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甜心18岁:总裁大人,宠宠宠 第511章 等我来爱你(11)

时间:2018-07-11作者:菲雨初情

    ,!

    初夏的眸光深深内敛着,莘彤身上的斑驳的青紫,昭示着他们昨夜的疯狂!

    她的心狠狠跳痛了一下,她想自己真的有病,早就知道司空珏爱的人是莘彤,早晚都会和莘彤在一起,她还在被司空珏牵扯着神经。

    “那,恭喜你们,你们什么时候结婚?”她逼自己说出话来。

    “我们随时可以结婚,我只是想告诉你,不要我再当傻子,司空珏是我的未婚夫。还有健健,我也会带走。”莘彤说道。

    初夏一愣,“你带走健健干什么?你们要结婚了,可以有自己的孩子!莘彤,不管我们有什么事,都和孩子无关!”

    “健健是珏哥哥的孩子,当然要在我们的身边。我们的事,我不会没水准的迁怒孩子。我喜欢健健。”莘彤说道。

    就算知道自己和司空珏做过了,她还是不安心,每时每刻都能感觉到司空珏对初夏的在意。

    如果健健不在他们的身边,那么司空珏会安心在她的身边吗?

    当她自私吧,她想留住健健,也留住男人的心,有健健在,司空珏一定不会离开她,一定不会!

    “不行,健健是我儿子,我不会让他离开我!”初夏立刻反对。

    “他是珏哥哥的儿子,况且健健要治病,本来就是要和珏哥哥在一起的,难道你要带走他,让他等死?还是你想不放手健健,让珏哥哥连你也留在身边?”莘彤没客气的说道。

    初夏的心纠错的疼着,“不,不是,我没这样想过,我会和明泰离开。”

    “你会和明泰离开,健健又必须治病。你只能选择把健健留在珏哥哥的身边,不是吗?”莘彤质问道。

    初夏窒息着,的确是别无选择,只是她舍不得健健离开。

    初夏的痛苦,深深刺痛了莘彤的心,“你到底是舍不得健健,还是舍不得珏哥哥?”

    初夏的眸子合了一下,“我把健健,把健健留给你们。”

    她的唇颤抖着,手攥成了拳头,很清楚莘彤一直不放心她,只能这样让莘彤安心,她是真的没惦记着司空珏。

    “真的?”莘彤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是,你们可以把健健带走。”初夏的指甲深刺入自己掌心。

    莘彤折身跑出房间,“珏哥哥,我们可以带健健走了!”

    她恨不得现在就把两个男人都带走,不让他们再看初夏一眼!

    健健掉头跑进房间,“麻麻!你不要健健了吗?”

    他爬上床,抱住初夏的脖子。

    “麻麻怎么会不要健健?但是健健要治病,所以麻麻和彤彤商量了,你留在这里治病。等你裁了,麻麻就来接你。”初夏抱住自己的儿子。

    真心舍不得,不过想想,也许永不了几年,健健的病就能好,而司空珏和莘彤也会有他们自己的孩子。

    到时候,就再没理由扣着她的儿子不放了!

    初健小嘴撅起来,“可是我想和麻麻在一起!”

    “麻麻回来看你的,我们还可以视屏电话,其实你想看我,随时都可以看见,我们可以像以前一样的!”初夏说道。

    健健终于点点头,听起来似乎还不错。

    “我会快点把病治好的,然后,去找你,我们再也不分开了。”健健说道。

    司空珏的眉头轻压下,天天视频电话,是不是他可以天天看见初夏了?

    呵呵,这个女人,想和他了断,他看儿子在他这里,她怎么和他了断?

    “健健,我们走了!你今天还没练功呢!”他大手拉住健健的小手。

    初夏推推还赖在她身上的健健,“去吧,想麻麻就给麻麻打电话。”

    健健点着他的小脑袋,跟着莘彤和司空珏走了。

    明泰走向初夏,“舍不得为什么要让健健走?如果我们告到法庭我们未必会输!”

    “但是健健的病要治疗,他只能在司空珏的身边。”初夏说道。

    明泰的眸底一片晦暗,孩子留在了司空珏的身边,那初夏的心呢?

    —

    傍晚的时候,琴笙和利昂接到了检测公司发来的信息。

    通知他们检测的结果出来了,那三封信的字体是模仿琴紫轩的字体,虽然很像但是却不是琴紫轩写的,不过信纸和字确实有二十多年的历史了。

    琴笙对于这个结果有点蒙,信的确的二十多年前写的,也就是说,二十多年前,有人冒充了琴紫轩的笔记写下了这些信,也就是说,早在二十多年前,就有人对她爸爸的死作假!

    如果信是假的,那么南宫驰也许不是杀琴紫轩的凶手!而她外公成了杀她爸爸的最大嫌疑人。

    利昂的眉头深压着,这个结果不是他想要的,他更希望信是真的,这样琴笙和宫墨宸就永远没可能在一起了!

    而云端明天也可以顺利参加琴笙的宴会,宣布云氏集团回归h国。

    “你打算怎么办?你爷爷一定不会让你外公回来参加宴会的!”他说道。

    “但是外公已经在飞机上了,他明天一早就到了。”琴笙说道。

    想到外公的身体,她一直犹豫着,没打电话问她父亲的死因,还是当面说的好。

    “明天我见到外公,会当面问清楚的。”琴笙说道。

    但是信是怎么回事呢?

    —

    转天一早,琴笙就和利昂到宾馆的顶楼迎接云端。

    这里是琴笙要开宴会的宾馆,也是她给外公定房间住宿的宾馆。

    顶楼的停机坪上,降下小飞机。

    一位鹤发童颜的老人从飞机上走下来,一头银色的头发,被梳理的一丝不乱。苍老的脸上,布着皱纹,不过眸光很矍铄,如果不是他的咳嗽声,没人怀疑他的健康问题。

    “外公!”琴笙跑向外公,“你怎么连轮椅都不坐了?你的身体?”

    印象中,云端从来没有离开过轮椅。

    “今天云氏集团回归h国,外公高兴,身体好了很多!云笙,辛苦你了,外公真高兴,你可以让我们云家扬眉吐气!”云端的手摸着琴笙的头。

    “外公,我们进去说吧,这里风大!”利昂走上搀扶老人。

    他们坐电梯,来到下面的总统套房。

    “宴会的时间,快开始了吧?我们先去会场迎接客人吧!”云端已经等不及要见见h国的权贵,宣告云家回来了!

    琴笙的唇抿了一下,“外公,我能问个问题吗?当年我父亲的死,云家有参与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