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甜心18岁:总裁大人,宠宠宠 第759章 被污成小三(24)

时间:2018-07-11作者:菲雨初情

    ,!

    “没有吗?那个拿高仿lv包的,还有那个穿假香奈儿衣服的,我去,这是什么味道?假cd香水吧?还有谁?快点报名,我好给你们安排单独晋见玉殿下!”初夏大喇喇的说道。

    眸光看着,一群女人五光十色的脸。

    哈哈哈,蒙别人还有可能,她是干设计师的,永远走在时尚的尖端,这些大牌子,她一眼就能看出真假。

    就算是再高仿,也会有细微的差别,仔细看的话,还是能看出来。

    “我,我这个是真的!你凭什么说我穿的是假货?”

    “就是,我这些也都是真的!”

    “玉殿下,你的雇员太侮辱人了,我们要求你炒了她!”

    几个女人叫嚷开了,她们装逼的小秘密就这么被初夏挖了出来。

    司空珏扯了一下唇角,“开除她啊?我可没资格,要问我儿子和女儿,愿不愿意换妈!”

    几个女人的脸色更加难看了,没想到这个就是司空珏的正牌老婆!

    “我们,我们就是来看个病,就算是老板娘,这态度也太差了吧?”

    “呵呵,我态度差?你们几个是看病吗?明摆着吃我男人的豆腐,当我眼瞎啊?我们家是卖药的,不是卖人的!”初夏呛声回去,从柜台里抱出一大堆药,一个个塞到这些女人怀里。

    “驻颜的,减肥的,润肤的,你们要的这里都有9要什么?我们这里都配好的药,要多少有多少!”初夏下了逐客令,看见这些女人她就恶心!

    女人抱着药,狠狠瞪着初夏。

    “哼!什么态度,我们再也不来了!”

    “不来了啊?替我谢谢你十八代祖宗!”初夏没客气的说道。

    这样的客人少一个是一个,她才不想好好的药店,弄得和牛郎店一样!

    司空珏看着那些被初夏赶走的女人,笑出声来,“还是我老婆帅气!老婆,你要保护我,不然我会被她们吃豆腐的!”

    初夏听着一阵肉麻,“额!滚!谁是你老婆,说好的就一个月!我赶她们走,是不想我孩子被不良教育了!”

    “一个月也是我老婆!老婆,你做饭了没有?我好饿!”司空珏拉着女人的手说道。

    初夏好悬没忍住一巴掌扇向司空珏的脸,好好的男人不当,他要撒娇,活脱一个gay。

    不对,她弄错了,他就是gay啊!

    这下初夏更相信,司空珏就是gay了!

    “放开我c恶心,你找钱川撒娇去!想吃饭自己做,我不会!”她折身走向后院,她才不要给司空珏做饭。

    说好的一月,只是名义上夫妻,他凭什么让她给他做饭?

    想到当初司空珏是怎么对她的,她到现在还没消气!

    “好,我去做饭,你想吃什么?我给你做!”司空珏连忙问道。

    初夏冷勾了一下唇角,“不用了,我怕你给我下药,我叫了外卖。”

    她绕过司空珏走向自己的卧室。

    司空珏追了过去,“初夏,我怎么会给你下药?你冤枉我了!”

    “司空珏,你还有完没完呢?只是装一个月夫妻,你没事缠着我干什么?”初夏真心后悔了,刚才不该帮司空珏哄走那些女人!

    司空珏的手一把拉住初夏的手,“夏夏,你怎么可以这么说人家啊?人家是心疼你,吃外卖不健康!”

    额!初夏的额顶上划下一串黑线头,最受不了的就是男人装女人的说话声!

    “放开我,不放开我,我夹你的手!”

    她已经走进门里,而男人还拉着她手臂不放,只要她一关门,就能夹住男人的手,不废了,也能疼死他!

    “夏夏,你好狠的心,我知道当初对不起你,难道你就不能原谅我吗?佛祖还说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呢!”司空珏矫情着。

    初夏只差被男人逼疯了,不懂他怎么变了性取向之后,成了唐僧了,简直可以说道她想一脚将他踢出太阳系!

    “不滚是吧?”她说着一只手狠狠将大门关上。

    毫无意外的听见男人吃痛的嚎叫声,“夏夏,如果我的痛苦,能让你心里好过,那你就放马过来吧!”

    初夏只差气抽了,没见过这么无赖的男人,她受伤的力气更大了,门夹住男人的手腕,她不信,他疼会不放手!

    然而,让她意外的是,司空珏真的没放手,一直攥着她的手臂。

    “你疯了,放手!”初夏已经看见司空珏被夹红紫的手腕。

    她知道自己的力度不小,可是她只是想,他嫌疼,自己抽回手去。

    “你不原谅我,我就不放手!”司空珏坚持说道,仿佛他根本不怕疼。

    然而初夏坚持不住了,她分明看着男人的手腕变青紫了!

    她松开手,打开大门,“司空珏,你到底玩什么?”

    疯了,疯了,他不要手了吗?

    如果她没记错,他最在意的就是自己的手!

    司空珏趁着女人的手松开,挤进大门,“夏夏,我就是想求你原谅我。”

    他说着单膝跪倒在初夏的面前。

    “你发什么神经,我说过我早就原谅你了,你没听见吗?”初夏说道。

    “但是我知道,你还是恨我!”司空珏说道。

    初夏的脸色冷下,唇抿成了直线,“司空珏,我一个人生下健健面对孩子先天性心脏病,多少次看孩子被送进急救室,多少次接到医生给我的病危通知书,多少次,不知道我还能不能看着健筋过来,你告诉我,我要怎么不恨你?

    但我知道我怀孕了,却不知道孩子爸爸是谁,甚至不知道自己在酒店被谁睡了一夜,你告诉我,我要怎么不恨你?”

    她的唇发着颤,声音从咽喉滑过,像是无数的刀子割在她的喉咙上,这些话,她从来没说过,但是不表示,她从来没伤过。

    伤就是伤过了,对于一个伤到心碎的人来说,让她释怀,谈何容易!

    司空珏的头低下,“我知道,我混蛋,都是我错,才让你们母子受这么多的苦。”

    他说着抬手抽象自己,然而他的手无力的垂下了。

    “夏夏,我的手废了,你看我的手动不了了!”他叫着初夏,给女人看他的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