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甜心18岁:总裁大人,宠宠宠 第667章 把两个男人都收了(21)

时间:2018-07-11作者:菲雨初情

    ,!

    “琴笙别信他,他疯了!为了救你弟弟,你急晕了吧?你可以跳过去,你让琴笙怎么跳过去?你是在送她去死!”利昂立刻反对。

    宫墨宸轻挑了一下眉梢,“我要送我女人去死吗?我脑子没抽。”

    琴笙的手拉住宫墨宸的手,“我相信你。”

    她郑重的说道,她不会怀疑他的用心,他拼死来救她,当她深情的抱着她的时候,她知道他是爱她的。

    “琴笙,你疯了?你知道他要怎么带你过去?”利昂急忙说道。

    “不管他用什么方法,我知道他会保护我。”琴笙回答道。

    宫墨宸的手紧紧握住小女人的手,他的唇角勾着幸福的笑容,“宝贝,记住,我一辈子只有你一个女人,你比我的生命更重要!”

    他拉着琴笙走到一棵参天大树上,大树正好是长在悬崖边上。

    “我们要爬上这棵树。”他说着自己几步爬上一棵大树杈,手伸向地面上琴笙,“上来。”

    琴笙握着男人的手,借着男人拽她的力道,脚蹬在树干上,跟着男人爬上树杈。

    利昂的眸光卷着泥石流,“宫墨宸,你要过山涧,带琴笙爬树干什么?你是要上天?”

    宫墨宸的手臂搂着女人的腰身,“对,我们就是要上天?你不来,就在这里等救援的人吧。”

    他戏谑着利昂,他才不管利昂明白不明白,他要救小女人,还要给她一个浪漫的惊喜!

    他带着小女人继续向上爬。

    利昂手脚用力也跟着爬上大树,他到底要看看宫墨宸想要做什么?

    宫墨宸并没有爬到树顶,只爬了两根树杈就停下了,他的手抓住从树顶垂下的长长的藤蔓,用力扯了扯,这些藤蔓不知道长了多少年,粗壮而且非常结实,他用力拉拉,感受着藤蔓的承受力。

    利昂的脸色一变,瞬时明白了宫墨宸要做的事,果断他是输了!

    他的眸底闪过懊恼,只恨自己没想到这么好的办法,既可以哄女生开心,又可以救她!

    宫墨宸扯下一根细一点的藤蔓,把自己和琴笙捆在一起。

    “宝贝,抱紧我,我们要出发了!”他唇角勾着迷人的笑意,看着自己的小女人。

    琴笙连忙抱住男人,她的心狂跳着兴奋,也明白男人想要做什么了。

    小时候,她和男人说过想要玩蹦极的,但是男人说什么都不答应,弄得她一直没有尝试过蹦极的滋味。

    这次虽然不是蹦极吧,但是也差不多,她的手臂将到男人的腰身抱的紧紧的,“小叔,我们开始吧!”

    宫墨宸低头吻在小女人的额顶上,手攥住粗壮的藤蔓,用力拉动,脚下牟然使劲,将两人荡了出去。

    琴笙的耳边飞过风的声响,她把自己缩在男人的怀里,小心的睁开眼睛看着身边的景物。

    白云蓝天,下面是绿色的山涧,果然他们是上天了!

    她的心跳凸着,好像也要跟着飞出来,“啊c美啊!”

    她惊呼着,和男人一起荡藤蔓,太浪漫了!

    宫墨宸满意的看着怀里的小女人,她惊喜的反应,让他唇角勾出幸福的弧度。

    他用力一荡又荡回山涧的另一边,“我们再玩一次!”

    利昂无语了,宫墨宸带着小女人玩荡藤蔓,他就不能过去了,而女人还要一直搂在宫墨宸的怀里。

    “宫墨宸,你不管你兄弟了?还有云腾和黛雨烟!”他气吼出声。

    琴笙的理智被男人抓了回来,“对,还有黛雨烟他们,我们快点去找他们!”

    “好,听你的。”宫墨宸的眸光凝着藤蔓摆动的高度,骤然松开手臂,和女人飞落到对面的地上。

    琴笙的头扎在男人的怀里,就在刚才男人松开藤蔓的时候,她真的有点害怕了,这个是人体的条件反射,就算她知道,男人会保护她,身体还是会有潜意识有害怕的机能。

    宫墨宸的手摸着小女人的头,低头在她的耳边说道,“宝贝,你再抱我这么紧,我要硬了。”

    琴笙的脸骤然通红,一把推开男人,“不要脸!”

    这话他也说得出口,醉了!

    “我要女人,还要脸干什么?想要等回家我好好满足你。”他调侃着小女人。

    “谁要你满足啊?你快点去帮云腾!”琴笙的连忙把男人往外推,自己的脸已经羞红到了极致。

    “你不要我满足要谁满足?顺着这条路跑,接应的人应该到了,我去帮云腾。”宫墨宸的牙轻咬了一下小女人的耳轮。

    琴笙的耳朵麻麻的,像是流攒过小电流,她连忙顺着男人指的路跑,只怕被男人看见她羞红动情的脸。

    此时,云腾和南宫墨琛已经和威廉火拼到水深火热,焦灼的不分上下。

    宫墨宸立刻加入战斗,带着他的人要擒获威廉。

    琴笙跑进密林,愕然看看见西斯的人和对面的特种兵部队对峙。

    地上还躺着流血不止的黛雨烟,西斯正抱着她,手按在她的脖子上。

    恋恋被一个士兵抱着,一眼看见自己的妈妈。

    “麻麻!快点救救舅妈,她要死了!”恋恋大声说道。

    “不许过来,你们谁都不许过来,我不会让你们碰她一下!”西斯狂躁的暴怒着。

    不许任何人接近他和黛雨烟,像是有谁要把他的黛雨烟抢走一样。

    琴笙的眉头紧蹙着,一步步走向西斯,“我是黛雨烟的朋友,你知道我不会伤害她的,对不对?”

    她看得出黛雨烟的情况有多凶险,她必须想办法救黛雨烟。

    “别过来,你会把她带走的!”西斯大吼着。

    琴笙的脑子一根神经断掉了,似乎西斯的思维已经被刺激的不正常了。

    “她受了这么重的伤,我怎么带走她?她现在很危险,需要医生,需要救治。你也不想她死的,是不是?”她问着西斯。

    “她不会死,我不许她死!”西斯狂吠着。

    “我不知道你不许她死,但是现在她要看医生,必须医生缝合伤口,你不让她看医生,你是想杀了她吗?”琴笙也吼出声,女人惨白的脸色预示着她已经缺血了。

    “医生,医生呢?”西斯纷乱的大脑想到关键的词。

    “我就是医生,我可以给她治病。”一个军医提着药箱走了过来。

    “不要过来,你们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想带走她!”西斯立刻像炸毛的狮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