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甜心18岁:总裁大人,宠宠宠 第607章 爱爱更健康(19)

时间:2018-07-11作者:菲雨初情

    ,!

    所有的脑子都混乱了,一时间她甚至有点怀疑,这个男人就是宫墨宸。

    不然他不会知道这么细节的事,可是,他心口上又为什么没有她刺伤的疤痕?

    她只觉得自己的脑子不够用了。

    愣神的小女人,让南宫墨琛疑惑了,“怎么了?怎么不吃了?”

    他的眉头深深压下,为什么说起森林的事,她会忽然失神,还是她发现了什么?

    “是小叔笑你吃到的多,你生气了?”他手指捏了一下小女人的鼻子。

    琴笙的神智被男人的动作抓了回来,“不是,我是想,我到底是吃呢。还是减肥呢,最近都胖了。”

    “你还叫胖?太瘦了,给我吃,一定好好补补!”南宫墨琛说着在茄子里又放上一点粉丝,继续烤。

    茄子香气四溢着,勾着人是食欲。

    琴笙的眉头蹙得更紧,这和当年的味道一样。

    她不觉得,如果一个人冒名顶替另一个人,可以知道得这么清楚,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但是她又无法解释,为什么是一个人,又没有疤痕?

    一条烤茄子放到她的盘子里,她弯弯唇角,“好香,小叔,我还要。”

    她撒娇般的说道,不敢让这个男人看出一点破绽。

    “好,不过烤小山猪熟了,我切一块!”南宫墨琛拿出他的瑞士军刀,从小山猪的身上割下一片被拷到金黄的肉。

    外皮已经烤脆了,刀子一割白色的油顺着刀子滑落到烤炉里,发出一阵阵香气。

    “这是调料,自己沾着吃。”他说道。

    这种小山猪极为鲜嫩,根本不需要作料,本身就会齿颊留香。

    当年琴笙被教过怎么吃,她知道沾一点盐是最好吃的,她夹着肉沾了一点,放到嘴里。

    酥脆的外皮,鲜嫩飘香的肉,瞬间充斥了她的味蕾。

    连这个烤山猪的口味也是一样的。

    “好吃吗?”南宫墨琛一道道削着烤好的肉,放到小女人碟子里。

    自然没忘了烤几个囊,配着烤山猪吃,是最美味的。

    只是他们在丛林里养成的习惯,丛林里食物不方便携带,他们就带着不容易坏的压缩饼干,有时候改善伙食,带几张囊。

    能吃到囊和烤山猪,就是他们最幸福的时候。

    因为谁也不知道谁还能走出大山,有的人进来就再没能出去。

    这些小小的细节都被琴笙看在眼里,她唯一能肯定的就是,这个男人说的每一个细节都是真的,而和她去森林野餐的人很可能就是他!

    可是为什么会有一个和小叔一模一样的人呢?

    她从来没宫墨宸说过,他有什么双胞胎的兄弟,他一直说自己是孤儿,后来韩情出现了,不过也没说过宫墨宸有双胞胎兄弟。

    如果是双胞胎兄弟……

    瞬间这个想法被她否定了,如果是双胞胎兄弟,宫墨宸为什么会失踪?

    是兄弟的话,怎么可能害宫墨宸?

    她的脑子从来没有过的高速运转着。

    南宫墨琛继续给小女人,切着肉,一餐饭吃的很祥和。

    “琴笙,等这个项目完成,我们就举行婚礼,正式结婚。”

    他的手握着小女人的手。

    今天花了这么多心思,可都是为了她!

    “结婚?等我找到恋恋,我才会考虑。”琴笙把自己的手从男人的手里抽出来。

    “好,找到恋恋再婚礼,不过是不是该我福利了?你大姨妈应该没了吧?”南宫墨琛说出了心里话。

    琴笙一口气差点背过去,她把这件事给忘了。

    上次她撒谎说自己来大姨妈了。

    “内个,还没完,真的不行。”她尴尬的扯着唇角。

    她保证说的是实话,这次她真的来了。

    南宫墨琛的唇角一抽,“你一次大姨妈多少时间?怎么会来这么久?”

    “来的是久了点,不过我生过孩子吗,所以有点不正常。小叔,你不会扛不住要找别的女人了吧?”琴笙故意问道。

    “怎么会?小叔说道做到。吃饱了,我们回房间休息。”南宫墨琛拉着琴笙的手上楼。

    “多谢小叔送我,我到卧室了,你回你卧室吧!”琴笙弯弯眉眼笑得无害。

    “你一个人睡冷,小叔给你暖床好不好?”宫墨宸说道。

    琴笙的额顶划下无数的黑线头,“不用,房间很暖和,而且我大姨妈怕弄到你身上。”

    她连忙扯着出一个理由。

    “小东西睡觉还是这么不老实,小叔不怕,大不了就是一件衣服。”南宫墨琛只想挤进房间。

    下面不行,上面总可以吧,的眸光凝着小女人的唇,小腹一团火热乱窜。

    “小叔,你忍不住了吗?不是说为我禁欲多久都行吗?”琴笙用话逼着男人。

    南宫墨琛只差要抽自己的嘴巴,为什么当初答应她这个?

    “不是,小叔还是忍得住的。你休想,我回房间。”他硬着头皮说道。

    这追女人的路真不好走,他不懂宫墨宸是怎么做到可以只有琴笙一个女人?

    琴笙麻利的把大门关上,身体依靠在门板上,总算把这个男人应付过去了。

    如果他强来,她真的没本事阻止他。

    —

    司空珏的药房里,空空荡荡的只有莘彤一个人看店。

    所有的人都被司空珏带走找健健了,司空珏笃定他儿子不会离山太远,所以去搜周边的小镇。

    她闲得无聊,到点没有打样,而是继续营业,一个人的时候她总害怕,会胡思乱想严彪和那天的事。她翻着手机的信息,看司空珏有没有给她发消息。

    一道身影走进药房,

    低头看手机的莘彤,用余光扫到走进来一个人,她连忙说道,“先生您好,你要什么药?”

    “呵呵,都是老熟人了,不用这么客气,给我拿点淫羊藿,我要大战一晚上。”男人说道。

    莘彤的脸吓得惨白,眸子睁到最大,“你,你怎么来了?”

    她怎么都没想到严彪有这个胆子找上门来!

    “好久没见了,想你了,过来看看。”严彪说道。

    “谁用你想?”莘彤的唇发着颤,随手拿出柜台里,司空珏配好的药放到柜台上,“你要的药,一盒1000.”

    “这么贵。效果这么样?”严彪的眸光绞着面前吓到发抖的女人。

    “效果,效果我不知道。”莘彤支吾的说道,她又没用过她怎么知道?

    “那有售后服务吗?”严彪继续质问,当然他说售后服务,完全不是莘彤理解的意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