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甜心18岁:总裁大人,宠宠宠 第690章 少儿不宜(14)

时间:2018-07-11作者:菲雨初情

    ,!

    卓楠的手攥成了拳头,“南宫墨琛!”

    他狠狠逸出四个字,南宫墨琛竟敢派手下过来,公然和他为敌!

    “总统,我们要阻击吗?”侍卫请示着。

    卓楠的眸低迸着瘆人的火光,半天只逸出了几个字,“让他们走!”

    这里是总统府,是市中心,是人们仰望的地方,他就算要动手,也不能再这里动手,这里只要一开枪,那么全国就知道了!

    虽然他手里捏着南宫墨琛的把柄,现在却不是他能和南宫墨琛摊牌的时候,他想要的货,还没到手,如果真的宫墨宸回来,必定不会给他买那批货!

    随着他的命令下达,总统府里里外外的人,都向后退去,给南宫墨柰琴笙让出路来、

    南宫墨琛的手始终攥着琴笙的手,他的步履如常,丝毫看不出慌乱,但琴笙却知道男人现在的心有多重,因为他的手将她握得很紧,很紧!

    当他们走出总统府的时候,聂锋开的车正好一个甩尾停靠在大门处。

    南宫墨琛带着琴笙上车,吩咐聂锋快点离开!

    直到汽车开走的一刻,琴笙还不受控的回头看了一眼,只怕被卓楠的人追上来。

    太险了!刚才已经是双方对持的局面了。

    “你胆子肥了,什么地方你都敢来?”南宫墨琛控制不住的气吼出声,刚才他都没把握自己能带琴笙出来,如果卓楠一定要动手,他不一定有胜算!

    “我怎么知道你和卓楠还有严彪是一伙的?”琴笙呛声回去。

    她以为只有卓楠和严彪是一伙的。

    “我,我和谁一伙儿,你都不应该来这里!”南宫墨琛被小女人的话噎差点扯不出理由。

    “南宫墨琛,你知不知严彪是什么人?你还要和这种人在一起,你和卓楠还有严彪到底设计了什么?你们是不是要害宫墨宸?”琴笙质问着男人。

    南宫墨琛心口一窒,“我是宫墨宸。”

    打死他也不会承认自己是南宫墨宸。

    “我小叔不会和严彪这样的人在一起的!他去了联合国法庭,去处理西斯的案子,你是他的弟弟,南宫墨琛。”琴笙从来没有分的这么清楚过。

    就算两个人长得一模一样,也混淆不了她的视线了,因为宫墨宸不会和严彪这样人混在一起!

    南宫墨琛的唇角狠狠一抽,“为什么觉得我不会和严彪在一起?我是商人,做对我有利的生意,一向是我的原则。”

    “的确,小叔是商人,但是小叔做什么都有自己的原则,有些生意给他再多的钱,他都不会做,那才是我的小叔!”琴笙咄咄说道。

    眼前这个男人不是宫墨宸,不是!

    南宫墨琛的眸光深深内敛着,“不管你信不信,我就是宫墨宸,我先带你回家,有什么话,我们回家说。”

    “我要回利昂家。”琴笙说道。

    “你觉得利昂能保护你?还是你想把卓楠的人都招到利昂的家?”南宫墨琛问道。

    卓楠不会善罢甘休,现在能保护琴笙的人,只有他!

    琴笙的眸光垂下,她倒是不怕卓楠,但是她舍不得让恋恋再有危险,而且利昂很无辜,她的确不该再给利昂找麻烦了。

    “好,我和你回家,但是我要带着楚楚。”她提出了条件。

    南宫墨琛的眸光打在小奶包的脸上,“随便,反正家里大,随便给她放哪都行。”

    楚楚眉头蹙起来,什么叫随便放哪啊?她是东西吗?

    不过,眼前的男人全身都是冷的,她一句话都不敢说。

    琴笙给利昂发出一个信息告诉他,她还有事情要做,晚上去初夏家睡,不回家了,嘱咐他照看好恋恋。

    对于初夏,利昂还是放心的,而且当初她们姐妹两个就经常在一起,他没怀疑什么,只是嘱咐琴笙小心。

    当汽车开到别墅后,琴笙带着楚楚上楼休息,而南宫墨琛被挡在了房门外。

    南宫墨琛没着急,他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慢慢的喝着,他知道很快琴笙就会自己出来找他。

    琴笙给楚楚洗过澡,嘱咐楚楚早休息,她的手机响起一个提示音,那是钱川发来的信息。

    她点开信息看了一眼,脸上的表情立刻凝固住。

    不,这不是真的!

    她只绝对自己的思维全部都乱了!

    她立刻给钱川打去电话,“钱川,你是不是搞错了?头发样本的应该是恋恋的爸爸,吸管的不是!”

    “琴笙,你在怀疑我的仪器吗?我的仪器是不会错的!其实两个人和恋恋都有亲属关系,这两个人应该是孪生兄弟,他们的dna很接近,一般的兄弟都会有这么接近的dna。”钱川说道。

    琴笙的眉头压下,钱川说的对,南宫墨柰宫墨宸的确是兄弟。

    “但是,不对,头发的样本的应该是恋恋的父亲,你是不是用混了?”

    “小姐,我的机器会混吗?头发的不是,吸管样本的是,我看不是我弄混了,是你弄混了谁是你孩子的爸爸吧?”钱川说道。

    琴笙的脸僵硬住,她弄混了宫墨宸吗?

    “我,我知道了。”她支吾的说道。

    脑中所有的神经都搭错了,她明明感觉到那个和她亲热的男人一次次滚上床的男人是宫墨宸,为什么钱川的报告却不是?

    像是一击闷捶砸在她的头上,她会连自己女儿的爸爸都不认识了吗?

    然而钱川还是有一定的职业操守,他收了钱都会做事,虽然收费高,但是不会坑人。

    她的心惴惴不安,抬步走出房间。

    她控制不住的走下楼,想去看看那个被她认定是南宫墨宸的男人。

    男人正在客厅里喝酒,他坐在沙方上,身姿很好看,修长的腿随意翘着,比例太大,让你完全忽视不掉他的长腿。

    他的手晃动着酒杯,看着杯壁上的红痕。

    琴笙的心跳凸了一下,宫墨宸喝红酒也有这个习惯。

    南宫墨宸看着走过来的小女人,他起身迎了上去,“想小叔了?”

    他的手摸着小女人的头发,“真香,刚洗过澡了?你知道我最爱吻你头发上的味道,淡淡的一股兰花的香气。”

    他的头低下吻在小女人的头发上,继而吻上她的小脸……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