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甜心18岁:总裁大人,宠宠宠 第642章 让小叔抱一抱(25)

时间:2018-07-11作者:菲雨初情

    ,!

    “是,我要利昂,利昂快点来救我!”琴笙无助的喊着。

    她的思维早就混乱了,全身软绵的没有一丝力气,唯一的认知就是,她要利昂救她走,她不要被这个假宫墨宸侵犯。

    宫墨宸的眉头挑出凌厉的棱角,他的女人,竟然要利昂,而不要他?

    她从小到大都是他的,也只能是他的!

    “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告诉我,你要谁?”他掐着女人下巴的手指用了力气。

    琴笙吃痛的推着男人的手,真的好疼,她不怀疑,男人再用一点力气,就会把她的下巴弄碎!

    “我要利昂,利昂!”她执拗的说着。

    利昂只会救她,不会侵犯她。

    只要去医院,她不信没办法解开她身上的药,实在不行还有司空珏,他总会有药吧?

    宫墨宸的手指松开,牟然发力冲向女人,完全不给她任何适应的时间。

    琴笙吃痛的躬起身子,手不受控的抓住男人强壮的肩头。

    “不要,你出去。”她气吼出声。

    “出去?不是身经百战了吗?男人这样还能出去吗?给我好好的躺着,不想疼,就腿张开。”宫墨宸低吼声逸出深喉。

    他想了她五年,他让她等五年,结果她一天没耽误的嫁给利昂生了女儿,这笔账他还没找她算!

    他亲手养大的女孩,他爱如骨髓的女孩,想到她一次次在利昂的身下缠绵,他恨到想做死她!

    猛烈的进攻完全没顾忌女人的感受,只想要发泄自己的怒火。

    没有男人能容忍自己的女人,被别的男人玷污过,而他还是男人中的男人。

    让他诧异的是,女人的紧致出乎他的想象。

    琴笙的身体被药,也被男人的动作,弄到轻颤,本能的渴望男人,和理智上排斥男人的背离,让她纠错的想要撞墙。

    “我就算死也不要和你!”她难受的逸出自己的话。

    宫墨宸棱角分明的脸狠狠一抽,“你就算死,也只能是我的女人!”

    他用尽自己的全力。

    琴笙只觉得自己要被这个男人撕成两半,她吃痛的咬上男人的肩头,牙齿将他咬破,血腥在她的嘴里弥漫。

    肩头上的疼,让宫墨宸知道琴笙现在有多疼。

    每次她承受不住,都会咬他,他所有的怒火都因为心疼女人的疼,而消散了,“宝贝,我们不吵了,你回到我身边,我当什么都没发生过。”

    “我不会放过你,你给我下药,我要杀了你!”琴笙嘶吼出声。

    她身上的药被男人的动作减少了一些,已经有了一些神志。

    “杀我?我就该给你早下药,把你做服帖了!”宫墨宸的字从牙缝中逸出!

    他就该在看见她的第一眼就把她拽到自己的身边,绑在床上,做到她服帖听话为止!

    他没再和小女人废话,不能说服,就直接睡服。

    琴笙身体里的药无限放大了,男人给的感觉,让她无助的哼出羞人的声音。

    不管她怎么控制,声音都控制不住的发出来,甚至连骂男人的声音都变成的旖旎的声音。

    “你……啊……滚……噢……”

    宫墨宸的唇角轻勾出弧度,“我在和你滚啊,你没感觉到吗?”

    他恶意的用了力气,听着小女人从喉咙里逸出的羞涩的声音,满足的吻在她的额顶。

    “怎么样?这下感觉到了吗?小东西,你的胃口不小啊?一定要我一步到胃,你才舒服吗?”

    琴笙羞得想钻地缝,“我没有感觉到……”

    她嘴硬的呛声,牙狠咬在自己的唇上,才抑制住要发出来的声音。

    “没有感觉?现在呢?”宫墨宸故意曲解着女人话里的意思。

    “不要了,求你……”琴笙的手紧抓着男人的手臂,指甲深刺入他的肌肉中。

    她的全身都是抖的,像是一波波电流,在她的身上激荡。

    太过极致,她完全承受不了这种感觉。

    “怎么求我了?刚才不是还要杀我吗?现在就撑不住了,利昂是有多差劲,他调教出来的女人,就这点耐力?”宫墨宸吐槽着。

    他的牙咬着女人的耳珠,湿热的气息喷薄在女人的耳轮上。

    该死的小女人,他让她一次记住他给的感觉,让她知道,他和利昂到底谁更强大!

    一室的迤逦,伴着男人和女人呜咽缠绵的声音,长长久久都没有停歇。

    -

    当太阳的光再次照到h国的大地上,琴笙躺在柔软的大床上,揉着自己头。

    药真的没什么副作用,只是睡太久,有些发沉,还有就是,她全身和散架了一样,连抬下手臂都酸疼的要命。

    牟然,她睁开了眼睛,随着思维回笼,昨夜一幕幕闪现在她的脑中。

    像是一道闪电劈在她的大脑,她和那个假宫墨宸发生了关系,还做了一夜!

    她的心狠抽着,抓紧了手里的被子。

    她不再是只属于小叔的女人了!

    全身都像是被锋利的刀片割过,体无完肤的跳痛。

    她坐起身,身边早就没有那个侵犯她的人,地上还有一堆水晶灯,灯怎么跑到地上来了?

    她诧异了,不过没时间想这些,她裹着被子下床,去洗手间洗漱,每一步路都走的艰难,酸疼的腿,支撑不住她的身体,腿软到她差点坐在地上。

    她发誓再让她看到他,她一定杀了他!

    卫生间里,超大的梳妆镜,映照出她一身的青紫,可见昨夜男人在她昏了以后,一直没放过她!

    她走进浴室,冲洗着自己的身体,很奇怪她身上干爽的很,完全没有那些黏黏的东西。

    难道是男人给她洗澡了?

    她的心一沉,脸红到滚烫,能洗这么干净,应该是连里面都洗了。

    忽然,她想起了一件重要的事,昨夜那个男人有带套套吗?

    她开始是被药弄昏了头,没注意这个,后来是被男人弄昏了,更不知道他最后戴没戴套套。

    她快速清洗干净,穿上浴袍走出卫生间,带电话叫前台的人,给她拿一盒避孕药。

    “麻烦你给我送一盒避孕药过来,要24小时内的。”琴笙礼貌的说道。

    一道男人的身影压下,修长的手指按断了电话。

    “业务够熟练的,都知道要24小时内的。”宫墨宸的眸底卷动着逆流,从他们第一次做,她就要吃避孕药。

    她到底是有多不想给他生孩子?五年前是,五年后也是,她觉得这次,他会让她吃避孕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