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甜心18岁:总裁大人,宠宠宠 第675章 把两个男人都收了(29)

时间:2018-07-11作者:菲雨初情

    ,!

    “我知道恋恋有危险,不过,音音恐怕不会接受我和恋恋回去的。”琴笙说道。

    “我和音音已经说清楚分手了,你放心,她在医院,干扰不到我们。”利昂解释着。

    昨天,他就在医院和音音说清楚了,没再被音音的眼泪蒙蔽,就算女人再怎么哭,他硬着口气通知她分手了!

    他给她一笔赡养费,和一所别墅,算是对她当年救他的报答。

    琴笙点点头,“那就好,我和恋恋回你家。”

    如果音音不在,她担心的事,就没什么事了。

    “那就快点走吧!我来应付他们两个!”琴泽催着利昂快点带走琴笙。

    利昂和琴笙没走正面的大门,而是走了后院的小门,他开着车,带着琴笙直奔他的别墅。

    宫墨宸的手机响起提示音,他虚晃一招,退后了几步,这个提示音是他特殊设定的,只有暗中保护琴笙的手下发来的信息,才会有这种提示音。

    他拿出手机看了一眼,便看见自己手下的信息,他的手下通知他,琴笙和恋恋,已经被利昂从后门接走了。

    南宫墨琛看向宫墨宸,“怎么,司令催是你上飞机了?你还不走?小心违犯军纪,你也要被抓了!”

    他得意的说道,不信宫墨宸还敢磨蹭着不走。

    宫墨宸轻勾了一下唇角,“我是要走了,你好自为之!”

    他撂下一句,坐上自己的车,开车回部队坐军用飞机去联合国法庭。

    利昂接走琴笙太好,他正好可以安心的离开,因为利昂是绝对不会让他或者南宫墨琛接近琴笙的。

    对于利昂和南宫墨琛的能力,他觉得利昂还是能够做到保护琴笙的,况且,他不会让南宫墨琛这么逍遥的在h国,他会让他忙到忘了自己的是谁了!

    他的唇角勾着揶揄的笑,南宫墨琛想和他斗?!

    南宫墨琛并不知道自己哥哥到底做了什么,他有些诧异宫墨宸走的太容易了。

    他便径直的走向琴家的大门,进去找琴笙。

    “义父,我来找琴笙!”他继续顶用宫墨宸的身份。

    琴泽眨眨他苍老的眸子,“琴笙啊,她刚才走了。”

    “走了?她怎么走的?”南宫墨琛问答。

    “她开车走的啊?难道我琴家还没汽车吗?”琴泽说道。

    “不是,我是问,她去哪了?”南宫墨琛改变了一个问法。

    “她啊,她回云家了。她说想她外公了,就带着女儿回去了。”琴泽的眸低闪过得意的眸光,看他不给云端这个老匹夫找点麻烦的!

    想到这个男人要追琴笙追到云家,云端交不出琴笙,被他掀了云家,他的心情从来没这么爽过!

    “回云家了?”南宫墨琛默念着,琴笙真的不管h国的事,带着孩子回云家了?

    “是啊,不信你搜我的别墅,看看这里有没有琴笙!”云端大喇喇的说道。

    人都走了,他才不怕搜呢!

    南宫墨琛的唇抿成了直线,自然不会白费功夫的搜人,琴泽这么说必定是真的没有!

    “我知道了,那我告辞了。对了,义父这几天接到紫娴的消息了吗?”他想到这个。

    琴紫娴到现在还没抓到,这个女人让他恨得想杀了,她隐藏的越深,就说明,她要用那个窃听器里的录音做的事越大!

    不然她根本不用把自己隐藏这么深!

    “紫娴从离开我琴家,就没联系过我,你不是不知道吧,我已经不认这个女儿了。”琴泽说道。

    “我知道,就是最近听说紫娴从半人间人间蒸发了,我还以为她会联络你,毕竟和我一起长大的妹妹,我也不想她有什么意外死于非命。”南宫墨琛说道。

    “呵呵,她要是死于非命,也是她自己自作自受。没别的事我休息了。”琴泽下了逐客令。

    南宫墨琛只好告辞,“义父早点休息,我先走了,改天再来看你。”

    看来琴泽是真的不想认琴紫娴了,可是琴紫娴会藏到哪去呢?

    他的眉头沉下,似乎她真的钻进地缝里了!

    琴泽看着走出琴家大门的男人,他的手攥成了拳头,手背上的青筋跳起形成一道道青筋遍布的沟壑。

    一个保镖走进来,“老爷,宫总裁确实走了,我们的人看见他的车开出别墅群了!”

    琴泽点了一下头,“知道了,继续监控整个别墅群,这些人一旦进入别墅群,就通知我。”

    他吩咐着,苍老的眸子里迸出锐利的目光。

    “是!”保镖退下。

    琴泽迈动脚步走出客厅,直奔后院的小楼,那座他大儿子当年住过的地方,后来又因为失火,现在这个小楼惨破的只剩下了废墟。

    他的身影在小楼里一晃,走进一楼的一间房间,手按动房间墙壁上一个壁灯,一扇墙壁被打开,露出一道楼梯的入口。

    他顺着楼梯走下去,身后的墙壁又恢复成了原状。

    昏暗的灯光,映照着楼梯,还有琴泽的身影,太寂静了,无限放大了他的脚步声。

    “爸爸,是你吗?”一道女人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

    带着她惊恐的颤抖,仿佛她要濒死一样。

    “是我!”琴泽说道。

    “你进来怎么不说句话啊?我不是和你说了,进来先喊我一声,你是想吓死我吗?”琴紫娴一改刚才的语气,不满的说道。

    琴泽的脚步走下最后一层台阶,这里是一个很宽敞的地下室,里面有床和应用的东西。

    “这里除了我没人知道,你怕什么?”

    “谁知道宫墨宸会不会找到这里?还好爸爸暗中修了这个地下室,不然我就死定了!”琴紫娴舒服的坐在沙发上,看着投影仪上的电影。

    “那是,他想和我斗,还是嫩点了!当初我接他回家,是被我所用的,我是想用他来对付云家,让他和云家两败俱伤。”琴泽说道。

    “结果,他现在并没有和云家这么样,返到把你的财产都给了琴笙。呵呵,爸爸你算计了一辈子,还是人财两空!”琴紫娴没客气的说道。

    “财产给琴笙,我没意见,她是我的孙女,而且她把宫氏集团和琴氏,云氏集团都合并了,也就是说,这些公司都是我琴家的!”琴泽冷笑着。

    “别忘了,云端和宫墨宸还活着,这些还不是你的!”琴紫娴说道。

    “现在他们活着,不代表以后他们还活着。”琴泽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