你是想叫我赔钱吗?既然是你送给我的,那我是扔还是戴,都是我的权利。我不会赔你钱的。”

    她的火从心底窜出来,笃定他这么说是想找她赔钱的意思。

    钱?司空珏也是醉了,他根本没想钱,只是觉得自己把给初夏的礼物弄丢了。

    “不是,我不会让你赔我钱的,就是把你的礼物弄丢了。初夏,回头我再给你买一个。”司空珏说道。

    初夏眸光一闪,“这么说是你赔我?”

    “是,我赔你一个,你要吗?”司空珏讨好地问道。

    “我不用你赔我这么费钱的东西,你帮一个忙就可以。”初夏说道。

    “什么忙?”司空珏兴奋地问道。

    他追了这么久,这个女人终于肯理他了。

    初夏勾勾她的手指,让司空珏靠近点,压低了声音,“宫总裁让你来给多铎看伤,你多长时间能治疗好?”

    “三个月,我保证三个月能治疗好,其实两个月就可以下地,但是那样骨头没长好,如果走路的话,容易腿骨变形,所以三个月最好。”司空珏解释着。

    “这么快啊?你给我把时间放慢了,拖个三五年再治好。”初夏说道。

    “啊?三五年?你在侮辱我的药!”司空珏说道。

    “那你找个不侮辱你药的人去!”初夏翻了一个白眼送给司空珏。

    “不用,我不找别人,你想怎么侮辱就怎么侮辱,反正药都是咱家的!”司空珏说道。

    “少咱咱的,我告诉你,我还没原谅你呢,现在看你表现,你要是三五年的才给多铎治疗好,我就考虑一下原谅你。”初夏说道。

    “要三五年才考虑原谅?”司空珏的额顶一黑。

    “嫌弃时间长啊?你也可以不求我啊?我又没逼你,大不了儿子结婚的时候,我和亲家见面,就说他爹死了。”初夏大喇喇地说道。

    额!司空珏差点被初夏的话劈死。

    “可是我收了苏珊夫人的项链了,而且还答应了宫墨宸,这两个人都不好惹!”司空珏解释着。

    初夏眸光一敛,“原来项链是苏珊夫人的?怪不得你这么大方送给我!”

    “那个什么,初夏,你别误会,我是想赚钱给你买钻石的,但是苏珊夫人正好没钱,只给我一条项链,但是这条项链,值400万了。”司空珏急切地说道,他可绝对不是用什么随便的东西,打发初夏的!

    “看来你是怕宫墨宸和苏珊夫人更多啊!司空珏,原来你不怕我啊!”初夏质问道。

    “不是,我当然怕你多了,可是你知道宫墨宸那人的鸟性,弄不好我这条命就没了。”司空珏想想宫墨宸,后背都是冷的。

    “这是你的事,你处理不好,别来找我。滚!”初夏躺在躺椅上,一脚踹开司空珏。

    反正三五年了,就算司空珏做到也要三五年才来找她,她至少现在能清静一下了。

    司空珏的眉头沉下,想起自己口袋里的东西,决定去和宫墨宸谈判了,他笃定,他口袋里的东西一亮出来,宫墨宸立刻能给他跪了!

    “行,我答应了,初夏,我们可说好了,多铎腿好的时候,我们就复合。”

    他说完站起身,去找宫墨宸。

    琴笙从椰子树后面钻出来,“真棒,你和他谈好了?”

    “是啊,这还不容易,以后只能是我耍他,他休想耍我一次!但是琴笙,我怎么都觉得,你和宫墨宸斗,有点悬呢?”初夏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