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甜心18岁:总裁大人,宠宠宠 第509章 等我来爱你(9)

时间:2018-07-11作者:菲雨初情

    ,!

    “珏哥哥,你不用骗我,我都知道了!”莘彤一把推开抱着她的男人,冲出房间。

    没有经历不代表她什么都不懂,她很清楚身上印记和腿间撕裂的感觉是发生了什么,而司空珏支吾的语气更印证了她的猜测。

    昨天晚上她喝醉了酒,被人强上了!

    “莘彤!莘彤!”司空珏折身追赶着莘彤,她光着脚踩在地上,让他看着就心疼,可根本赶不上女孩发疯一般的脚步。

    “莘彤小心!”他大喊一声。

    一道刺耳撒刹车声,骤然响起,莘彤被街道上飞驰而来的车撞倒。

    “我去!你找死啊?”司机从车上跳下来,咒骂着,没这么倒霉的,竟然碰上一个连路都不看就冲出来的!

    司空珏跑过去,抱起躺在地上的女孩,“莘彤,你没事吧?你别吓我!”

    “大哥,你来的正好,这大家都看了啊,是她撞我的车,我已经擦刹车停住车了!大家给我作证啊!”司机连忙央求着周围的人。

    这年头他们司机可争不了多少钱,万一碰上一个讹诈的,他多少年血汗钱都不够赔的!

    司空珏伸手给莘彤做着检查,在确定,她没骨折没磕伤以后才说话。

    “她没事,就是摔倒了在地上了,我带她进去,你走吧!”

    虽然莘彤一直没说话,但是眼睛是睁开的,一直是醒着的状态,身上也只是有擦伤,没什么严重的伤口。

    “大哥,你说让我走?”司机有点不敢相信了,一般这样就算不讹诈的他,要个几千营养费也是会的!

    “嗯,你走吧。”司空珏根本没心情应付司机,莘彤的状态不对,他急着带她回去做更详细的检查。

    况且他也不需要讹诈那点钱。

    司机看着抱走女人的男人,感动的快哭了,“世上还是好人多!我这个月的工资保住了!”

    他坐上车连忙把车开走了。

    司空珏把莘彤放在床上,用消毒棉花清理着她的脚底,她的脚底已经被路面磨破了。

    被消毒液刺痛的莘彤终于有了反应,她想回抽着自己的脚,“你别碰我,我脏了!”

    “傻瓜,说什么傻话你?”司空珏的手摸着女孩的头,却被女孩躲过了。

    “珏哥哥,我都知道了,我都知道了!”莘彤的手拍打着司空珏不让他靠近。

    司空珏没管女孩打在他头上的手,“莘彤,你听我说,没你想的这么严重,你别乱想,更不许再想寻死!”

    刚才明明人家的车都停下来了,可是莘彤自己还往上撞,把自己撞倒了,寻死的心很明显。

    莘彤冷笑出声,“我这样的人,活着还干什么?”

    她的话凄冷清凉透着无尽的绝望,司空珏和初夏的儿子都这么大了,她是司空珏从小的未婚妻,结果她和司空珏什么都没做过。

    现在她被强上了,司空珏更不可能要她了。

    就在刚才那一瞬间,她绝望的只想死。

    司空珏的心抽痛着,“谁说你该死?你看着我?”

    女人的眸光已经涣散,他知道她的精神状态已经不对了,随时走向抑郁或者精神类疾病的边缘!

    他的手捧住莘彤的脸,“看着我!你看着我!昨天晚上的男人是我!”

    他逼自己说出了不该说,却也只能这么说话!

    莘彤涣散的眸光渐渐聚焦,一瞬不瞬看向司空珏,“珏哥哥你在说什么?”

    司空珏的脸色紧绷着,“我,我在说昨天晚上的男人是我。我把你接回来,你喝醉了,非要和我睡一起,然后,我们就睡一起了,你知道我是正常的男人,也有需要的,对不起,我没等到我们结婚。”

    他的心拧巴着难受,他知道这个谎话对他意味着什么,莘彤将一辈子不会离开她。

    莘彤的眸光错愕的看着司空珏的脸,像是在看什么怪物,“昨天晚上,是我们?”

    直到现在她还怀疑司空珏的话,为什么她自己会记得一个老虎纹身呢?

    司空珏从来不纹身,但是她想再想清楚一点,就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是,你不会介意,我们在结婚前,有关系吧?”司空珏问道。

    莘彤摇摇头,一个字没说出来,她是不介意自己和司空珏,但是真的是司空珏和她吗?

    “怎么不说话?还是你怨恨珏哥哥了?”司空珏捏了一下莘彤的脸。

    “不是。”莘彤连忙小声说道,“可是刚才,刚才你怎么不说?”

    如果是司空珏,刚才不就应该告诉她吗?

    司空珏心口一窒,“刚才,刚才我以为你知道呢?后来你说你不脏了,我才意识到,你以为自己被强上了。”

    他扯出一个理由。

    似乎这个理由还算靠谱,莘彤空洞的眸子里,有了一点光泽。

    “我以为不是你。我喝太醉了,什么都不记得了。”他她说道。

    “嗯嗯,是太醉了,以后不许你喝酒了。对了,你为什么离家出走?”司空珏问道了,他最不想问的话,然而又必须问清楚。

    “我,我,”莘彤支吾的不知道要怎么说了,承认她知道健健是初夏和司空珏的孩子,是不是就意味着放弃司空珏。

    “昨天你去过医院,哭着跑走的,利昂看见你了。”司空珏说道,他真后悔了。

    听见利昂的话,他应该就去找莘彤,而不是给莘彤打个电话,觉得她没什么异常就以为她没事了。

    莘彤的牙咬在唇上,她哭着跑出去,没注意看见谁了。

    司空珏顿了一下,“就是你听见的,健健是我和初夏的儿子,所以他有心脏病。当初,当初我和初夏是喝醉了,就那么一次,我们都没想到会怀孕。”

    他解释着,手握着莘彤发抖小手。

    莘彤的心窒息着,“那,那你们,你们”

    你们要在一起吗?你是不是不想要我了?

    可是她一句都不敢问出口。

    司空珏的眸子轻合了一下,“初夏和明泰已经定婚了,我们也订婚了,这些都改变不了,但是健健是我的儿子,我想把他接回来,你能接受健酵我们一起住吗?”

    他试探问道,儿子他必须要回来。不然他和初夏就再无挂碍了……
小说推荐