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甜心18岁:总裁大人,宠宠宠 第909章 御夫术(28)

时间:2018-07-11作者:菲雨初情

    ,!

    萨默斯接通了电话,“药化验得怎么样?”

    他的声音有点暗哑,眉头低沉下,心却提到了嗓子眼,一阵阵的发慌只怕是自己不想听见的结果。

    “禀报殿下我们已经化验出来了。”御医说道。

    “快说!别废话!”萨默斯等不及了,这个御医哪那么多公式般的废话。

    “是维生素片!里面维生素c居多,其他的成分少一点,常吃对身体有好处。”御医说道。

    萨默斯的额顶划下无数的黑线,“只是维生素片?你查清楚没有?”

    “查清楚了,就是维生素片,没有别的成分。”御医说道。

    “知道了。”萨默斯挂上电话。

    眉头密布的乌云根本没散,不是他害怕听到的结果,但是这个答案也太诡异,宫墨宸扔掉的是维生素片的锡纸板,是他吃维生素片还是琴笙吃?

    不管谁吃,也不用躲到树后面吧?

    而且这个东西不是应该早餐后吃吗?

    显然已经过了吃维生素的最佳时候。

    但是宫墨宸的话,他始终萦绕在脑子里,就算两个人没吃什么,宫墨宸的那句话,足以证明宫墨宸对琴笙的心思。

    他阔步返回看台,每次勇士挑战狮子的表演结束,会有侍卫们互相挑战助兴。

    贵族看着高兴也会扔点珠宝打赏。

    萨默斯走到看台上,眸光看着要上场的侍卫,忽然抬手叫停侍卫。

    他的眸光扫视了一圈斗兽场看台上的人,“今天的助兴节目,由我来!不知道谁敢挑战我?”

    萨默斯的话说出来,全场一片哗然,谁敢挑战萨默斯啊!

    这个男人是他们的太子,伤了太子不行,当然赢了太子也不行。

    全场没一个人敢说话的,都等着看事情后面的发展。

    萨默斯冷笑出声,“看来没人敢挑战我了。宫总裁,你不会不敢吧?”

    他看向宫墨宸,发出他的邀请。

    宫墨宸站起身走向萨默斯,“太子殿下是想让我挑战你?”

    “谁挑战谁都一样,我喜欢光明磊落!宫总裁,你说呢?”萨默斯问道。

    宫墨宸轻勾了一下唇角,“那是自然,还是打在明处的好,太子想玩的话,我陪你玩会儿,就是赢了太子会有损太子的颜面。”

    萨默斯感觉到宫墨宸话里的嘲弄,“笑话,我怎么会输?如果真的输了也是我技不如人!你们不许为难宫总裁!无论谁打死打伤!”

    他吩咐下去,宫墨宸的话太气人了,他怎么可能输?

    宫墨宸抬手脱下自己西服的外套,“既然太子成心来打,我们就开始!”

    两个人走下场地,按照这里的规定,竞技的人是要赤着上身的。

    宫墨宸把自己的衬衣解开扔回到台上,索菲立刻去捡,像是捡到什么宝贝,把衣服抱在自己的怀里,以证明她和宫墨宸的关系。

    琴笙错愕地看着男人,不懂宫墨宸犯什么病了,偏要和萨默斯挑战,而萨默斯为什么要找上宫墨宸?

    她的脑子里转着无数的问号,这不正常,完全不正常!

    宫墨宸全身的肌肉勾勒着完美的曲线,惹得全场贵妇们一阵轻呼。

    太美了!真的太美了,好像雕塑一样的完美。

    萨默斯虽然也有肌肉,但是和宫墨宸比,就差些了,到不了完美的程度。

    两个男人开始对打起来,是赤手空拳地打,不用任何武器。

    索菲冷笑出声,“还是我的宫总裁身材最好!琴笙,你说是不是?”

    她得意地说道,不管怎么样这个完美的男人是她的!

    她笃定会气死琴笙!

    琴笙眸光一闪,“你的意思是,萨默斯的身材不够好?”

    索菲被问得心口一窒,“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不是宫墨宸最完美了吗?最完美的人,难不成有两个?”琴笙故意挤兑着索菲。

    索菲的唇抿成了直线,已经看见自己姑妈凌厉的眸光,她要敢说萨默斯不好,那就是得罪了姑妈!

    “琴笙,你不要断章取义,我只是夸奖一下宫总裁,没有比较的意思!你少挑拨我和太子哥哥的关系!”

    “我挑拨吗?好,我给你一个机会,证明我没有挑拨你们,也能证明你对王室的忠诚!这次萨默斯和宫墨宸对局,你押谁赢呢?”琴笙大喇喇地问道,

    她不信会挤兑不死这个女人!

    索菲真心想撞墙了,第一个是她没钱了,第二个押不押太子都是死!

    押太子的话,明白着是输,而会得罪宫墨宸。

    押宫墨宸的话,就是得罪姑妈,就是找死!

    “我,我觉得他们会平手!”她支吾地说道。

    应该会平手吧?至少宫墨宸不敢赢萨默斯吧?

    琴笙笑得朗朗,“索菲,你怎么这么不看好宫总裁?亏你还是他的女人呢!不知道宫总裁知道会不会伤心?”

    索菲眸光一敛,“你觉得不会是平手,那你觉得谁会赢?”

    “我觉得宫墨宸会赢。”她大喇喇地说道。

    “琴笙,你好大胆子!敢说我表哥输!”索菲立刻呛声。

    “来人给我去押宫墨宸赢!押一千根金条。”琴笙吩咐道。

    “姑妈,你看琴笙在诅咒太子哥哥输!”索菲挑拨地说道。

    王后质问道,“你就这么笃定我儿子输吗?亏了你还是他的未婚妻!”

    琴笙笑若簪花,“我当然要押宫墨宸赢了,这样的话,太子获胜,太子能分到赌局里不少的钱,太子输了,我们还有押宫墨宸赚到的钱。也就是说,不管是赢是输,太子都是最大的赢家。”

    国王点了一下头,“嗯,说得有道理,这样不管是输还是赢,太子都是最大的赢家!”

    王后一个字不敢再反驳下去,“原来是这样,我还以为是琴笙不看好萨默斯呢!”

    “妇人之仁,你们不懂琴笙的用意,你们要是有琴笙脑子的一半就好了!我也就不用到处找你帮我们做投资!”国王说道。

    他赞赏地看着琴笙,满眼看见的都是琴笙的商业头脑。

    琴笙的眸光继续看向斗兽场,此时整个斗兽场都沸腾了。

    斗兽场中间的人,互看着对方。

    “宫墨宸,我们下个赌注!”

    “可以,太子想赌什么?”

    “赌琴笙,输的人自动退出!”萨默斯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