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甜心18岁:总裁大人,宠宠宠 第613章 爱爱更健康(25)

时间:2018-07-11作者:菲雨初情

    ,!

    宫墨宸只差被恋恋问吐血,第一次有剐了南宫墨琛的想法,这一房间油画大师的真迹,全部都是西方中世纪的油画,那个的时候的画风简直让他无语。

    都是展现人最基本的人性,只是这些全部都是少儿不宜的画面!

    他的手捂住恋恋的眼睛,“恋恋,我们不看这个。他们都是坏人!”

    简直是日了狗了,他要怎么和小奶包解释男人和女人正在做的事?

    他抱着恋恋走出房间,看来以后不能再让恋恋进这里了。

    恋恋的小手拔着男人的大手,“蜀黎,你干嘛捂我的眼睛。”

    “那些人太坏了,我家恋恋是好女孩,我们不看那些。”宫墨宸说道。

    恋恋懵懂的点点小脑袋,“好,我不看那些。”

    她打了一个哈欠,刚才被抱到那个房间,她是因为被窝里好冷,少了一个人型大暖宝宝,才冻醒了。现在暖宝宝回来了,她的小手搂着宫墨宸的脖子脑袋一歪睡着了。

    宫墨宸低头吻着小女孩的额顶,看来颠覆西斯帝国的计划,要提前了!

    不然他的宝贝,是不会安全的!

    -

    转天清晨,莘彤睁开眼睛,一抹光线映入她的眸低,她不舒服的揉了揉眼睛,牟然,清醒的大脑,瞬时被灌入了一个个片段。

    一夜,她被男人各种要做尽了羞人的姿势。

    她一个激灵从床上做起来,全身酸疼的她,差点跌躺下。

    而她大睁的眸子,也看见身边躺着的男人。那胸口上老虎,让她害怕的想躲。

    她翻身要下地,却被男的手臂一把抓住她的手臂,将她代入他怀里。

    莘彤摔在男人的胸口上,她想爬起来,后背却被男人按住,让她不能动一下。

    “真没良心,刚滚完,就想跑?”严彪说道。

    莘彤的眸低射着愤恨的眸光,“你还不走?我未婚夫该回来了!”

    她把司空珏搬出来,只求快点把这个那男人送走。

    “你未婚夫去找人了,一时半时的回不来,你就安心躺着吧!”严彪的手臂将女人困在他的臂弯里。

    柔弱的女人,更能激发男人雄性激素,让他想把她压在床上继续做!

    这种征服和看着女人承受不住的快感,能满足男人的统治欲。

    莘彤的心提起来,“可是,也许,也许他很快就回来了!”

    “呵呵,这么怕他知道?你这么怕,我还真不想走了,我要让他亲眼看见,他的女人给他带了一顶多大的绿帽子!”严彪说道。

    莘彤的牙狠咬在自己的唇上,“不行,我和他没关系,你算不上给他带绿帽子,他不碰我的,你还是走吧!”

    她扯着自己的理由,她和司空珏没关系,所以就算她出轨,也不算给司空珏带绿帽子。

    严彪眉梢一挑,有些难以置信,“真的?”

    莘彤连忙点点头,“真的,真的,我和他真没有关系。”

    似乎她的理由打动了严彪,她努力说服严彪。

    严彪是手指轻划着女人的小脸,这种感觉太爽了,睡了别人的女人,而别人都还没碰过!

    “这么说,你从头到尾都是我的?”

    莘彤怔了一下,就算不想承认,她也必须承认。

    她的眸光垂下,只怕自己的恨意被男人看到,男人的强悍她领教了一晚上。

    低头的女人,默认了严彪的话,严彪冷笑出声,“呵呵,不知道司空珏要是知道,他养了这么多年的女人,最后是我的了,会是什么表情!”

    莘彤吓得抬起头,“不能告诉他,他会,他会生气,会赶走我!”

    她的眼泪浸满的眼眶,司空珏怎么可能容忍她?

    “不想让我告诉他也可以,就看你的表现了,坐我身上来。”严彪又想到一个玩法。

    莘彤的手捂住自己的身体,她还没穿衣服,她迟疑地坐上男人的身,不懂男人为什么要命令她这么做?

    严彪只差气吐血,他是说让她坐上来,她就这么单纯的坐吗?

    “你就这么坐着?”他冷声问道。

    莘彤不明白地看向男人,不就是让她坐在他身上吗?

    “不是你说的吗?”她小声说道,似乎自己犯了什么错误。

    严彪的唇角,狠狠一抽,果断什么都不懂,还要他调教!

    “我是让你坐在这上面。”

    莘彤的心狠狠一抽,太羞辱人了,她硬着头皮起身重新坐。

    严彪的脸僵硬的抽搐着,“你不觉得硌的慌吗?给我起来!”

    他失去了最后的耐性,女生是比女人舒服,可是完全要自己调教!

    他拿出自己的手机,调出一个视频,“给我看好了,里面的女人是怎么做的!”

    一水的岛国大片,里面的女优绝对万种风情。

    莘彤的脸通红着,第一次看到这样的视频,她只想要撞墙。

    “给我抬头好好看,好好学,学不会我就告诉司空珏,你跟谁滚了一夜!”严彪威胁的说道。

    莘彤的心口窒息着,只能按严彪的话做,跟着画面里的女人学。

    终于做对了动作的女人,让严飚舒服闷哼着。

    “快点,这么慢我怎么爽?”他的手拍着女人的臀。

    莘彤听话的照做,只是没多久,她的腿就酸疼的没有力气了,一个踉跄趴到男人的身上。

    “真笨,太缺乏锻炼了,以后每天去跑步,和做瑜伽,提高身体的柔韧度,不然那么多难度的姿势,你这么做?”严彪命令着。

    莘彤错愕的看向男人,“你说什么?以后?”

    她的脑子像是被雷劈到了,脑子里一片黑,不是这一次就可以解脱了吗?

    严彪冷勾了一下唇角,“你不会以为只有这一次吧?司空珏害我五年,我睡你五年,都还没和你算利息呢!给我好好的做!”

    他的手拍着女人的臀,催促着女人快点!

    莘彤的心被绝望笼罩,她要被这个男人睡五年吗?

    这样的噩梦她还要做多久?

    院子里响起男人的走路声音,“莘彤,我回来了,你还没起吗?已经中午了!”

    司空珏的声音像是一个炸雷响在莘彤的脑子里。

    她的全身僵硬着,头皮都是麻的,司空珏真的回来了。

    男人的手扣在房门上,好像催命的符咒,一声声要她的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