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甜心18岁:总裁大人,宠宠宠 第721章 我的一切包括你(15)

时间:2018-07-11作者:菲雨初情

    ,!

    健健听到头顶上有动静,他一个空翻踢开掉下来东西,踢到地上的树枝上都是红色的颜料。

    他的眸光看向旁边的庄园,有人在玩cs游戏?

    庄园里的枪声时不时的传出来,他郁闷的踢了一下脚下的树枝。

    简直太没道德了,打枪打到外面,要是不是他这样会武功的,依旧被伤到了!

    他拿着手里的草药继续走,这个庄园是在山坡上的,他来这里给妹妹采药,因为他爸爸说,去疤痕的草药越新鲜越好,他只能每天来采。

    想到病床上的妹妹,他加快了脚步,向回走。

    庄园里,恋恋和大家玩着cs游戏,显然她带领的人比较弱,她已经努力拖时间了,好让自己多往外面打几枪,还是被带着猎豹面具的男人抓住了。

    男人一手抓起恋恋,“怎么样,是我赢了吧?”

    恋恋不屑的翻翻她的大眼睛,“赢我一个孝,你很得意吗?”

    额!男人的头上划下无数的黑线,小东西,简直是气死人不偿命的节奏。他要是被这个小奶包赢了,面子就要丢尽了!

    “我没得意,不过你注定赢不了我,别说你了,你爸爸也一样!给我老实在庄园里呆着吧!”男人冷声说着。

    蔓蔓走过来,“我带恋恋回她房间吧。”

    “嗯,你照顾好她,我走了。”男人松开手把恋恋交给女人。

    恋恋的眸光凝着男人走远的背影,她总觉得这个背影有点眼熟。

    “蔓蔓,你见过他摘面具的时候吗?他是很丑吗?”她问道。

    “不是,他不丑。”蔓蔓说道。

    “我才不信呢,不丑他为什么带面具?”恋恋故意说道。

    蔓蔓堪堪的扯了一下唇角,“那是因为,嗯,他喜欢猎豹。我带你去休息。”

    “那你有他照片吗?”恋恋继续追问着。

    “没有。我给你带了很多零食,你看看你喜欢吃哪个?”蔓蔓说道。

    恋恋的唇抿了一下,小小的脑袋继续回想刚才的男人背影,可惜看不到那个人的脸不然她想,她一定认识这个人。

    然而蔓蔓没上她的当,她只能再找机会看那个掳走她的人是谁!

    -

    一天的搜查,南宫墨柰威廉都没找到任何线索。

    所有道路上的监控,完全找不到那些车,好像那些人和那些车就这么凭空消失了。

    随着军用直升飞机的轰鸣声,飞机降落再宫墨宸别墅顶上的停机坪。

    宫墨宸高大的身影笔直的走下飞机,他的步速很快,径直的冲向飞机旁的琴笙。

    “小叔!我们的女儿……”琴笙只说了几个字,嗓子就像是塞了软木塞,让她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宫墨宸一把将哽咽的小女人搂进自己的怀里,“别怕,有小叔在,恋恋不会有事的!”

    琴笙的眼泪滚落,所有强撑起来的坚强都因为男人一句话,全线崩溃了。

    没有女人愿意故作坚强,但软弱首先要找到,可以让你软弱的对象。

    而宫墨宸就是那个可以呵护她所有软弱,为她撑起一片安宁的男人!

    “我担心我们的恋恋!”她的头靠在男人的怀里,泪水打湿男人的衣襟。

    “我们的恋恋不会有事,她继承了我的睿智,你的古灵精怪,她一定不会让自己有事。”宫墨宸说道。

    他的声音低低沉沉地从深喉逸出。

    直到发现琴笙找钱川化验dna他才知道恋恋是自己的女儿。

    怪不得他恍惚着总觉得恋恋的睿智像他,原来真的是他女儿!

    “嗯,我知道,她很独立坚强,很像你!”琴笙说道。

    “告诉我疼吗?”宫墨宸的手把女人抱得更紧。

    琴笙一怔,“什么疼吗?”

    “生女儿的时候,疼吗?我听说生孩子很疼。对不起,我没在你身边,让你受了这么多苦。”宫墨宸的声音打在琴笙的额顶上。

    琴笙的手紧抓着男人的衣襟,睫毛一颤,泪水滚落下来,“很疼,超级疼,我连打针都怕的,结果开骨缝生宝宝。我阵痛一下就想一次你,我发誓,我再看见你一定不让你再从我眼前溜走!我不要再等你五年!”

    她是他掌中的宝,阵痛对于她这种连打针都怕的人来说,太难以承受。但是为了宫墨宸,她还是一个人把恋恋生了下来。

    恋恋是,恋恋不舍,恋恋不忘的意思。

    “我不会再离开你,我已经不是特种部队的人了,以后我就是宫总裁,你就是我的妻子,我们可以一家三口永远不再分离。”宫墨宸说道,低头吻在自己小女人头顶上。

    “我说,你们不嫌冷啊?站在螺旋桨下面?还是你们想在这上演真人秀?”南宫墨琛不满的吐槽着。

    看着小女人抱着他哥哥不放,他就整个人都不好了。

    为什么他抱一下,她就和碰到毒药一样?他们兄弟两个不一样吗?

    宫墨宸的手拍在琴笙的背上,“我们先进去,这里风大。”

    琴笙狠狠瞪了一眼南宫墨琛,真心讨厌这个男人,她才刚抱一会儿宫墨宸好不好?

    男人的怀抱好温暖,她就像是流浪的猫,终于找到了自己舒适的窝。

    她跟着男人走下顶楼。

    客厅里,聂锋看见宫墨宸回来,离开走了过去,“总裁!是聂锋失职,弄丢了恋恋小姐,聂锋等找到小姐,就以死谢罪!”

    宫墨宸的手拍在聂锋的肩膀上,“不能怪你,事情太突然,就是有人利用新闻刚刚曝光,我们还没防备套我的号,给你打了电话。

    我断定发新闻的人,和掳走恋恋的人是一个人。你们追查的这么样?有没有从电信局查到打电话的真是号码?”

    聂锋摇摇头,“我去了电信局,但是调出来我自己的电话记录里,没有那通电话。”

    简直是见鬼了,明明是他接到电话,但是电信局里却差不到记录,如果不是宫墨宸够信任他,他真心跳到黄河都洗不清了!

    宫墨宸的眉头一蹙,“掳走恋恋的车,也没查到任何监控记录吗?”

    “我通过部队的软件进入了交通局道路监控系统,但是没有一条道路的监控器上拍摄到那几辆车的画面。”南宫墨琛也是无语,据算山里的路上没监控,可是车不会一直在山里吧?只要开到正式的公路,就应该有监控器拍到车,然而汽车就和蒸发了一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