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甜心18岁:总裁大人,宠宠宠 第770章 我的女人(5)

时间:2018-07-11作者:菲雨初情

    ,!

    “蔓蔓!”琴笙看着被车撞到的女人,挣脱开南宫墨琛的手,跑了出去。

    女人被车撞飞倒在路边,头磕在路边的便道上,血顺着她的头流了下来。

    汽车司机也吓坏了,“这位小姐,这可不怪我啊,我好好的开车,她自己走下来,刚才这里是绿灯,人行通道是红灯。”

    他的头上都冷汗,女人也不知道死活,就这么躺倒地上,这要是死了,他可要赔上人命案了!

    琴笙没管司机跑向蔓蔓,手摸着蔓蔓的鼻息,“她还有呼吸快点送医院!”

    她对着身后跟来的男人说道。

    南宫墨琛看一眼,女人头上的血,硬着头皮抱起女人。

    “还不开车门,她死了,你陪命吗?”他冲着司机喊道。

    司机吓了一条,“好好,我马上开车送你们去医院!”

    他急忙把车门打开,让南宫墨柰受伤的女人上车。

    琴笙跟着坐在后座上,用自己的手绢按住蔓蔓头上的伤口。

    “快点开,她的血止不住!”她催促着司机,如果不是怕叫他们的车来浪费时间,她就不做这个人的车了。

    “一定一定!”司机的脚把油门踩到最底,他可不敢耽误时间让这个女人死了!

    琴笙给钱川打了一个电话,让钱川准备接人,随着他们的车开到医院,钱川带着他的医务组跑了出来。

    蔓蔓被放上担架推进急救室。

    南宫墨琛厌弃着自己身上的血迹,让聂锋给他送一套新的西服来。

    琴笙站在急救室的大门等着,脑中里乱转着女人的样子,不得不说她真的很像初夏,出奇的像,虽然到不了宫墨宸和南宫墨琛这种程度的像,可以第一眼看见的时候,还是会分辨不出来。

    不会有无缘无故这么像的人吧?

    她的心纠错着,还是没忍住给初夏和云腾各打了一个电话,通知他们来这里见她。

    南宫墨琛看向琴笙,“你是叫他们来干什么?”

    “你不觉得初夏和蔓蔓很像吗?当初明泰说云蔓也初夏很像,所以他故意留在初夏身边了。这个蔓蔓也这么像初夏,我不觉得世界上会有三个这么像的人!”琴笙说道。

    能找到两个没有血缘关系,又长得很像的人,已经很不容易了,这么会这么巧的又三个,而还碰巧的都叫蔓蔓?

    她不觉得这是巧合,当初她没忘这方面想,是因为她和初夏是同学,也认识初夏的爸妈。

    如今想来,只怕事情没她想的这么简单了。

    云腾接到电话,一个赶来了,他跟宫墨宸去联合国法庭审讯西斯,后来西斯入狱,他就被派回来做善后工作,刚出了卓楠的事,他又被直接任命,让他调查卓楠的案子。

    琴笙一个电话,他就开车来了。

    “琴笙,什么事?这么急着见我,是不是他欺负你了?”云腾一眼看见站在琴笙身边的宫墨宸。

    “谁欺负她了?我要是欺负她,她能站着?应该躺在床上吧?”南宫墨琛没客气呛声着。

    琴笙一阵脸红,这个男人嘴,怎么就这么贱!

    她用手肘狠狠捣男人的肚子,恨不得一下捣废了,用他的命换宫墨宸的命!

    “不是他欺负我,是让你来看看蔓蔓,有人长得和蔓蔓堂姐很像。”她说道。

    就算想现在就杀了南宫墨琛,她也必须忍着,她要知道他把宫墨宸弄到哪去了!

    “蔓蔓?蔓蔓不是死了吗?”云腾诧异了。

    “是,但是我看见和蔓蔓一模一样的人了,所以我想让你来,和蔓蔓验血一下。”琴笙说道。

    “和蔓蔓一模一样的人,也未必是蔓蔓,琴笙,我知道你的心情,我也一直在为了蔓蔓的死伤心,可惜我还是特种兵不然我早打废了明泰,让他给蔓蔓偿命!”云腾说道。

    “琴笙,我来了,我去,你不知道司空珏那个家伙多讨厌,等我回去我让他跪榴莲!不对,我要用榴莲打他!”

    远处传来了初夏的声音。

    云腾转头看过去,立刻愣住了,“蔓蔓?”

    “不是,她不是蔓蔓,她是我朋友叫初夏,我们一直是同学一起上课,所以我知道她不是。”琴笙说道。

    云腾不解的看向琴笙,“那你让我来干什么?”

    “我说的人不是初夏,是别的人,她还在抢救室里。”琴笙不放心的看向抢救室。

    “你们在说什么啊?求解脱啊亲!”初夏完全听不懂了。

    琴笙的手拉住初夏,“我看到一个人,和你长得很像,也和我表姐很像,我怀疑你们是有血缘关系的,虽然,你可能觉得像天方夜谭,但是你看到她,你也会有这样的想法。”

    初夏堪堪的扯了一下唇,“不可能,我怎么会和你表姐有血缘关系呢?我有爸妈的!”

    “但是,但是我记得我小时候听我妈妈说过,她生的是双胞胎,但是有一个妹妹出生就死了。”云腾的眉头低压下,陷入了回忆。

    “啊?我勒个去,这不是真的吧?”初夏越听越悬。

    “真的?那看来我的猜测没错!”琴笙高兴的弯了一下唇角。

    “是真的,当时妈妈还难过了几天,当然后来,家里出事了,爸妈死了,我们都被送到孤儿院。”云腾的声音暗哑着。

    钱川从急救室走出来,“琴笙,过来!”

    “蔓蔓怎么样了?”琴笙跑过去问道。

    钱川看着琴笙的紧张度,眸低泛着金光,他就喜欢紧张自己家人的家属,这样宰起来更容易啊!

    “内个,人救回来了,但是她的情况很不好,不知道有没有伤到脑子,我看要住特别监护室,那里什么医疗器械都有,就是价格贵一点,当然和那里的医疗设备比,还是物超所值的。”钱川说道。

    “行,钱不是问题,蔓蔓情况到底怎么样了?”琴笙急着问道。

    “钱不是问题的话,那就都不是问题了,人马上就出来,我在给她配备四个专业的护士,保证是最好的,就是这个人呢,要收一点点费用。”钱川继续磨他的刀子。

    “行啊,几个都行。只要蔓蔓能好就行。”琴笙说道。

    “当然,还有这个药的问题,这个国产的和进口的药是有区别的……”

    不等钱川说完,南宫墨琛冷了脸,“钱串子,我看你是要上天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