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甜心18岁:总裁大人,宠宠宠 第762章 被污成小三(27)

时间:2018-07-11作者:菲雨初情

    ,!

    等健酵楚楚来吃饭的时候,初夏已经把饭都盛好了。

    两个孩子吃得很好,只是司空珏比较麻烦了,初夏要一勺一勺的喂给司空珏吃。

    “夏夏,我想吃鱼,给我鱼吃。”司空珏说道。

    初夏郁闷地给司空珏挑鱼刺,两个孩子从小都没用她挑,结果她还要给男人挑刺!

    一口口菜饭送到司空珏的嘴里,司空珏美得差点上天!

    “夏夏,我想吃螃蟹了,明天我们买螃蟹吃。”司空珏说道。

    初夏只差吐出老血,螃蟹更难剥好不好?

    “快吃饭!”她一口米饭塞到男人的嘴里,恨不得一口将他喂饱了。

    健健的眼睛蜜蜂着,他的眉头一挑,“妈,你一口还没吃呢,我吃饱了,我喂他吃吧!”

    初夏看了一眼懂事的儿子,还是自己的儿子好,“那你喂你爸爸吃饭。”

    能吃饭太好了,她也饿了,他抓起筷子吃着自己饭。

    健健拿起桌子上单独放着在一双筷子,给司空珏夹菜,“您老人家想吃什么啊?这个好不好?”

    他夹起酥肉送到司空珏的唇边。

    司空珏的眸子压成狭长,没想到这个小东西,会提出喂他吃饭,刚才还是一副恨他不死的样子好不好?

    他的眸光警惕的等着那块酥肉,只怕里面有什么问题、

    健近狸般的看着自己爸爸,“怎么,酥肉不是你最爱吃的吗?我夹错了?不想让我喂拉倒,我还不喂了!”

    “想,想啊!快点给我吃!”司空珏看着儿子要收回去的手,连忙说道。

    难得小兔崽子有良心喂他吃饭,他当然要吃了!

    而且,想到儿子竟然记得他爱吃酥肉,他心里荡漾出甜美,父子就是父子,虽然平时打打闹闹,关键的时候,儿子还是儿子!

    他张嘴吃掉健健送过来的肉,别说儿子送来的肉真的好吃。

    一餐饭吃下来,健健竟然没一点不耐烦,一直喂司空珏吃到饱。

    司空珏能说,这是他吃的最满意的一餐饭吗?

    他已经开始幻想,将来一家四口,可以幸福的生活在一起的场景。

    只是他的幸福没维持多久,就在和初夏洗澡的时候打破了!

    “夏夏,我背好痒,你给我搓搓!”司空珏说道。

    总算把小女人,匡进来给他洗澡,他满脑子转着要不要就今天晚上扑倒初夏算了。

    只是他的背是怎么回事?一直在痒,而且越来越痒!

    初夏的眸光凝着男人的背,“司空珏,你不是病了吧?怎么你的背都红了,而且有包?”

    她诧异的看着男人的背,凡是被她搓过的地方都起了一个个的包。

    “没有啊,我挺好的,除了有些痒痒。”司空珏说道,现在不光是后背痒痒了,他前面也都在痒痒,他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身上,身上也都慢慢的逸出了一个个红色的包!

    健健!他特么的只差冲出去,打自己儿子的屁股了!

    这个是过敏,但是今天晚上吃的东西,绝对没有他能过敏的东西,除非有人故意让他过敏!

    怪不得臭小子,这么听话的主动喂他饭吃。

    他现在才明白是为什么!

    臭小子憋着要让他过敏,一定是筷子上被他涂了东西!

    “夏夏,我这个是过敏了,你快点给我去药房拿过敏的药,要内服和外用的!”司空珏连忙说道。

    “怎么会过敏呢?”初夏意外了。

    “不知道,也许是我身体不好东西吃太多,消化不良,你去拿药吧。”司空珏说道。

    反正现在还不是他找小东西算账的时候,等他把初夏追都手,他在把小东西的屁股打成两半!

    他的唇角勾出邪魅笑容,小东西想害他,让他暴露自己的手没废,他正好利用这个机会把女人搞定!

    等初夏拿着药回来,男人的身上起了好多包。

    “这药行不行啊?不然我带你去医院吧?”她有些不放心了。

    过敏并不是单纯表面过敏,其实身体内脏也都在过敏,只是人看不见而已,如果过敏的包起在咽喉,很容易造成呼吸堵塞,那样是会致命的!

    “我去,你还不相信我的药,我可是玉殿下!快点给我涂上。”司空珏命令着。

    不过,小女人抓急他的样子,他还是很享受的。

    “马上。”初夏说道,她暗自骂着自己,真心是有病,她竟然紧张起他来了。

    她打开药膏的盒子,将药膏挤在手上。

    司空珏从浴缸里大喇喇的走出来,经过两个人几次坦诚相见,小女人现在不会躲闪着看他了。

    看来调教的不错了,他要将调教进行到底。

    好吧,初夏已经懒得理会司空珏的暴露狂症状,她的手给男人涂着药膏。

    女人柔软的手指绞着冰凉的药膏涂在男人的身上。

    司空珏立刻不淡定了,这种感觉舒服的他,只想要更多。

    “继续涂,还有前面没涂。”他恨不得把女人拉到他面前。

    “等着!”初夏不耐烦的说道,她后面还没涂完了好不好?

    她等她把后面涂完了,在走到男人前面的时候,简直污了她的眼睛。

    “司空珏,你再不管好他,我阉了你!”

    “这也不怪我啊,你不知道我全身痒痒吗?痒痒肯定也有反应。你快点给他涂药!”司空珏说道。

    初夏很想把药膏塞司空珏的手里,但是他不能动的手,也没办法给自己涂药。

    她咬着牙,拿药膏给司空珏涂上。

    “再涂多点,不行,还痒痒,帮我用力涂,夏夏,我太痒痒了,救命,用力涂!”司空珏的声音从深喉发出来,绞着难以掩饰的闷哼。

    初夏听着男人要死要活的声音,一阵不忍心的按照他的要求做了,她的小脸浮出绯红。

    只觉得不像是涂药,更像是在帮男人……

    “我,我不涂了,你自己忍着吧!”初夏果断停手。

    “我要废了,初夏帮帮我,就算我当初对不起你,你忍心见我憋成废人?快点救救我!”司空珏一步上前,将小女人逼到墙上,如果不是他要装着手不能用,他真想一把将女人压在床上。

    “司空珏,你别太过分,你要找男人,我给你找钱川去,我只是好像帮你涂药,你别想歪了!”初夏连忙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