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甜心18岁:总裁大人,宠宠宠 第705章 少儿不宜(29)

时间:2018-07-11作者:菲雨初情

    ,!

    初夏只觉得自己听错了,司空珏竟然和她道歉?

    “你,你说什么?”

    司空珏一把拉住初夏的手,“我说对不起,真的对不起,这么多年让你受委屈了。”

    初夏忽然轻笑出声,“司空珏,你哪根神经没搭对?竟然和我道歉?”

    “初夏,别这么说,我以前那么做都是有原因的,你知道莘彤是我的未婚妻,我不能不管她。”司空珏解释着。

    他真的是有苦衷的,如果没有莘彤,他也不会对初夏这么决绝。

    “所以呢?你现在看着莘彤病了,就不想要她了?”初夏冷声问道。

    “我是那样的人吗?她要换骨髓,我也一直养着她,只是我觉得,我不能再这样对了你,这对你不公平,尤其是我知道楚楚也是我孩子的时候。

    初夏,我会和莘彤说清楚的,只当她是妹妹,而且我和她除了兄妹什么关系都没有。”司空珏说道。

    “你要怎么样对莘彤,是你们之间的事,和我没有半毛钱的关系,你用不着和我解释。

    还有我女儿是明泰的女儿,也和你没有半毛钱的关系!”初夏咄咄说道。

    她透着心虚,脑子都乱了,为什么司空珏会忽然说出楚楚是他的女儿?

    “初夏,你还想骗我吗?楚楚长得这么像我,怎么可能是明泰的女儿?”司空珏问道。

    “也许我太恨你了吧?所以女儿都长得像你。”初夏打死不承认楚楚是司空珏的孩子。

    “好,就算的明泰的,我也不介意,我都当自己的女儿疼。”司空珏说道。

    初夏只觉得好笑,“司空珏,你是不是觉得,当初你拒绝我,有的是理由,所以现在你随便说一个理由,我就必须要原谅你?

    对不起,我不是圣女,当初你怎么对我,我可以不计较,但是你也别想求得我的原谅!”

    很多东西都是有保质期的,无论是爱情,还是伤害,当事过境迁的时候,再搬出早就过期的爱情或者道歉,已然物是人非!

    司空珏的心陡然一沉,“我知道我伤你太重,你没这么快原谅我,但是让我照顾楚楚吧,她是我的女儿。”

    提到楚楚,初夏火牟然窜了出来。

    “你不配有女儿!司空珏,你太卑鄙,趁着我喝醉了强上我,还让我怀孕!”

    “我当初真没想和你怎么样,是你拉着我不放的!”司空珏解释着,他的手拉住初夏的手。

    初夏一把挥开男人的手,“我不信,我会拉着你不放?”

    她吃错药了吗?拉着司空珏不放,她应该是躲他都躲不及吧?

    司空珏的手被女人甩开,“想知道怎么回事?我告诉你!”

    他的手猛然一带,将女人带到他怀里,然后将她压在墙上。

    “混蛋!你占我便宜,你放开我!”初夏低吼道,要不是怕吵醒女儿,她已经喊救命了。

    “谁想占你便宜了?你不想知道那天到底是怎么回事吗?我告诉你,那就是这样!”司空珏压住小女人的身子,手拉住小女人的手。

    提到占便宜,他忽然觉得,已经被误会了,如果不真的占便宜的话,是不是太亏了?

    “要说就说,你拉我手干什么?”初夏质问道。

    “不拉你手,怎么和你说那天的事?想知道,就给我好好听着,你是怎么拉着我不放的?”司空珏说道。

    他的头略低下,脸几乎挨上女人的小脸,任凭湿热的气息打在小女人的脸上。

    “那天,我跟着你去釜月色,本来是不放你一个人走的,结果发现你去了那种地方,那种地方是男人专门玩女人的地方,我更不放心你一个人去了。

    所以我就跟着你进了釜月色,可我找了很久,都没找到你,我就去卫生间小解,谁知道,你在这个时候闯进男卫生间,然后大吐起来。

    我本来想去扶你,结果被你拉住不放,还问我为什么水龙头长毛了?”司空珏拉这小女人的手,重现了当天的场景。

    初夏果断羞到想钻地缝了,连她自己都佩服自己,特么的喝醉酒,太女汉子了,竟然抓男人那里!

    而且还抓着不放!她恨到发誓戒酒,这喝醉了,就断片的毛病真的害死人!

    “我,我知道了。”她想回抽着自己的手,脸红成了番茄。

    “后面还没说完呢!然后呢,你就这样抓着我不放,结果有人进来了,还以为我欺负你,要强上你,我只好抱你去房间,让你休息。

    不管你信不信,我当时真的要走,可是你从背后抱住我,哭着对我说,让我对健矫点。

    我也是男人好不好?而且还是禁欲了五年的男人,你觉得我被女人从后面抱住不放我能忍得住吗?”司空珏说道。

    那状况下,他能忍住的话,他就立地成佛了!

    初夏脑中的神经断掉,原来是她抱住男人不放的。

    想到她自己说的那就话,让司空珏对健矫点,她就好像为自己哭一下,那个时候,她到底是多卑微,就算男人各种不要她,她脑子里心里想的还是这个男人,爱的还是这个男人。

    下一瞬,她收理了自己的情绪,“以为我抱着你不放,所以你,就顺势上了我?”

    “嗯,被你扑倒,压着强要了几次,还没过瘾的,非让我用嘴伺候你。”司空珏的眸子滑过揶揄的光。

    这些当然是他杜撰的,初夏当时被他弄到,连动都动不了,怎么可能还缠着他要?

    初夏的脸红到要自爆,就差自己撞墙了,她竟然干出这样的事?

    “我知道了,那天晚上不怪你,你可以走!”

    她的手推着男人,真心丢死人了。

    司空珏压着女人没放,“你看,是不是你冤枉我的?你缠着我要,一遍遍扑倒我,结果弄出楚楚,你还怪我?

    对了,为什么要给孩子取名字叫楚楚?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可怜?”

    他听见楚楚的名字,就想到了楚楚可怜,简直是日了狗了,这个女人是多恨他?

    儿子叫司空贱,女儿叫楚楚可怜!

    他气到想做死小女人,让她肉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