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甜心18岁:总裁大人,宠宠宠 第694章 少儿不宜(18)

时间:2018-07-11作者:菲雨初情

    ,!

    健健抬眸看向琴笙,“妈咪,我不想死,我还有那么多老婆等着我娶呢,我死了她们怎么办啊?”

    琴笙的额定一黑,原来健健是为这个才不死的!

    “为这么多老婆操心,真心辛苦你了。”她无奈说道。

    “辛苦到是我承受范围内,我是男子汉吗!但是那个老头不让我见我妈,我才不要被他找到!”健健说道。

    果断还是不如自己爸爸厉害,最终被司空珏抓到了,他就跑到峭壁上坐着,他看谁敢下来抓他!

    “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会吓坏你妈妈和你爸爸的,不管他们之间有什么恩怨,他们都是真心爱你的。”琴笙的手摸着健健头。

    “是臭老头对不起我妈妈的,我才不要和他再住在一起!”健健斩钉截铁的说道。

    “臭小子!你骂谁是臭老头?”司空珏已经忍到了极致,小东西翅膀硬了,一直骂他臭老头!

    “我就骂你了!有本事是你下来啊!”健健翻翻他的大眼睛。

    “我靠!老子还不信今天管不了你了!你等着!”司空珏说着就要藤蔓爬下去。

    初夏一把拉住司空珏,“你干什么啊?不知道下面最多坐两个人吗?你下去想把儿子逼跳崖吗?”

    “这臭小子分明就是气我来的!他跳什么崖?要想跳崖,他早跳了!”司空珏气吼出声。

    “我不管,你敢动我儿子一根汗毛,我和你拼命!”初夏呛声回去。

    “初夏,你到底是多恨我,故意生一个恨我的儿子,让他气死我吗?”司空珏压抑不住自己的怒火。

    初夏只觉得好笑,她难道好能挑种子生,生一个专门恨司空珏的种子?

    “你别无理取闹"子是我生的,可是在你身边长大,你和他天天在一起,他还这么恨你,你到底对他做了什么?”

    “我把他当宝贝一样疼!他是我儿子,我能对他怎么样?”司空珏怒吼出声。

    简直戳了他的心肝肺,他百般的疼爱儿子,却还是被小东西恨上了!

    健健在悬崖下听着自己爸妈吵架,转头看向琴笙,“妈咪,你上去告诉我爹地,我要跟我妈咪过,他不答应,我就死在这里!”

    琴笙的唇抿成了直线,她不怀疑健健说的话是真的,因为健健的眸光十分冷冽,已经不是十岁孩子该有的眸光了。

    “嗯,我上去和你爸妈说,你答应妈咪,在这里不要动。”琴笙嘱咐道。

    她抓着藤蔓爬上来,半空中南宫墨琛的手就将她的手抓住,一把将她提到她的怀里。

    “没事吧?”南宫墨琛摸着女人的小手检查她有没有受伤。

    “没事,哪都没受伤,我要和司空珏单独说。”琴笙说道。

    司空珏走过来,“健健说什么?”

    琴笙拉着司空珏走到僻静的地方。

    “让健酵初夏走。”琴笙说道。

    “不可能!”司空珏的字从牙缝里一出来。

    “除非,你不想要你儿子了。”琴笙说道。

    “你!”司空珏一口气好悬气背过气去。

    “你清楚,健健一直躲着不见你,就是因为你不让他见初夏。”琴笙说道。

    司空珏沉默了,自己的儿子,他懂孩子心里在想什么,“如果我失去了他,我还有什么?”

    他的口气从来没有过的颓然。

    这是琴笙没有见过的司空珏,那个傲娇的玉殿下,什么时候有过这样颓然的表情?

    “你想用这样的方法留住初夏,只会让初夏和健健更恨你。不如就放手吧,你们也互相伤害了这么多年,不管是你欠初夏的还是初夏欠你的,都够了!”

    司空珏仰面长叹,似乎他和初夏不管他怎么努力,永远阴差阳错的错过。

    “琴笙,我说我爱初夏,你信吗?”他低声轻喃,“如果当初,她找我,和我说,她怀孕了,我接受她和健健,我们一定不会走到这样的地步。”

    他永远记得,那日的午后,他走进咖啡厅,一眼就看见穿着校服初夏。

    她脸上局促的表情,还有她低声和他说自己怀孕的声音,一字一句都像是烙印在他的心头,即使过了这么多年依旧清晰的如昨日一般。

    琴笙的眸子轻合了一下,“就当你们有缘无份吧,况且,你还有莘彤要照顾,不管初夏对你怎么样,你都无法离开莘彤不是吗?”

    司空珏点了一下头,莘彤是他一生是责任,而照顾莘彤,就注定,他和初夏永远不能相守。

    “我知道了,我答应健健,让他和初夏走。”

    他的手攥成了拳头,很想要抓住什么,却发现自己的手心永远是空的!

    “好,我去告诉健健,让他上来。”琴笙折身要走。

    “琴笙!”司空珏叫住要走的女人。

    “还有什么话要告诉初夏吗?”琴笙想,这次他们的离别也许就是永别了,她没忍心,还是问了司空珏有什么话和初夏说。

    司空珏的唇抿成了直线,略顿,才说出自己的话,“没,没有什么,就是不要告诉初夏,不要告诉初夏,我爱她。”

    他说完便阔步从琴笙的身边走过。

    琴笙诧异的看着男人的背影,一时间没有想明白司空珏的用意。

    下一瞬,她凉薄苦笑,司空珏终究是对初夏用了真心,只有用了真心,才会时时处处替对方考虑,他是怕初夏知道会对他有挂碍吧?

    既然不能相爱,就干脆让初夏厌弃他,恨他,忘了他。

    轻声一叹,响彻在寂静树林里,让树林越发的空寂。

    初夏看着走过来的琴笙迎了上去,“你和他说什么了?”

    “司空珏同意让健酵你走了,你现在就可以带健健离开。”琴笙说道。

    “真的?”初夏只觉得自己幻听了,司空珏一直扣着健健不给她,会这么痛快的答应?

    “真的,我去叫健健上来!”琴笙走向悬崖边,叫着健健上来。

    健杰高兴司空珏妥协了,他拉着藤蔓爬上来,“妈妈,我马上上来!”

    他的脚蹬在峭壁上,手用力抓藤蔓。

    牟然,藤蔓呼啦啦的被抓松动了,根部从悬崖上不多的土里脱落了。

    琴笙看见健健要掉如悬崖,她伸手拉住健健的手腕,然而她的身体被健健的体重拽得跌下悬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