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甜心18岁:总裁大人,宠宠宠 第524章 等我来爱你(24)

时间:2018-07-11作者:菲雨初情

    ,!

    西斯看很认真的看完计划书,不由得赞叹,“我只知道飞鹰上将带兵打仗无往不利,没想到你对金融和经济管理的造诣还如此之深?

    你这个策划案很好,要是能在五年后实现,我们不动不一兵一卒,不打一场仗,整个世界就都是我的了!”

    他的眸色深远,似乎已经看见自己立于世界之巅,整个世界都在他的脚下!

    宫墨宸轻摇了一下头,“只怕和你理解的不一样,经济战远远比武力战争更残酷,那是没有硝烟的战争,成败往往只在一瞬间。”

    如果不是为了阻止西斯出兵,不是为了保护世界各国的人民,也不会让他和南宫墨琛调换身份,毕竟他才金融奇才,而南宫墨琛只懂打仗,不懂经济。

    一念天堂,一念地狱。往往是金融战争的最好的诠释。

    所以,他卧底在西斯的身边,把西斯一步步引到他设好的陷阱中,连根拔起!

    “但是我的人民不用出战了,这样很好,我的人民都是最高贵的血统,我要保持我的人们是数量,等我占领了世界,他们都是要派到各国去统治,对于那些劣等种族,只配做最卑贱的工作。”西斯说道。

    宫墨宸的眉头一沉,这个男人的野心的确太大了,果断是不能留的!

    “各种族的人都是平等的,没必要的这么做。”

    “我要我的世界最优秀话,不光是我的财富,还有人民!”西斯说道。

    他的严重的完美主义精神,不允许一点的瑕疵,他的国家里,只有最优秀的基因才配得到最好的享受。

    宫墨宸没在辩解,不管什么种族,都有优秀的人,而不管什么种族,也都有败类,西斯的完美主义,太绝对化!

    “那我就等着看你完美的国家。”他说道。

    “我一定会让你看到,世界就是我们的,你在我这里,叫什么名字?用不用给你改名字?”西斯问道。

    “不用,我就叫飞鹰。”宫墨宸回答着。

    “好,我让人给你安排住宿的地方,你去休息吧。”西斯说道。

    宫墨宸退出书房,跟着侍卫走向他住的地方,他住的地方离西斯的寝宫很近,是一座独立的小楼,估计是西斯想方便随时叫他。

    他站在二楼露台上,望着漆黑如墨的永夜,手摸在自己胸口上的伤疤上。

    他的女孩会发现吗?他的脸紧绷着线条,唇抿成了直线。

    -

    当第二天的阳光照耀在大地上的时候,黛雨烟睁开她的眼睛,虚弱身体,连挪动一下都是散架的感觉。

    她强撑着从床上坐起来,外面的天气很好,不过再暖的阳光都照不化她的瞳孔下的冰凌。

    “雨烟,这里是给你准备早餐。”一个宫俾走进来说道。

    黛雨烟看向宫俾,在这里她只是个小宫俾。

    “多谢。”她起身,走向桌子,准备吃自己的饭菜,既然死不了,她只能好好的活着,活着继续报仇。

    她甚至都没看碟子里的是什么东西,就大口的塞进自己的嘴里,她要的是营养,她要恢复体力。

    “我能出去吗?我想在花园走走。”黛雨烟说道。

    “可以,不过不能出寝宫。”宫俾回答着。

    “我知道,对了,你帮我那点纸来,最好的金色的纸,这里应该有吧?”黛雨烟问道。

    宫俾点点头,“有,我去给你拿去。”

    她立刻走出房间,去给黛雨烟找金色的纸,虽然不知道黛雨烟要做什么,但是王吩咐过,满足这个女人一切条件,除了出寝宫。

    很快黛雨烟,就拿到一叠金色的纸,她用剪子把纸裁成了小方块,然而一个折成了元宝的样子。

    宫俾看着奇怪,“这是什么工艺品?真好看!”

    一个个的摆在桌子上很漂亮。

    黛雨烟苦扯了一下唇角,“我们国家有一个习俗,到亲人的祭日会给他烧元宝,可以让他在另一个世界不至于饿到。”

    宫俾吓了一跳连忙放下手里的元宝,她哪知道这个是给死人烧的!

    “我们国家不是这样。是送鲜花。今天是你家人祭日吗?”

    黛雨烟的手顿了一下,转瞬才继续折着,“不是,是昨天。”

    她的声音清冷空灵,没有一点温度。

    就在昨天,她第一个孩子的生忌和死忌的时候,她又失去了第二个孩子。

    “昨天啊?是你什么亲人死了?”宫俾好奇的问道。

    黛雨烟的牙咬在自己才唇上,“是两个很重要的人。走吧,陪我去烧这些元宝。”

    她起身找了一个袋子把元宝都装在里面,走出房间。

    宫俾跟着黛雨烟走出去。

    黛雨烟找了一个树荫,把元宝点燃,她想她真的是不称职的妈妈,连自己的孩子都保护不了!

    屡屡的青烟飘了上去,撞入走进寝宫的两个人的眼。

    美茜远远的就看见黛雨烟,她的手把威廉的手攥得紧紧的。

    几个侍卫迎着走了过去,“王后,您和王子来觐见王吗?”

    王后冷勾了一下唇角,她和西斯是夫妻,可是她连他的寝宫都不能进。

    “是啊,王子想来觐见父王,我就陪他过来了。”她扯出一个理由。

    “回禀王后,王不在寝宫。”侍卫说道。

    美茜的眸光看向黛雨烟,“这是谁在那烧纸?”

    她没理侍卫阔步黛雨烟,“王宫里不许烧纸不知道吗?”

    黛雨烟抬眸看向美茜,“我不知道宫里的规矩,我只是烧一点元宝。”

    她烧的数量不多,只是想藉慰一下自己的孩子,她的眸光打在威廉的脸上,英俊的王子,深深刺痛了她的心。

    美茜一步走向黛雨烟,靠的很近,几乎贴上黛雨烟,“在给自己的孩子烧纸吗?呵呵,看看我的孩子,只有我的孩子才配做王的孩子,你的孩子只配去死!”

    她压低了声音,用只能黛雨烟听见的声音说道。

    黛雨烟的眸光狠狠打在美茜的身上,原来美茜知道她身份,还知道她的孩子死了!

    她的手攥成了拳头凭什么她的孩子只配死?女人的话深深刺痛了她的心!

    她的眸光看向威廉,趁着王后和威廉折身要走的时候,一步跑上去攥住了威廉的脖子,像是下一秒就能掐碎……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