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甜心18岁:总裁大人,宠宠宠 第568章 心尖的痒(8)

时间:2018-07-11作者:菲雨初情

    ,!

    “把王后火化,按照罪后处理,没有王后的位分,不入瑞尔士国王家陵园。”威廉领命道。

    亚瑟领命,带着人把王后的尸体抬走,他要负责将王后火化安葬。

    威廉去西斯的御书房禀报西斯,王后美茜已经死了。

    西斯对这个答案并没有什么反应,只是淡然的问了一句,“杀她的人都死了吗?”

    “都死了,没有一个活口。保护她的人也都查了,都是她自己的亲信,没有摩尔子爵的人。”威廉说道。

    西斯点了一下头,看来摩尔子爵,是想置身事外了,既没有派人保护美茜,也没有派人救美茜。

    摩尔子爵的置身事外,让他们无法公然抓到摩尔的把柄,把他连根拔起。

    不能一起杀了摩尔是有些遗憾,不过摩尔的势力很小,对于他们的帝国没什么影响。

    “下去休息吧。”他挥了一下手,示意威廉回去。

    该处理的人,已经处理了,此时首相的势力,也该有松动,倒戈到他这里。

    他的苍劲的眉头压下,一场新的格局战开始了。

    -

    荒凉的一座小陵园里,屹立着一个男生,站在美茜小小的墓碑对面。

    一个黑影从树丛里闪出来,脚步沉重的走到墓碑前。

    “亚瑟,她走的痛苦吗?”男人的帽子压得低低的,让人看不见他的脸。

    亚瑟扬起他的脸,“不痛苦,被子弹打死的,我和威廉一起看着她死的。”

    男人点了一下头,“嗯,那就好,至少没有太大的痛苦。你恨我吗?我没有出手救她。”

    亚瑟扯动了一下自己的唇角,“我为什么要怪你,你只是一个子爵,没有任何实权,连外公都放任不管,不是吗?”

    他笑得阴冷,看着自己母亲死去,却只能看着。

    “这一切都是西斯造成的,你才是这个国家的嫡子,却被狸猫换太子了,不过,威廉的手段不比西斯差,而且现在整个国家都已经认可他是继承人了。

    你想要取代他很难,除非你更优秀,除非他死,你懂吗?”摩尔子爵说道。

    “呵呵,比他更优秀不用了,我自认不比他差,不过,只要我没有软肋,就比他强悍!你等着看瑞尔士国落到我的手里,看我给我母后报仇吧!”亚瑟说道。

    “嗯,我等着,我会帮你的,你随时可以找我。”摩尔说道。

    “你能救我,找到我,让别人替我死了。我已经感谢你了。至少我还见到我的亲生母亲,而威廉到现在都不知道自己的母亲是谁!”亚瑟冷笑出声。

    “是啊,但是这个秘密要等到他死的时候,才能告诉他!我先走了,你自己保重!”摩尔说完,阔步走向山林,身影消失在漆黑的夜色中。

    亚瑟的眸光又看了一眼美茜的墓碑,折身离开陵园。

    -

    h国清晨再次来临,琴笙睁开眼睛睡醒,不管她怎么坚持,利昂都让她睡床,他睡在沙发上。

    她感念的看着利昂,沙发的长度远远没有他的身高长,他的腿只能这么蜷着睡觉。

    走廊里隐隐的脚步声,引起了琴笙的主意。

    谁没事走路会刻意降低自己的脚步声?

    她的眉头一蹙,立刻感觉到诡异。她急忙拿着手里的枕头砍向利昂。

    利昂睡得并不舒服,也没睡沉,柔软的枕头一砍,就被砍醒了。

    他睁开眼睛看向琴笙。

    琴笙朝着利昂比划着,让他到床上来,又比划了一下大门。

    利昂骤然听见门把转动的声音,他抱着被子一翻身跳下沙发,一个箭步冲上床。

    顺手把女人搂进他的怀里,手没闲着扯开琴笙的衣领,露出她雪白的肩膀。

    大门陡然被推开,罗兰闯了进来,就看见香艳的一幕。

    她帅气的儿子在上,琴笙在下,被子里露出半个肩膀,应该是没穿的状态。

    不过她儿子怎么没脱衣服呢?

    她好奇的打量着。

    利昂转头看向罗兰,“妈!你干什么?什么时候你又添偷窥的习惯了?”

    罗兰完全没觉得不好意思,“妈这不是关心你吗?看着你们这么努力给妈生孙子,妈才高兴呢!你们继续,继续!”

    额!琴笙的额顶划下无数条的黑线,罗兰就是这样不好,思想比她还开放,看儿子啪,完全无障碍。

    她的眸光打在罗兰身后藏着音音身上,她笃定是音音搞鬼的,让罗兰来查他们的房。

    利昂只差吐血,“看够了吗?还不走?”

    罗兰扯扯唇角,“儿子,你啪不脱衣服吗?”

    终究还是没忍住的问出口。

    利昂额顶一黑,他来不及给自己脱衣服啊!

    “我这不是,内个什么,琴笙喜欢极致的时候,扯我衣服,她觉得这样带感。况且啪,需要把衣服都脱了吗?”他胡扯出一条理由。脱裤子就够了吧?

    似乎解释合理,罗兰笑得灿烂,“你们喜欢扯衣服啊,好狂野,好好,你们继续啊!我走了!”

    音音的眉头锁死,这个完全出乎她的意料,琴笙会让利昂碰她?

    不过她的手,没闲着的暗中拍下床上的一幕,转眸打在沙发上。

    沙发的垫子是凌乱的,而且有压痕。

    如果利昂一直在床上睡,沙发为什么有压痕?

    她阔步走了过去,手摸在沙发上。

    琴笙的眸光紧张的看着音音,利昂躺过的沙发,音音一摸就会露陷,因为上面有利昂的体温。

    显然音音已经摸到了。

    琴笙的眸光凝着音音,音音会揭穿她吗?

    正在她纠错的时候,利昂先发制人,气吼出声。

    “妈,你还带人来?想让你儿子上演真人秀?”

    罗兰看着儿子恼羞成怒的脸,果断不敢耽误了,拉着音音就往外面走。

    “别急,别急,我们马上就消失,你当什么都没发生,继续,继续啊!”

    利昂的眸子深合了一下,他这个妈也是没了谁了。

    低头看向身下琴笙,小女人嫩白的肩膀,漂亮的蝴蝶骨。

    她的体香肆意窜入他的鼻息,让清晨的他,荷尔蒙无限的标高,很想要爆棚的发泄在她的身上。

    “对不起,我妈妈就是这个脾气。”他的手指摸着琴笙的小脸,顺着她的脸颊向下摸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