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甜心18岁:总裁大人,宠宠宠 第898章 御夫术(17)

时间:2018-07-11作者:菲雨初情

    ,!

    莘彤被初夏抽得差点摔到在地上,“你说什么?我和钰哥哥的死有什么关系?是你离开他,他伤心才死了!”

    初夏不解气地又扇向莘彤的脸,“如果不是照顾你,我和司空珏早就在一起了!他怎么会死?莘彤,你太自私了,为了自己的感情,绑架司空珏的感情,难道他为你做得还不够多吗?”

    莘彤被骂得一颤,“我爱他,我有什么错?是你根本不爱他,才会伤他的心!可惜我这么爱他,他却不爱我!”

    “你配说爱他?你根本不配,你只爱你自己,是怕失去他的照顾,你才缠着他不放,莘彤,我讨厌你!为什么死的人不是你?”

    她相信如果没有莘彤,她和司空珏的路不会走得这么阴差阳错,始终的不能在一起!

    她抓着莘彤的肩膀,把莘彤按跪下,“去给司空珏磕头,你欠他的,你一辈子都还不清!”

    莘彤被初夏按得跪在司空珏的墓碑前,她的眼泪滚落,她和严彪跑到黑三角,可惜卓楠和严彪都被宫墨宸的人抓住了,她也被宫墨宸抓了,宫墨宸看在她是司空珏的妹妹的份上,把她带回h国。

    可是她回来了,就听到司空珏死了的消息,她捂住自己的脸大哭起来。

    所有的往事都浮现在她的脑海里,其实她清楚,如果不是她的原因,司空珏早就和初夏求婚了。

    “哥哥,对不起,是我错,我不该缠着你不放,害你抑郁而死!”

    初夏凝着那被她踢得都是脚印的墓碑,眸子痛苦地合上了,就算莘彤认错又能怎么样,司空珏也不会活过来。

    她的巴掌扇在自己的脸上,如果能好好地和司空珏相处的话,司空珏应该也不会死。

    她‘噗通’一声跪在地上,眼泪滚落下。

    “司空珏,对不起,我也欠你一句对不起,如果我能和你好好谈谈的话,也许你不会想不开。”

    两个女人悲悲戚戚地哭着,就在初夏抬头擦泪的时候,她忽然看见墓碑后面的大树后有一个人的阴影。

    正好是夕阳西下的时候,所以那身影被夕阳映照得很长。

    谁在树后面偷听她和莘彤说话?

    她悄然起身,从地上捡了一根粗壮的树枝,像是要用树枝扫干净墓碑周围的石子一样,一点点向大树移动,当她走到离树足够近的时候,她猛然拿着树枝打向大树后。

    ‘哎呦!’树后的男人被打到吃痛地叫出声来。

    初夏拿着树枝继续打过去,一步跨到大树后面,“我让你偷听!”

    树枝在她的手里重重打下,却停在半空中,她的眸光痴呆地看着眼前的男人,像是傻了一样。

    “初夏,初夏?你没事吧?你说句话!我不是故意吓你的!你说句话!”司空珏抱住初夏,用手拍初夏的脸,想让初夏清醒过来。

    莘彤听见声音也跑了过来,“珏哥哥,你没死?”

    “一会儿再说我,先看看你嫂子,怎么了?初夏!你说句话,不然你打我一下也行啊!”司空珏说道。

    初夏像是被男人的话拉回思绪,抡起巴掌朝着司空珏的脸打了过去,一巴掌结结实实地打在司空珏的脸上。

    “疼吗?”她问道。

    司空珏一只手捂着自己的脸,“疼!初夏,你怎么了?”

    “疼,就不是做梦了?”初夏说道。

    “不是做梦,我真的活着,初夏,你不用哭了,我不怪你原来对我太恶劣了,只要你以后好好补偿我就行了!”司空珏不要脸地说道。

    初夏的眸底燃起一层火,她的唇角一弯,“让我对你好点就行?”

    “是啊,只要你以后对我好点,以前的事,我就都不提了,我们带着两个孩子好好过日子好不好?”司空珏笑着凑到女人的身边。

    初夏的脸陡然一沉,手里的树枝朝着男人打下,“特么的王八蛋,你敢装死!我打死你!”

    树枝重重打在司空珏的身上,绝对用了初夏的全力!

    “别打了!你要谋杀亲夫啊?”司空珏被打得满处乱跑,“初夏,你要打死我啊?刚才谁跪在我墓碑前忏悔的?”

    初夏手里的树枝抡圆了抽在男人的身上,“我是对死的你忏悔的,现在就送你上路,不能让我白忏悔了!”

    “啊?初夏,别打了,再打就打死了!”司空珏大声叫着,被女人追得满山遍野地跑。

    “你特么的不死对不起我的眼泪!”初夏恨不得一棍子打死司空珏。

    她的心都气到发抖,刚才她真的相信司空珏是真的死了,真的伤心了,可结果只是男人的另一场骗局!

    不过男人的体能不是她能比的,她的手拄着树枝喘息,快把自己跑断气了!

    “初夏,你别打珏哥哥了,他活着不比死了好吗?我宁愿是被他骗的,我可以亲口和他说对不起!珏哥哥,对不起,你能原谅我吗?”莘彤说道。

    司空珏走到莘彤的身边,“我当然原谅你了,你永远是我的妹妹!搬回家住吧,哥哥会照顾你的!”

    莘彤转身走到初夏的身边,“嫂子,是我的错,你能原谅我,好好和我哥哥过日子吗?如果你不能接受我,我可以不去住的。”

    初夏冷笑出声,“我不是不能接受你,我是不能接受他!你告诉他,就算他真的死了我也不会原谅他!”

    她扔掉手里的树枝,阔步向山下走。

    “初夏,我错了,我真的错了还不行吗?不然你再打我下!”司空珏追上初夏。

    初夏冷眸打在司空珏的脸上,“司空珏,就算你真死了,也不用给我打电话了,我已经提前祭拜过了!”

    她一脚踹上面前的男人,恨不得把他踹进墓碑里去!

    她想自己真的很蠢,一次次地被男人耍,一次次的还要蠢萌地相信他。

    司空珏一路追着初夏下山,自己精心的计划,只反省了一个莘彤,初夏似乎更生气了。

    “初夏!初夏!”

    “你去死!”初夏最后赐给司空珏的话。

    司空珏后悔地捶着自己,似乎他让初夏更恨上他了。

    -

    王宫里,琴笙终于听到侍卫报告说,有人袭击蔓蔓的消息,她的唇角勾起,她终于可以抓卓楠,问清楚自己爸妈的死因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